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盟家政本人用学吗

金花家政服务网 239 本文有2916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大家好,我是伟兔,写身边琐碎事,道人世复杂情。

今天来看看甜甜的故事。

01

2019年,33岁的宝妈甜甜只身来上海,开始她的家政之路。

第一站:学习考证。

上海是个讲规则的都市,家政人员不可无证上岗。

甜甜选中的家政学堂坐落在上海某区的工业园内,学员住宿在酒店,吃饭在大食堂。

在大食堂吃了几顿饭以后,甜甜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城里人果然套路多,专门糊弄乡下人。

网上报名的时候,甜甜是经过斟酌的。

从培训学校广告图片看,这个家政学校很高大上,有头衔闪亮的师资阵容,有明亮宽敞的课堂教室,有整洁干净的酒店客房,有高端上档次的月子会所,还有菜色齐全的大食堂。

可谓是从学习生活到就业是层层覆盖,全方面为学员考虑到位。

说到底,让她最终选择这个家政培训学校,其中大食堂丰富的菜肴和月子会所的阔气门面是居功至伟的。

可乡下人甜甜怎么也不会想到,大食堂在上海只是饭店名称而已,因为大街小区里到处都有大食堂!

既然大食堂掺了水分,可见那月子会所也是他们拼凑而来的,与他们学校本身没有一丝一毫关系。

甜甜不由想起丈夫许建阻拦她前来时说的话:“你别又被骗了。”

NND,他的话有毒,真是张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

但是这条路是自己选的,只能明知前有坑,偏向坑中跳了。

按下上当受骗的不良情绪,甜甜专注学习。

甜甜报的班是母婴护理,为期七天,再送三天小儿推拿课程,加起来一共是十天,学费将近六千,很贵。

但就是这很贵的学费却是这个家政培训学校里最便宜的一门课,其他如催乳、育婴、小儿推拿、产后康复等诸如此类的课程都很是烧钱。

甜甜到了上海之后,才了解贵的原因。原来大部分的学费是酒店住宿费,好吧,这个可以理解,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羊毛肯定是出自于羊背。

只要能学到知识,能推荐工作,甜甜也认了。

七天时间里需要学完一本厚度有食指宽的母婴护理书,这进度有点赶,但是对于迫不及待想挣钱的甜甜来说,她觉得还是有点慢了。

带娃谁不会呢?她是宝妈好吧!她家儿子她又不是没有带过,尽管她有些想不起她儿子小时候她是怎么带的了,毕竟这事已经过去了七八年。

随着课程的推进,宝妈甜甜还是发现有很多知识她是欠缺的。

比如说月嫂主要护理谁?一般人都觉得是照顾婴儿,但是老师说月嫂首先要护理好产妇,要保证产妇吃得好睡得好心情好,其次才是孩子。

再比如老师讲孕期乳头的护理,她说孕妇六个月的时候就要用十字牵拉法对乳房加强护理,防止乳头凹陷,同时每天要用清水轻擦乳头以及周围皮肤,以增加其韧性,这样可以避免哺乳时发生乳头皲裂或感染。

这个乳头皲裂,甜甜可是记忆深刻,是的,她哺乳期就得过,那滋味是妙不可言。

如果早知道这知识,当时就能少受一份罪。

据讲课的老师自我介绍,她原先是一名产科医生,她有时候在课堂上会拓展,讲一些书外的知识。

她说女人的衰老与卵巢息息相关,卵巢的平均年龄是35岁。

她还给出了一个推算绝经年龄的计算公式,是初潮年龄+卵巢年龄+孩子个数*2。

她说生一个孩子可以延迟两年,所以得出结论,孩子生得多,可以延缓衰老。

多生孩子不是很伤身体吗?怎么能延缓衰老呢?

甜甜有点想不通,但是甜甜不是喜欢钻牛角尖的人,有些事情,她想不通就不想。

讲到月子餐中的各种汤汤水水,老师停下来问:“你们知道产妇喝的鸡汤是公鸡汤还是母鸡汤?”

甜甜想,烧个鸡汤还要分公母?

