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到家家政怎么样哪里有(石家庄天鹅到家家政怎么样)

金花家政服务网 190 本文有2171个文字,大小约为10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采写/王雅迪

编辑/费腾

出品人/杨慧

她从客厅这头踱步到那头,刚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便忍不住起身站起来问,“要不我帮你们收拾下客厅吧?”

在接受蓝鲸TMT正式采访之前,刘秀军如此询问工作人员。面对陌生的环境,清洁似乎可以让她获得安全感,消除内心紧张。

刘秀军是天鹅到家的第一批保洁员,和平台一起成长,在北京工作的七年时间她知道了什么是衣帽间,用赚来的钱供养儿子考进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初到北京不识衣帽间,夫妻俩仍住650元的5平米出租屋

“那时候只有QQ没有微信,来了以后第一次说衣帽间,我都不知道衣帽间是什么。”

七年前,在唐山门厂工作的刘秀军每月只有3000元的保底工资,她老公的工资也只有5000元左右,要养育两个孩子上学的他们压力着实不小。

“有一次我老公大娘去世,我跟厂长去请假,厂长说‘他大娘去世,不是你的’”,刘秀军告诉记者最后厂长也没给假,在以往的工作中很难请假,收入也有限。

2015年1月,在妹妹的影响下她选择来北京打工,当时在天鹅到家工作六个小时能挣到150元,这对刘秀军来说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尽管刚来的时候很多东西都没有见过,智能设备使用也存在困难,但通过岗前培训和实践经验,她很快便适应了这个工作,一干便是近七年。

每天早上刘秀军7点起床,简单吃点早饭就开始工作了,“有时候吃点馒头,喝点水就直接去了”,上午8点到11点是她比较忙的时候,保洁员每一笔订单一般都是两个小时起步,下午的时间安排根据单量走,有时候轻松,但忙起来的时候顾不上吃中饭的情况也是有的。

三四年前,刘秀军有一次在工作途中感到头晕,严重到住院,检查后发现是因为那段时间中午没有吃饭,只早上和晚上吃一点,导致出现贫血现象。

“一个人在底下吃饭,一个人得在床上坐着,两个人在屋里转不开”,每天刘秀军要等老公下班后才吃晚饭,她老公在北京找了两份工作,物业保安和送餐员。保安是白班和夜班轮班,休息的时候就出去送外卖,每天晚上九点多才到家。

两个人在5平米的出租屋里生活,每月房租只要650元,一张床、一张桌子是房间的所有家具摆设。省下来的钱就给孩子和家里老人用作生活开销,刘秀军每个月大概要处理六七十户的订单,并没有给自己规划固定休息日,有单子就做,需要休息或有事的时候提交申请,也不用担心请假给别人造成麻烦,目前其收入大概在1万元左右。

根据艾媒咨询《2021年中国家政服务行业发展剖析及行业投资机遇分析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4月28日,中国家政服务业从业人员的薪资区间在两千至两万之间,其中,薪资在六千至八千的从业人员数量最多,占比24.4%。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与各类行业薪资平均值相比,家政服务业的薪资在未来还有增长空间。

“剩不了多少钱,因为两孩子在上学”,刘秀军表示每月的工资基本都花在了孩子身上,并没有细算过,很难攒下多少钱。保洁这份工作对她来说已经习以为常,并不觉得辛苦,与客户之间的沟通则更需要技巧。

被“盯”出来的第一个长期客户,遇到“洁癖”会自我怀疑

“最开始做保洁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是有一点不放心,不知道去人家家里工作是什么样的。”

刘秀军坦言刚开始接触这份工作时存在不安,“有一次客户的桌子上放了一堆东西,他说都是垃圾扔了就行”。结果在刘秀军出门以后,客户便给她打电话质疑其把从外国买来的药丢掉了,在她提出没有误扔并要求回去帮找后,客户却拒绝她的要求。随后,客户在平台上进行投诉。之后刘秀军学会了用拍照的方式留存证据,与客户间的交流成为她的必修课。

有一家客户第一次使用保洁服务,会担心她磕碰或者是拿东西,于是会盯着她做事情。刘秀军表示,“开始其实还是有一点不习惯,但是我觉得我就是现在做这份工作,我一定要把这份工作做好,所以我就认认真真给她收拾屋子。”

客户最开始的时候会告诉她应该怎么收拾,刘秀军根据客户要求进行清洁。之后该客户第二次的时候再次叫了她的单,“当时这个单还可以选人,她就又选了我去她家”,这次刘秀军学会了与客户提前沟通,她会告知客户现在收拾客厅或厨房,让客户放心,知道她在哪里干活,后来她们的相处更顺畅了。

