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有多少家政公司呢(宁波钟点工家政公司)

金花家政服务网 55 本文有2140个文字,大小约为10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记者林璐瑶 文/摄

家政这个词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家政服务早已渗透在我们的生活中。近年来,随着人民生活条件改善,消费能力不断增强,社会上对家政服务的需求呈井喷态势。一些思想观念的改变再加上工作压力使人们想方设法地寻找一些便捷、快速的方法去解决生活中的各种家务难题。而家政服务行业的发展正好解决了因为缺乏时间和精力去打理家务的困难或者没有人员去照顾小孩和老人的窘境。

镇海新闻网|发展中的朝阳产业——我区家政行业现状调查

家政服务业作为新兴产业,对促进就业、精准脱贫、保障民生具有重要作用,是一项“一举多得”的产业,也是“小切口、大民生”的体现。促进家政服务扩容提质,既可以适应老龄化快速发展和全面二孩政策实施需求,提升人民生活水平,也有利于扩大内需、增加就业。

在镇海,有不少家庭正在或曾经接受过家政服务。那么,该行业现状如何?各项服务质量如何?价位大致在什么范围?相关从业人员工作状况如何?今天,让我们走近家政行业,了解其发展现状。

镇海新闻网|发展中的朝阳产业——我区家政行业现状调查

宁波爱你家政聘宁大附属医院讲师为家政从业人员授课

家政服务市场广阔需求量大

“平时我工作太忙,压根没时间收拾整理,家里一团糟。现在请了家政阿姨上门打扫,屋子焕然一新,大大提升了居住时的幸福感!”26岁的莫思思告诉记者,她从事设计行业四年以来,加班、出差都是家常便饭。正如她所说——“睡觉都来不及,哪还顾得上收拾。”今年6月,从上海出差回来的莫思思看着走前来不及整理的满屋狼藉,终于忍不住了,下定决心要请人来家里打扫卫生。

“现在我找了一位家政阿姨,平均每两周来一次,四个小时基本上能把我家打扫得干干净净。”莫思思说,一回到家,看着家里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她心里也格外舒爽,“前两天我爸妈过来玩,说我的房子终于有个家的样子了。”

很多人和莫思思一样,有着房屋清洁需求。同时,由于中国家庭小型化的快速发展、全面二孩政策推进实施,再加上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家政服务的进程在不知不觉中加快。随着需求多元化,镇海消费者们对育婴育幼、居家养老、康复护理等家政服务需求呈现刚性增长。

家住庄市的陈芳今年32岁,家里有2个孩子,大儿子5岁,小女儿2岁。陈芳和丈夫都是外地人,家中长辈不在镇海,平时没法帮忙照料孩子。小女儿刚出生时,陈芳夫妇请了一名育儿嫂。“两个孩子都还小,需要照顾,我们实在是没那么多精力,就找了个住家阿姨帮忙管孩子。阿姨非常尽职尽责,夜里会起床给孩子泡奶,白天也想着法子准备各种各样的辅食。请了阿姨后,我和我老公都觉得轻松太多了。”陈芳告诉记者。

在采访后记者发现,在镇海,享受过家政服务的人并不在少数,其中请护工和月嫂的人占了较大比例。此外,也有不少人正在考虑或已在打听相关事宜。

镇海新闻网|发展中的朝阳产业——我区家政行业现状调查

杨婵娟在客户家清理下水道

从业人员供不应求十分抢手

尽管家政行业发展潜力巨大,但长期以来积累的矛盾也不少,其中呼声最高的问题就是“找不到”,而这背后折射的正是当前家政服务行业发展中面临的有效供给不足的短板。

“我一直在应用软件上叫家政阿姨来打扫卫生,每次都需要提前预约。”庄市的李阿姨说,“之前倒还等得来,可前段时间我爸爸生病动手术,出院后生活无法自理,我想请一位护工照顾他,结果告诉我人手不够,需要等。”心急如焚的李阿姨最终不得不自己请了几天假,边照顾父亲边寻找护工。

李阿姨告诉记者,她在寻找护工时,接触过多个家政软件和公司,发现家政公司普遍派人较快,且后续沟通、服务态度较好。

当然,家政服务如此受欢迎,除了市民有需求的原因外,还与家政从业人员综合素养的提高密不可分。如今,家政从业人员已经从传统意义上的“保姆”,逐渐向具有专业技能和职业素质的服务群体转变。人们对家政服务的需求不断增加,对家政行业技能要求越来越高,推动着家政业朝专业化、规范化、精细化、标准化方向发展。

宁波爱你家政负责人吴先生告诉记者,随着家政服务业的发展,镇海家政从业人员学习的渠道也越来越多。“我们公司的家政人员都会进行培训。我们会请专业人士来上课,也会让她们自己去外地学习进修。除了常规的育婴员、长者护理员培训,我们还会推荐家政人员参加烹饪师、健康管理师等多种类别课程,每完成一个培训并考核及格,就可以拿到相应的资格证书,为就业提供更多便利。”吴先生说道。