有学员回答:“是公鸡汤。”

老师大声说:“对,一定要用公鸡煨汤,公鸡汤下奶,而母鸡汤回奶。”

对于老师的这种说法,甜甜持保留态度,不过这不影响她把这些小知识点记下来。

02

上午是文化理论课,下午是实操培训课。

实操老师年纪比较大,喜欢课余时间跟学员唠嗑。

一次,她听了一个学员的诉苦之后,感慨说:“来学家政的女人,基本上都有这样那样的难事,如果生活过得去,谁愿意低声下气去伺候别人呢。”

老师的这番话说到了甜甜的心坎上,她可不就是这样一个遇到难事的女人?

两年前她把家里的积蓄掏出来,又跟亲朋好友借了点,投资了一个项目,谁知道亏得血本无归。

这两年在家里夹着尾巴做人,天天听着许建阴阳怪气的挖苦话,有时候忍受不了免不了回娘家诉诉苦,想求得亲人的一点安慰和鼓励,不想自己的亲娘恰如那无情的秋风,对着自己这片可怜的枯叶就是一顿狂扫。

说什么“你这样,还有脸回来抱怨,许建现在不跟你离婚,你就烧高香了”……“你长点心吧,别让我们再操心了。”……

甜甜听了很想死一死。

是的,她是亏了钱,可是家里以前赚大钱的也是她,她一个月赚一万两万的时候,他们怎么不记得?如今做生意亏了,就一个劲地埋怨,这还是同甘共苦、风雨相济彼此守望相助的亲人吗?

她不想再在家里呆了,为了能还钱,她必须挣大钱,不然在老家挣个两三千块钱,能支到哪个嘎啦里去?

但是她33岁,应聘时人家嫌她年纪大。

听说上海月嫂工资高,于是她来了上海。

老师的话触动了甜甜,她心酸之余不免由己推人。

她暗地里把班上的学员大体观察了一番。

母婴护理班一共有三十多个学员,来自全国各地。

最小的一个二十八岁,据说原先是个护士,最大的一个五十五岁,很巧,也是个护士。

这两个护士,小护士一直是笑眯眯的,闲暇时间喜欢玩手机,看不出有啥难事。

老护士的表情很严肃,但是严肃不代表人家有心事。不过后来才知道她也是欠债,并且因为征信不好,导致不能接单,家政老师推荐她去广州,说广州那边的家政管理不是很严格,于是老护士南下。

学历最高的那个女的,个子也最高,自我介绍的时候,她说她是大学本科,不过一看那气质和穿着打扮,怎么看都是家境富裕。

一打听,原来她是来取经的,回家办家政公司,事实证明,人家没有说谎,后来看朋友圈,这个拥有大学学历的姐姐在她居住的城市做了收纳讲师。

学历最低的那一个,没有学历。她说她识不了几个字,她是被女儿逼着来学习的,因为女儿还有半个月就要生了,交了钱让她来学科学育儿,学完之后正好帮她带孩子。

虽然嘴里说着是被逼的,但是从她嘴角眉梢的笑意可以看出她是开心愉悦的。

这个要做外婆的人最后并没有参加毕业考试,因为她女儿提前发动了,她回家照顾产妇和新生儿去了。

得,她是全班最快接单的一个人,而且是无证上岗!


03

抛开一些杂念,其实大家一起学习还是很开心的。

如果说背知识要点有些枯燥,但是围在一起做实操练习,那还是很欢乐的。

从冲泡奶粉学起,到正确抱孩子打奶嗝、给婴儿洗澡、做抚触。

每人一个洋娃娃,一群生过孩子的女人聚在一起重新学习科学带娃,常规学习方式是从理论到实践,母婴护理班的学员反着来,是从实践到理论,其中的经验和教训,很值得相互交流和探讨。

学员中也有在小城市里做过月嫂的,如今想进军大上海,为了拿到上海的一纸证书她们不得不重新接受培训,这也是一次提升。

总体上来讲,学员之间还是很和谐的,甜甜跟她的河南室友也相处融洽,如果不是因为住宿费用的事情,甜甜很有可能与她成为异地密友。

说起来也就是三百块钱的事儿。

那是开学第七天的晚上,那天是七天母婴护理课程结束,接下来开始三天选送课程,但是酒店前台说住宿必须续费,因为课程是免费送,住宿费不送。

先回来的人意见都很大,觉得学校有欺骗行为,但是酒店却不管,反正是没钱不可再住!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没办法,甜甜跟其他几个人一起付了三天房费,后来丁琳回来时,甜甜就跟丁琳说起这事,本想同仇敌忾,一吐憋闷的。

但是,丁琳说:“我不需要啊,招生老师说过,这也是免费的呀,你是不是被她们糊弄了?”

