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公司成员(北京家政公司排名前十名)

金花家政服务网 50 本文有2286个文字,大小约为11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挣得钱更多了,且做什么事情都不犯怵了。”来自河北邢台农村的两个孩子的妈妈师胜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自信,她的底气来自于做了7年的保洁事业。

原来做销售一天从早晨9点干到晚上8点还经常要加班到凌晨1-2点,后来做保洁一天工作3单6-8个小时。原来为多挣点钱在小家政公司等单,几个月等不来一份,现在到了平台不到1小时就把一周的订单被抢满了。原来做销售一个月工资3000元,转行后一个月收入9000多元,超11000也是常有的事,而且时间更自由。师胜改脱口而出的一连串数字,讲述了自己这些年北漂的成绩。

师胜改总结自己的收获,不仅是努力,还有方向。有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也即师胜改全面开启自己家政事业的当年,我国家政服务市场规模为2776亿元,近年来,市场规模保持20%左右增速,到2020年已达8782亿元,同比2019年增长了25.91%,较2015年更是涨超2倍。另有近年数据显示,国内家政服务从业人数超过3000万,但全行业服务缺口在2000万人以上。今年人社部发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全国“最缺工”职业中,保洁员、家政服务员位列前十。

家政也成为解决社会就业、稳就业的重要出口。日前,人社部印发《关于开展人力资源服务机构稳就业促就业行动的通知》,其中具体措施包括搭建人力资源服务供需对接平台,开发灵活就业平台,拓宽就业渠道。师胜改也特别感受到,身边加入家政的伙伴越来越多。“这个行业看起来容易,做下去、做好还有很多的路要走。每一份外界看到的‘高收入’都来自从双手到心理多重实实在在的付出和辛苦。”师胜改表示。

到平台做家政:不到1小时排满一周订单

到北京闯荡之前,师胜改在老家做过代课老师、纺织工人、种过地。2012年,在第二个孩子6岁的时候,想着多挣些钱,便和老公带着二女儿开始了北漂。刚到这座城市人生地不熟,很多信息来自老乡。听说做家政比较自由,也挣得不少。师胜改跑遍了住所周边的三四个家政公司,做了登记,却被告知“活儿得等,有活就干,来了订单会通知”。近3个月过去,也没接到一份。这种靠天吃饭的工作让师胜改很没有安全感,就在要放弃的时候,一个突来的家政公司电话带来了第一份订单:给一家人做保姆。

“我干活比较实在,把孩子哄睡了,就会去打扫卫生。”然而,雇主家里奶奶的行为让师胜改感觉很不被尊重,“我在干活的时候,奶奶就叉着腰站在我身边,并不断数落我100元工资不值。他们在吃饭的时候,我也是站在边上看着。”尤其刺痛她的是奶奶总重复说的一句“你们乡下来的……”后来,干了不到一周,她就辞职了。再之后的一周,这家又换了5个阿姨。当再被该雇主征求回去工作时候,师胜改婉拒了。

之后的日子,师胜改又做了很多零活,做缝纫、送报纸……一次大冬天在送报纸路上,摔了一跤,软组织挫伤,养了三四个月才恢复。“有没有报销?”“怎么可能,都是自费,那段时间也没收入。”师胜改比较诧异,在她认知里,做这些工作,做一份事获一分钱,很难和“保障”挂钩。伤好后,一份新的工作也让她稳定了下来——做化妆品销售。因为勤奋,一个月工资最多拿到3000多元,早9晚8,但一般要加班,有时候盘货甚至要到第二天凌晨1-2点。

想通过自己踏实劳动多赚些钱的念头一直没有断过。2014年冬天,在网上浏览招聘信息的时候,她看到了天鹅到家,“6000多的工资把我吓到了,不敢相信,没敢去。”师胜改说。又过了几个月,翻过年的春天,又有老乡介绍天鹅到家平台的订单确实多,才尝试去了门店。在店门口遇到一位男保洁师聊了两句,也对上述单多、收入稳定这件事做了验证。

4月中旬,终于下定决心,她便跟着老乡去了门店报名,当天进行了考试,“特别严格,老师让把所有内容必须背下来并熟练。那天下着雨,我算背得比较快的,考过就离开了。第二天便开始了培训,和身边姐妹们聊天,也给我很大的勇气和鼓励。”当天晚上就和化妆品店提出离职,甚至放弃了一个月薪水毅然投身到了家政业。

“原来3个月接不到单,到天鹅到家平台后,单子特别多,培训、试单通过后,很快就有客服源源不断把单推给了我。不到一个小时,一个礼拜的订单就排满了。”

第一个月收入师胜改记得很清楚:4790元,以后逐月递增,5000多、7000多、11500……后来基本稳定在9000-10000元,“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师胜改说。干了不到两个月,她的固定服务订单就已经满了,第4个月,当上了组长。