据了解,目前家政服务分住家和定期上门两种。住家家政人员每月工资基本在5000至8000元左右,后者工资则根据业务强度有较大差异。而近来许多消费者发现,随着年关将至,家政费用也逐渐呈上涨趋势,预约时间也越来越长。

70后、80后、90后是消费主力军

记者通过走访调查多家家政公司得知,目前70后、80后、90后是家政服务业消费市场主力军。其中,70后雇佣护工的比例较高,90后雇佣育婴师比例较高。

在记者采访到的消费者中,近七成认为家政服务不可或缺。其中70后大多是为了请人照料因生病、手脚不便等原因生活无法自理的年迈父母,由于70后的父母多已进入70岁,聘请护工照顾年迈多病的父母成为70后的“刚需”;部分80后因处于职业发展“黄金年龄”,逐渐成为职场中坚力量,很难兼顾事业与家务,家政钟点工的出现就解决了他们的难题;而大多90后青年处于刚为人父母的阶段,因此雇佣月嫂及育婴师、保育员、育儿嫂的比例更高。

据了解,目前镇海有不少家政人员都是外地人,其中安徽人占比最高。大多数消费者对家政人员没有地域要求,而是希望她们做事麻利认真、脾气好、经验丰富。但也有少部分人有特殊要求。“我妈妈八十多岁了,只会讲宁波话,所以我找照顾她的护工肯定也要找会说、会听宁波话,没有语言障碍的,一般我都会要求是宁波本地人。”家住庄市的吴女士告诉记者。

镇海新闻网|发展中的朝阳产业——我区家政行业现状调查

家政从业人员取得的相关证书

此外,还有不少社会因素也会影响消费者对家政人员的选择。“即便现在已步入疫情常态化阶段,我们公司的整体状态依然没有完全恢复。”宁波甬上家政服务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孙女士告诉记者,该公司成立近4年,目前已有200余位家政从业人员,年龄基本在30至60岁之间。

家政人员逐渐年轻化,也是家政行业的趋势之一,家政队伍中出现越来越多90后的身影,打破了“家政服务人员都是阿姨辈”的刻板印象。但据孙女士介绍,在目前的镇海家政市场,不少人在选择时仍会偏向年纪稍大的家政人员,90后总免不了伴随着“没经验”“吃不了苦”等质疑声。

家政员的辛劳与快乐

家政行业目前态势好,需求量大,从业人员总体工资不算低,但其中辛苦却也是旁人所无法体会的。近日,记者跟随家政人员杨婵娟,见证了她充实而又劳累的一下午。

镇海新闻网|发展中的朝阳产业——我区家政行业现状调查

走进客户家里,杨婵娟准备好抹布、扫帚等工具,开始工作——擦扶梯,扫地,擦窗,清理下水道……客户小陈家住别墅,共有6层楼,杨婵娟需要在一下午全部打扫完。这看似不可思议,但从事家政行业七年的杨婵娟在干活时早就总结出一套经验。“像擦扶梯,可以左右手同时擦,一只手擦扶梯上沿,一只手擦下面的柱体,这样才能节省时间,提高效率。”杨婵娟嘴里向记者介绍着,手上却一刻没停下来,“角角落落的地方是绝对不能忽略的,每次都要擦到。我打扫完之后会自己拿手或纸巾检查,看看有没有残余的灰。”

杨婵娟今年58岁。从三江超市退休后不久,她就找到几家客户,每周定时上门进行保洁服务。“退休了我也闲不住,把活排得满满的,只有周日一天能休息。因为工作强度较大,时间长了,我的膝关节、脊椎都渐渐吃不消了。”杨婵娟说道。

这份工作给杨婵娟带来身体上的病痛,却也为她送去心灵上的滋养。从业七年,她与每一位客户都相处得十分融洽,家人般的相处模式让她心中总是暖洋洋的。“现在大家都是文化人,素质很高,不会瞧不起我们做家政的。”而说起现在的客户小陈,杨婵娟更是赞不绝口。“宝贝很爱烤月饼、蛋黄酥,每次都会给我准备一些。上次她在厨房忙了一个下午,自己还没来得及吃,就先给我装了一盒,让我带回去。我回家之后还在跟我老伴夸她呢。”在杨婵娟口中,年轻的小陈就是她的“宝贝”,而小陈则亲切地叫她“嬷嬷”。

“平时去客户家,说是工作,但我觉得更像是帮家人搞卫生。”杨婵娟笑着说,“家政工作辛苦是辛苦,但也非常充实快乐。”

来源:镇海新闻网

申明:本文版权归原著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