武汉市家政小时工工资(武汉市小时工工资标准)

金花家政服务网 168 本文有2275个文字,大小约为11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视频加载中...

“没想到家政保洁还可以这样做。”近日,看着吴江带人将暖气片的死角部位擦得干干净净,客户张小姐感到很意外。

让张小姐吃惊的是,包括老板吴江在内,为她家服务的5人中有3人是大学生(含毕业生)。

从上午到次日凌晨,武汉大熊管家服务有限公司创始人、27岁的吴江带着吴鹏飞等4名员工,花了整整16小时终于完成这单深度保洁和收纳。

一位大学毕业生的第三次创业

创办武汉大熊管家服务有限公司是吴江和大学同学冯勇杰的第三次创业。

吴江和业主进行交流,确定工作内容。 记者史伟 摄

吴江是河南人。读大学期间,他就和冯勇杰积极参加校内的创业活动。

4年前大学毕业时,吴江和冯勇杰继续搭档,在郑州创办了一家传媒公司。因管理不善,他们的第一次创业失败了。

去年8月,两人看准直播风口,在武汉开办一家直播公司,员工最多时有60多名。后来,因为资金链断裂,他们的第二次创业又失败了。

“家庭卫生管理师”这一新职业出现后,吴江和冯勇杰意识到新的创业风口来了,于是选择了第三次创业。

今年4月,武汉大熊管家服务有限公司正式运营。“家里人一直不同意我创业。这次如果还是失败,我只能回家上班、结婚,重复别人的生活。”吴江说。

第三次创业开局并不顺利,半个月没有一笔订单。吴江一面调整网上宣传策略,一面托朋友广为介绍。4月20日,武昌一客户联系了他们,他们才做成第一单,解了公司燃眉之急。

每次上门服务,吴江都会带队,大家穿着统一定制的工作服,工作服上印有公司logo。吴江有时候还会自己拎着吸尘器等大件工具。

吴江在客户张小姐家卫生间去除墙壁上的污渍。记者史伟 摄

公司与客户之间有时会在保洁面积上发生分歧。“主要是阳台的边缘和角落部分。”吴江说,“有的客户认为这些地方可以‘顺手做一下’,没有考虑这其实也是收费范围。”

“有时候去一趟客户家坐车要两个多小时,我们只能选择线上沟通。”吴江说,线上沟通往往容易出现这类问题。最后,多数情况是吴江作出让步。“我们公司实力不强,为了生存没有办法。”

对于吴江的创业决定,父母一直不太支持。吴江出身普通家庭,父母希望他顺利读完大学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然后娶妻生子。但是,这不是吴江所向往的。

如今在一家电视台工作的孙娇是吴江的大学同学。在她眼里,吴江当年在学校非常优秀,是非常有希望进入电视台工作的。“在生活和理想不能兼得的情况下,吴江选择为理想打拼。他的勇气和拼搏精神令人敬佩。”

“创业固然要面对很多压力和困难,但对年轻人来说,没有创业的经历总是一种遗憾。”对于公司未来发展,吴江规划了很多新项目。他透露,公司目前每月订单量在25笔左右,营业收入可维持正常运转。

一位应届毕业生的第四份工作

吴江的公司目前有8人,今年6月底即将大学毕业的吴鹏飞是其中一员。

吴鹏飞在工作中。 记者史伟 摄

“大多数人追逐的就一定是好的吗?”23岁的吴鹏飞与长江日报记者聊起工作的话题时显得十分淡定。

吴鹏飞是山西人,就读于武汉文理学院人文艺术学院传播学专业。去年12月底,他开始找工作。不到半年时间里,他尝试过4份不同的工作。直到应聘来到吴江的公司,他才觉得找到了职业方向。

吴鹏飞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摄影工作室做摄影助理。由于觉得“压抑”,只做了27天,他就选择了离开。

今年2月,吴鹏飞成功入职一家心理咨询公司。因为没谈过恋爱、社会生活经验不足,难以和客户产生共鸣,他在这家公司只做了23天。

今年3月,吴鹏飞应聘到一家婚恋网站做前端工作。他每天打180多个电话,一个月下来邀约成功的人数只有四五人,远低于其他同事。最后,他选择辞职。

“求职是一个认识自我的过程。”吴鹏飞说,通过几次失败的工作经历,他认清了应届毕业生的短板——阅历少、资源少、没有工作经验。

谈及眼下的第四份工作,吴鹏飞认为“来对了”。同事蔡斌评价吴鹏飞:“非常热爱这份工作,看起来一点不像应届毕业生。”

吴鹏飞的大学同班同学有50多名。按照往年情况,大家都会从事与专业相关的工作。决定从事家政行业的目前只有他一人,他尚未把自己的选择告知家人。

此前,有同事发现吴鹏飞收拾房子特别仔细,建议他考一个收纳师资格证,将来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吴鹏飞报名并参加了一个培训班。4月6日,他拿到了收纳师资格证。他到吴江的公司应聘,就是奔着收纳师岗位去的。

