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服务行业历史(家政服务行业前景如何)

金花家政服务网 267 本文有2454个文字,大小约为11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白云怡 谢文婷 林小艺】被称为“人权黑洞”的“黑监狱”、惨遭虐待的童工、时至今日仍然猖獗的人口贩运……在美国宣告废除奴隶制150年后的今天,严重的强迫劳动现象依然在美国的土地上存在着。当以“自由灯塔”和“人权捍卫者”自居的美国在绞尽脑汁地编造中国新疆存在所谓“强迫劳动”的“悲情叙事”时,却对自己国土上真实存在的问题视而不见,这无疑再次清楚地表明美国对基本人权的真实态度。

每周被迫工作超过87小时,每挖满一桶洋葱只赚20美分……海外移民劳工的“美国噩梦”

7月4日美国“独立日”当天,美总统拜登发布了这样一条推文,称美国是“唯一一个建立在人人生而平等理念上的国家”,此话难免让人笑掉大牙:强迫劳动这一当年奴隶制留下的丑陋遗产至今仍深深地根植于美国社会,唯一不同的是,受害者从当年的黑人奴隶变成了少数族裔和海外移民劳工。和一百多年前一样,他们仍然遭受着残酷的非人道待遇,包括并不限于长时间的劳动、微薄可怜的薪水,以及监禁、性骚扰等各种各样的虐待。

美国丹佛大学网站曾刊文披露,目前美国至少有50多万人生活在现代奴隶制下并被强迫劳动。美国强迫劳动现象无处不在,在家政、农业种植、旅游销售、餐饮行业、医疗和美容服务等23个行业或领域,贩卖劳动力现象尤为突出。美国是强迫劳动、奴役受害者的来源国、中转国和目的地国,合法和非法行业都存在贩卖人口情况,每年从境外贩卖至全美从事强迫劳动的人口多达10万人。

根据《2021年美国侵犯人权报告》,由于美国移民政策收紧、国内监管不力,针对移民的人口贩运和强迫劳动现象加剧。该报告援引美司法部2021年11月资料指出,在一起人口贩运案件中,几十名来自墨西哥和中美洲的工人被贩运至美国南佐治亚州农场,在恶劣条件下被非法监禁和强迫劳动。这些“现代奴隶制”的受害者在持枪者的监控之下,被迫徒手挖洋葱,每挖满一桶洋葱只能得到20美分的报酬,其中“至少两人死亡,一人被多次性侵”。

也是在2021年,媒体披露,上百名印度工人被诱骗到美国新泽西州建设大型印度教寺庙,并且“每周被迫工作超过87小时,每小时收入仅1.2美元,远低于美相关州法律规定的最低薪资”。

除了艰苦的劳动条件,严酷管理、没收证件、限制自由更是这些强迫劳动案件的“标准配置”,而这些被曝光的人间惨剧只是美国的强迫劳动和系统性侵犯劳工权利现象的冰山一角。据美国公益组织“北极星”统计,从2007年底至2019年,该组织共报告人口贩运案件63380起,涉及受害者134332人。美国所有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都报告了强迫劳动和人口贩运案件。

被贩卖人口中的大部分人都是强迫劳动的受害者。“北极星”发布的一份《现代奴隶制分类研究》的报告是美国有史以来汇编并公开分析的最大的人口贩运数据集之一。该报告显示,被贩运的人口被以不同的形式剥削,从陪护服务中的性交易,到贩卖的农场劳工,再到童工,该报告所能确定的人口贩卖类型共多达25种。其他侵权行为还包括工资和工时违规、合同违规、性骚扰、歧视、不安全的工作条件等。

最可怕的是,据“北极星”组织预测,由于对上述问题的漠视,美国可能还有大量人口贩运和强迫劳动的案件没有上报,被掩藏在黑暗中。

哪些行业是美国少数族裔被强迫劳动的重灾区?

国际劳工组织衡量强迫劳动的指标包括乘人之危、欺诈、限制行动自由、隔绝、身体性暴力、恐吓和威胁、扣压身份证件、拖扣工资、债役、被迫过度加班等。根据美国宪法,除监狱以外的强迫劳动皆为非法。美国国土安全部表示,发现多个行业存在非法强迫劳动,包括人口贩运下的性服务、家政、农业、血汗工厂等。

强迫劳动发生率最高的行业是人口贩运下的性服务业:外来移民或被贩卖的人口被不法分子以虚假的有酬工作为诱饵骗到美国,一旦他们到达目的地,便被迫充当性工作者。

家政服务是美国强迫劳动发生率第二高的行业。由于对家政工人缺乏法律保护,且没有监督机构,在美国剥削家政工人十分容易。根据美国《全国劳动关系法》(NRLA),家政工人不被视为雇员,这限制了他们要求更高工资和更好医疗待遇的权利。而美国移民政策在间接支持强迫劳动方面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因为法律规定,由雇主带至美国的家政工人必须留在原雇主处,否则将被驱逐出境。该规定往往导致工人不敢举报雇主的虐待行为,任由雇主宰割。

“北极星”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家政服务行业,受害者可能每天被迫工作12-18个小时,很多人甚至几乎没有报酬。此外,他们还可能经历与外界隔离、监禁、性骚扰、监控等许多虐待。另据美国城市研究所和美国东北大学2014年一份报告显示,71%的强迫劳动受害者在到达美国时拥有合法签证,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受害者被迫成为家庭佣人。