“我其实也能理解,毕竟有一个外人去她家里,那个时候保洁还没有那么多人选择去做,我觉得一定要让她改变对我的印象”,让刘秀军欣慰的是,她用自己的勤恳工作获得了服务的第一个长期客户,直到现在该客户还会逢年过节发祝福短信给她。

这段经历让她知道了该怎样与客户沟通,用自己的工作打消客户心中的疑虑。相比于脏乱的户主家,干净整洁的户主会让她多一丝紧张。

刘秀军曾接过一笔让她难忘的订单,这家客户的家里十分干净整洁,让她不禁内心感叹:“怎么会这么干净,还要找保洁。”据她讲述,客户是一个洋气漂亮的女生,要求用客户自己的工具、抹布还有清洁用品,当时刘秀军内心紧张,认真听客户交代。

于是,她先从卧室开始收拾,正当刘秀军准备收拾床铺时,女生突然冲进来说:“阿姨,我的床自己收拾,你收拾清理别的地方吧”。她出去之后,女生把所有的床单被罩换下来清洗了。后来,刘秀军收拾客厅准备整理沙发时,再次被女生拦下,“沙发不用收拾,去收拾厨房就行”。

在清洁厨房时,刘秀军开始心里打鼓:“是我哪里做的不到位吗?”这时候客户自己把沙发罩洗了,刘秀军表示,“其实当时心里有点儿别扭,但是每个用户都有自己的生活习惯,也理解。”

第二次刘秀军再次去该客户家里时,女生作出解释,“上一次直接把东西洗了可能让你误会了,其实我不是觉得你收拾得不好或不干净,只是我这个人有点儿洁癖,我自己从外面回来穿着外面的衣服也不能碰床和沙发,如果我自己碰了也会全部洗掉,不是嫌弃你。”

在沟通和找到合适的方法相处后,投诉事件再没发生过,遇到逢年过节,有些人家还会给她水果、食物作为答谢,让她感到温暖。

儿子考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收到5000元奖励金

“孩子当时成绩没出来的时候,客户一直发信息问孩子成绩”,刘秀军的儿子今年参加了高考,不少客户都给予她关心,最终她的儿子以633分的好成绩顺利考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夫妻俩最开心的是以后可以在北京时常与儿子见面了,在结束采访后,刘秀军还约了儿子一起吃中饭。

为了激励更多像刘秀军这样的家政人员,天鹅到家推出了关注平台家政劳动者子女教育发展的“鹅宝计划”。由于儿子取得了优异成绩,刘秀军一家还获得了平台提供的5000元奖学金、5天假期和职业进阶培训课程。

8月26日,天鹅到家在北京举办了“鹅宝计划”的颁奖典礼,刘秀军表示,“参加颁奖典礼,对孩子来说也是一次很大的鼓励。”

多出来的5天假期,刘秀军选择回老家陪老人和女儿。她的小女儿目前还在上初中,由于女儿还小,平时他们都不在家,为了保障女儿的安全,他们为女儿选择了私立学校,“我们那儿基本上都是这个状况,孩子都在私立学校,村里基本上就没小孩儿了。”

谈到对儿女的期望,刘秀军说:“希望他们成为知道感恩和孝顺的人,为社会做点贡献。”

她的故事只是千万家政服务人员的一个缩影,根据艾媒咨询,中国家政行业相关企业数量持续增长,截至2021年4月,企业数量超过200万家,从业人员超过3000万人。截至2021年3月31日,天鹅到家有超过150万注册和认证劳动者。

这些家政人员绝大部分都是女性,记者交流过程发现,她们身上有一种不善言辞的质朴,代替言语的是兢兢业业的劳动,正如刘秀军所说,“我觉得我们这行也是将心比心,我认真做事,客户也放心。”

天鹅到家创始人兼CEO陈小华指出:“平台一直以能够为劳动者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帮助用户获得优质的家庭服务为目标,从工作环境、收入水平、职业发展、生活关怀等多维度为劳动者提供保障。”

对此,天鹅到家还提供随单险,保障双方的权益。物品的损失可以弥补,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建立则需要时间。

谈到让刘秀军无奈的问题,她表示,“可能就是人家万一丢东西了,第一个怀疑的肯定是我们,因为我们是外人”,当客户放她们独自在家打扫卫生时,她们心中也会产生不安,害怕做得不好。

虽然面对用户的误解还是会心里难过,但刘秀军深知,建立信任是需要态度和时间的,她要做的是努力认真做事,真诚与勤劳终会被认可。

“谢谢你阿姨,你打扫得真干净”,当客户家小孩对“刘秀军们”表示感谢时,带给她们的温暖能持续许久。

本文源自蓝鲸财经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