甜甜一想,是哦,于是她转身就跑下楼,质问酒店前台,员工一查,发现自己工作错漏,于是叫少交的人都补上。

这下,丁琳怪上了甜甜,说她做事不动脑子,损人不利己,说好几个人都受她连累,都要补钱,明明可以混过去的。

甜甜也是很冤枉,明明是她提醒自己是不是被糊弄了,她就去前台问了一下,怎么又成了她的错?

甜甜也很生气,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于是两人从原来的姐妹情深黏黏糊糊到最后的冷言冷语形同陌路。

好在有几个大姐理解甜甜,认为就是甜甜不去问,也会有别人去的,因为世事从来如此,不患寡患不均。

04

时间到了第九天,下午是就业讲座。

就业指导老师给她们安排了三条就业方向。

第一、直接接单,进入客户家庭。这是快速挣钱的渠道。但是这个对新手来说,不太现实,原因有二,一是证书要等一个月,二是几乎没有家庭愿意雇佣新手月嫂。

第二、去月子中心实习。月子中心包食宿,但是要交实习费,第一周不给工资,而且月子中心一般招收年轻学员。

第三、去医院产科实习。医院倒是不限制学员年龄,但是医院里工资没有月子会所高,而且也需要交实习费。

甜甜眼里看着老师在黑板上画了一大堆,耳朵里听着他苦口婆心的良心分析,心里盘算了一下,得,这好像又是一个坑!

第一条路根本走不通。

余下两条路,看似有前途,能积累经验,实际上无论你是去月子中心还是去医院都要先交钱然后做一段时间的白工。

原来这个家政培训学校就是挖坑的,他们挖了一个又一个的坑,等着人来前赴后继地往下跳。

甜甜心里有些苦涩,不去实习吧,这不练手也找不到活啊,去实习吧,又得交钱割肉。

一想到又要交钱,甜甜很是头大,因为她很缺钱!

听完讲座后,她心里哇凉哇凉的。

怎么办?

她想了片刻,立即拿出手机搜了一下以前被她挑拣剩下的家政,决定晚上去探个底。

她不想再在这里送冤枉钱了,而且她听说决定去医院实习的几个人中有丁琳。

她想避开丁琳。

依靠手机导航,与两个志同道合都不想交钱的大姐一起坐地铁去了另外一个区的家政公司,到了那里才知道,那里也有培训班,要上单,先培训。

甜甜心里郁闷死了。

自己在家精挑细选、货比三家,搁最后就挑了这么一个花架子?

其实也不能说人家是花架子,只能说甜甜挑中的这一家适合加盟商来学习,接单这一块不是他们的主营项目,他们只是打兔子搂草——顺带。

最糟糕的是,到了另外一个家政才知道她上的这个培训班发的母婴护理证书,也就是月嫂证其实并不被上海家政市场所承认,上海家庭认可的是由上海劳动局颁发的月嫂证。

真是悲了个大催!

甜甜万分沮丧,回到酒店后,蹲在浴室里让温热的水冲走身体里四溢的寒气。

走出浴室,甜甜回想这几天的经历,失望无疑是巨大的。

但,在这里也不是没有学到东西,最起码老师们反复强调的上单以后要做到的“两学三保别偶控”,她是记住了,那就是:学会沉默,学会弯腰,保持平静,保持努力,保持单纯,别想当初,偶尔俗气,控制情绪。

现在就是要控制情绪,保持平静、保持努力的时候。

正当甜甜打起精神要规划明天去哪里的时候,许建打电话来了,说是孩子生病住院了,他这几天工作有点忙,他妈也病了,孩子没人看顾,让她别急着找工作,先回家一趟。

甜甜看着视频里躺在病床上的儿子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她不由心里一酸,含着眼泪冲动地说:“妈妈……明天就回家。”

第二天,也是最后一天,上午考完试,下午决定去向。

昨天跟她一起去探路的何姐见无处可去,也只好决定去医院产科实习,她落了单,又不认识路,于是甜甜决定送她一程。

送完何姐,甜甜就踏上了回老家的列车。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