除了服务业,美国农业部门的情况也不乐观。目前,美国《全国劳动关系法》不保护农场工人,从而剥夺了其组织和形成工会的权利。《公平劳工标准法》(FLSA)和《职业安全与健康法案》(OSHA)规定,农场工人最低工资及工作场所须有安全保护措施,但这些规定的执行力度严重不足。

此外,《公平劳工标准法》不保护农场工作人员的加班费。许多农场工人非法进入美国后,在被迫无薪工作等恶劣情况下也无法寻求帮助,或者因为担心被驱逐出境,而不敢于维护自己的正当权利。所有这些因素导致许多农业工人生活在贫穷和无力抗争的状况下。

从玉米地,到橘子园,再到奶牛场,美国农业和畜牧业的强迫劳动现象无处不在。“烟草等作物需要密集型劳动,这使在这一领域工作的人群更容易被强迫劳动或被剥削”,烟草是“北极星”报告中经常提到的一个关键词,与烟草相关的案件占所有人口贩运下的农业强迫劳动案件中的10%,此外,在橘子、西红柿和草莓的种植中,强迫劳动也十分常见。

“资本家利用他们的绝望来赚取钱财”

美国在压迫少数族裔和外来移民强迫劳动的历史可谓劣迹斑斑。从1619年接收首批奴隶至1865年美国废除奴隶制,美洲大陆的南方种植园成为黑人等少数族裔从事强迫劳动的主要场所。为了扩大棉花生产,南方种植园主们引入大量奴隶进行强迫劳动。以南卡罗来纳州为例,其内陆棉花种植区的奴隶从1790年的2.1万人增至1810年的7万人,其中新从非洲引进的奴隶达1.5万名。到1830年,全美国有约100万人种植棉花,其中大多数是奴隶。

为了保证充足的劳动力,即便在1783年至1808年禁止国际奴隶贸易期间,美国贸易商依然通过各种手段将约17万名奴隶运至美国,这一数字是1619年以来北美进口奴隶总数的三分之一。

到了现代社会,拉美裔、非洲裔、亚裔等少数族裔是强迫劳动受害的“重灾区”。根据“北极星”报告的案例,以农业劳动力贩卖中的受害者为例,其中大部分是拉丁美洲的男性移民劳工,大多来自墨西哥和中美洲,而排在第二位的是来自南非的男性。

美国明尼苏达州华侨华人社团联合会主席颜炳文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国社会长期以来存在对非法移民和难民尤其是墨西哥等国的非法移民的广泛剥削和压迫。“由于他们没有公民身份,无法在一个全新的社会中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所以他们不得不在最底层接受资本家的剥削。”他表示,“资本家利用他们的绝望来赚取钱财,他们做的是美国人最不愿意做的、劳动强度最大的工作。”

2014年,危地马拉的一个“蛇头”曾宣传称,只要15000美元就可以让孩子在美国学习、工作和过上美好的生活,未来当他们在美国有足够的储蓄时再偿还这笔钱。然而,据美国媒体PBS报道,后来这批怀抱着“美国梦”的危地马拉孩子却被贩卖到了俄亥俄州的农场,他们不得不像奴隶一般工作以偿还债务。

亚裔也不能从强迫劳动和隐形的剥削中幸免于难。纽约布鲁克林唐人街的中国餐饮协会前主席唐先生在采访中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很多亚裔第一代移民在美国从事家政或按摩工作,这些都是强迫劳动和剥削的重灾区。缺乏强有力的监管机构和法律保护使得雇主非常容易剥削工人,工人们经常不得不日以继夜的工作,却没有应有的福利和保障。

颜炳文认为,后疫情时代,少数族裔在工作场所遭遇的歧视也许会更加严重。由于不愿看到华裔美国人面对越来越多的不公平和危险,颜炳文所在的华人华侨联盟近期组织了不少讲座与座谈会,鼓励美国的少数族裔大声主张自己的权益。他表示,现在美国少数族裔在工会、行业协会中的声音很小,这使得他们很难捍卫自己的权利。

美国强迫劳动现象之所以难以禁绝,一方面是因为利润丰厚,另一方面是由于美国立法不力和执法效率低下。公开资料显示,国际劳工组织8个核心公约,美国仅批准了2个,远少于英国(批准8项)、法国(批准8项)、德国(批准8项)、日本(批准6项)等西方国家,甚至少于长期被美国以“人权”为由批评的古巴(批准7项)、伊朗(批准5项)。

美国不批准这些公约的理由是——只要国际公约与美国联邦或州的法律有冲突,那么就不批准该国际公约。由此可想而知,在美外国劳工的权益更加难以保障,但美国政府对此熟视无睹,丝毫没有改变的迹象。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贾春阳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国在强迫劳动问题上有劣迹斑斑的历史与现实,却对自己的问题视而不见,反而不断抛售涉疆“强迫劳动”谎言,借机对中国搞政经制裁、外交围攻和战略遏压。美国的做法不仅显示出其对人权的漠视态度,也是对中国的恶意打压,暴露了其一贯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作风,理应遭到国际社会的共同反对。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