眼里有活,做超出洁癖预期的事

师胜改分享了自己做家政的几点心得:沟通要流畅。干活要仔细认真,眼里有活。守诚信,答应人家做的必须做到,用户下的几点的单子一定准时到。

师胜改对自己接的第一个单子刻骨铭心。2015年5月,订单的雇主是一位护士长,每天都下单,每单两小时。尤其雇主对干净的要求非常高,比较洁癖,以卫生间墙面为例,不能有一点印迹。之前请了很多保洁都被她否定了,甚至坚决反对女儿给她再请保洁,“但是到了我,她特别满意。”

像卫生间的墙面,她会先用湿抹布擦一遍,再用百洁布带五洁粉擦一遍,之后会再用湿布、玻璃巾分别擦一遍。尤其令雇主很头疼的淋浴房玻璃总是有白色的水渍,雇主原本想换成新的,她就表示可以试一试看还能否擦干净,果然她擦完以后亮闪闪的。雇主特别满意,还点赞师胜改帮助省了钱。收拾厨房的时候,从来不只是擦看得见的地方,她还会站到凳子上,把抽油烟机顶上薄薄的一层油也给擦掉。这令雇主很惊讶,没想到的地方,从原来的沾手,被擦得很光滑干净,远远超出了雇主所想和预期。

在这一家一做,就是将近一年。雇主也会经常留她在家里吃了饭再走。后来雇主搬家了,因为路途距离的问题,在雇主的不舍中结束了服务。

“以强烈的服务意识和专业实践,获得雇主的信任,工作会推进得更顺畅。”师胜改分享说,而且,更让她安心的是,在平台做服务,感受到了以往从未有过的“保障”的力量。

两年前,夏天,师胜改在一家服务的时候,因为总是爬高爬低,把腰扭伤了。“随后,客服联系了我,告知订单有家政服务保险,让我去拍片子,后期能报销。”师胜改说,“我感觉特别暖,自己的工作有了保障。”

不仅有保险,在服务中遇到任何相关问题,天鹅到家平台会积极帮助协调解决。2015年冬天,周六下午的一个4小时保洁服务单,打扫完成后,雇主不付钱。“她对我的服务很满意,但是对之前的一位阿姨不太满意。误以为我们是同一家公司的,不给结款,但其实我和那位阿姨没有任何关系。后来在客服协调下,问题很快解决了。”

把家政做成职业,自信的不只是腰包

近些年,“家政高薪”的消息广为传播。近期,有央视报道,根据工作经验和技能的不同,目前国内高级家政人员的月薪在一万元到三万五千元之间。

师胜改表示,身边确实很多月薪过万的人,她对自己目前的薪水也已经非常满足。“我老公现在也和我一起在天鹅到家平台做家政。我做家政7年,家里变化很大,在老家盖了新房,并且在县城也买了房子和车子。”师胜改表示,“工作压力变小了,也更自由了,有事或者累了,可以让自己休息一下。尤其,做保洁也不耽误自己照顾孩子,早晨8点开始工作,下午4点就结束了,可以接孩子放学陪她成长。”

让师胜改感觉最大的改变,还是心态上更自信了。“不仅是腰包鼓了,更主要的是,面临任何事情不犯怵了。在做保洁这些年,接触了很多人,遇到很多情况,锻炼了我去学习和增强为人处世的能力。现在,每次回老家,家里邻居和亲戚都会说我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2020年秋季,师胜改又报名参加了天鹅到家平台宠物保洁的培训,这是近些年市场新推的细化品类。“它和日常保洁的区别在于需要更仔细,增加了除毛除菌除臭等,主要还要防范宠物伤到自己。”师胜改说。令她记忆深刻的是,一次服务养猫雇主的家,进到房间的时候,味道比较重,且猫砂边上、电视柜底下都是尿渍。她先用小吸尘器进行吸尘,再用粘毛器对各个地方一点点除毛,前后用了好几卷粘毛器。为了防止尿渍反味,她又对屋子的柜子底部、沙发底部等各个角落进行了消毒清理。

对于师胜改来说,家政已经成为她的一份事业。她介绍,天鹅到家平台不仅有多方面的支持和保障,还为家政人给予了职业发展指导,让家政变成一种职业。在前不久第二季“天鹅之星”颁奖礼上,天鹅到家创始人兼CEO陈小华表示,将推出并完善劳动者定级体系,让家政劳动者的职业化空间与路径更加清晰。后续,基于“天鹅之星”评选,平台将根据服务经验、专业技能、历史好评等多项标准甄选平台上的劳动者,再通过多次服务规范考核及职级晋升,打造“天鹅之星”服务标杆,以此推动中国家政服务标准再上新台阶。

“我会持续学习,不断提高自己的技术,希望将来可以成为一名讲师,帮助更多的姐妹走出来,而不是一辈子只窝在家里。”师胜改谈及自己的梦想表示,“希望帮助她们实现自己更大的价值。”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