随着对家政行业的理解逐渐加深,吴鹏飞也越发看好家庭卫生管理师这个职业。他的小目标就是有一天能像吴江一样创业。

一单16小时的深度保洁

5月20日,客户张小姐的这笔订单创下两个“纪录”:这是吴江的公司第一次为客户提供收纳服务;16小时刷新了吴江的公司成立以来完成订单时间的最长纪录。

吴江(左)和员工在客户张小姐家客厅做深度保洁。记者史伟 摄

张小姐的房子为三室两厅,面积约130平方米。那天,入行时间不长的吴鹏飞负责对一间卧室做深度保洁,吴江则把最“麻烦”的卫生间留给自己负责。

按照流程,吴鹏飞先用掸子擦去家具上的灰尘,然后用湿毛巾一寸寸地擦拭,最后用带有鱼鳞花纹的干毛巾擦干。他一张一张地揭下家具上贴着的标签,再用专业药水去除残留的胶水,然后用手指轻轻触摸,感觉没有一点滞涩才算擦干净。

站在狭小的卫生间里,吴江左手拿着铲子一点点刮下墙壁上的污渍,右手拿着湿毛巾擦拭。清理地面时,他只能蹲着作业,一蹲就是几个小时。

除了常规的家政保洁外,收纳房间里的物品也非常费时间。吴鹏飞说:“这户人家有两多——柜子多、衣服多。3间卧室的床上都有一大堆衣服,最少的也有半人高,最多的有一人高。”作为公司唯一的持证收纳师,吴鹏飞指导同事整理衣物,并对客户的衣服摆放方式进行优化设计。忙到晚上7时许,他感觉腿疼,但仍然咬牙坚持工作。

5月21日凌晨时分,所有作业完成。吴江戴着白手套、打着手电筒开始验收。他验收无误后,会通知客户前来验收。

吴江伸出手指,在门槛上方边槽、柜底等死角处轻轻一擦,洁白的手套一点灰尘都没有。墙面、灯带槽、踢脚线、门框等处是他检查的重点部位。如果发现瑕疵,他会马上安排返工。

看到客户验收时惊喜的眼神,是吴江等人一天中最“得意”的时刻。直到客户在验收单上签下姓名,大家心中的石头才落了地。

“客户为了感谢我,还专门送了一罐奶茶给我。”吴鹏飞带着淡淡的笑意,晃了晃手上一罐没有打开的饮料。虽然他已经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但客户对他收纳“首秀”的认可让他很开心:“所谓幸福的工作不就是累并快乐着吗?”

一个没有亲历很难理解的行业

记者在吴江提供的一份验收单上看到,公司将服务区域分为12处,每处的检查项目都在20个以上。以主卧为例,检查项目有窗户、顶面、墙面、地面、电器、床、柜、门等8个,每个检查项目又细分为多个子项目。

吴江和员工一起在居民家做深度保洁。 记者 史伟 摄

“私人定制高端家政服务”去年在江苏、浙江一带兴起。与传统家政保洁不同,其从业人员普遍是“90后”及以下,为客户提供“360度无死角服务”,完成一单通常需要8小时以上。吴江说:“我们从事的是家庭卫生管理,不跟保洁阿姨抢饭碗。我们的目标人群是20%的高端人群。”

如果没有亲历,往往很难体会到这份工作的辛苦。23岁的李强去年大学毕业后从事销售工作。不安分的他希望转型,于是进入一家家庭卫生管理公司。但是,在第一次跟同事做完一单后,他选择了放弃。“没想到会这么辛苦,跟我开始想的差别很大。”他决定参加一个培训班,转行从事互联网方面的工作。

武汉文理学院人文艺术学院党总支书记熊海洋对吴鹏飞的选择表示支持。他说:“家庭卫生管理是一个新型行业。作为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吴鹏飞的人文素养、学习能力比普通家政从业人员更高。随着更多大学生加入这个行业,一定会推动这个行业的标准化、职业化。”

65岁的柯圣英从事家政保洁已有18年。2018年,她创办武汉市百家瑞特家政服务有限公司,现有保洁阿姨120多名,她们的年龄大都在45岁左右。柯圣英介绍,传统家政保洁也有类似家庭卫生管理师的服务内容,业内叫“精做”。她认为,与高端家政服务人员相比,尽管保洁阿姨年龄普遍偏大,但也意味着她们的经验更丰富。

武汉市家庭服务业协会会长项丹介绍,本地目前家庭卫生管理师并不多。“这个行业创业门槛较低,会吸引大学毕业生投身工作或者创业。从就业市场角度来说,政府持鼓励态度。”

项丹同时认为,这个行业有其特殊性,存在一些不确定性:一是国家对员工的基础工资有强制要求,二是市场价格有波动。此前,一些提供入户保洁服务的公司因此难以维持。项丹建议以公司化模式创业的年轻人要小心“避雷”。

(长江日报记者史强)

【编辑:汪宇瑾】

更多精彩内容,请在各大应用市场下载“大武汉”客户端。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