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有多少私人家政

金花家政服务网 225 本文有3778个文字,大小约为17KB,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我是作家素老三,出版长篇小说《离婚真相》《血色缠绵》等。2021年我去体验生活做保姆,倾情讲述保姆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是非(101)

依偎


许夫人怀孕初期流血,去医院做了检查,腹中胎儿还算正常。一直不想生三胎的许夫人并没有趁机做掉这个胎儿,而是180度大转弯,她决定生下第三胎。

人生的许多事情都含有偶然性,一个偶然的想法,有可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

从医院回家的路上,许先生开车,许夫人躺在后排座休息,我坐在副驾驶。之前去医院的路上,三个人都紧张得要死,此时回程的路上就变得轻松和愉快。

许先生终于得到了他一直想要的结果,媳妇儿同意生下第三胎了,他很兴奋,为了顺利生下三宝,许先生要求许夫人不许泡澡,不许穿高跟鞋。

许夫人也趁机向许先生提出了三个要求:许先生不许插手她工作上的事,还要为即将到来的三宝准备大房子。最后,许夫人还要求许先生:“孩子无论什么样,我都要生下来!不能因为检查发现孩子不健康,就要我堕胎。”


本来车厢里的气氛很愉快,但许夫人说完这句话,车厢里的气氛忽然变得凝重起来。

许先生没有马上回答许夫人的话,他专注的眼神一直看着马路对面的红灯。红灯消失,绿灯亮起,他发动了车子,拐个弯,向我家的方向驶去。

许先生伸手打开车中的音响,音乐声在车厢里缓缓流淌。

我想,可能许夫人的这个问题有些沉重吧,许先生刻意地回避了。

但我想——错了,许先生随即就对许夫人说:“行,你说的我都同意。”

我放下了一颗心,我想,许夫人也放下了一颗心吧。

许先生的形象在我心目中立马高大了一些。

但我又想错了——

许先生随即又说:“娟儿,你给我约法三章,那我也得给你约法三章,男女平等嘛,对吧?”

许夫人说:“你指不定憋啥坏主意呢!”

许先生说:“除了不许泡澡,不许穿高跟鞋,你还不许再见老秦。”

老秦,是许夫人的前夫,是她大女儿雪莹的亲爹,还是她的同行,医院开会都会遇到,怎么保证不见呢?

许夫人半天没说话。

这事情有点复杂了,许先生给许夫人约定的第三章,许夫人做不到,那么是不是说,许先生对于许夫人给他约定的第三章,他也不想做到呢?

许夫人忽然伸手,扒着前面开车的许先生的肩头,轻声说:“停车!”

许先生问:“咋地了?”

许夫人有点任性又有点撒娇地说:“你不答应我,我就下车,自己走回去。”

许夫人说的最后一句话,声音有些哽咽,估计想到了她的大女儿雪莹吧。

许先生伸手攥住许夫人的手,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力地攥了攥。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是非(101)

对视


我到家了,打开车门下车,一股寒意劈面而来。

许先生开着车子带着许夫人离去,很快隐没在街道的尽头。

三宝留下来了,小宝贝能顺利地出生吗?他会是个健康的孩子吗?在许夫人怀孕的这段时间里,夫妻二人的感情会稳定吗?老夫人对于不健康的孩子会接受吗?还有大许先生,对这个家里有一定的支配权,他能接受吗?

这些可能都是许夫人要面对的问题。

不生三宝,其实心狠一点就解决了,简单粗暴。许先生就算不满意许夫人,但他们夫妻恩爱,时间长了,也会淡忘这件事。可如果选择生下三宝,那事情就有些棘手了,能预见的麻烦就很多,还有很多预见不到的麻烦,更会排着队等待许夫人。

我忽然对许夫人决定生下三宝无比的敬佩。

一个女人,决定生下第一胎,是为了自己的先生也为了自己,决定生下第三胎,多数是为了自己的先生。可如果三宝在怀孕的过程中呈现了不健康的情况,许先生如果要求许夫人打掉三宝,许夫人却执意生下来,那矛盾可就多了。更要命的是,生下不健康的三宝,许夫人要面对怎么照顾三宝的问题,还可能要面临丈夫的责难和婆家人的冷漠。

弄不好,婚姻都会触礁。

这个许夫人呢,了不起。

我越想越累,不敢想了。唯有祈祷三宝健康再健康。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是非(101)

等你


夜深人静,独自走上楼梯,掏出钥匙打开门,一个小小的身影瞬间扑向我。那是一颗温柔的子弹——大乖用他温暖的身体驱走了我这个夜归人的寒气。

这天晚上我回来得太晚了,抓了一把狗粮,又用剪子剪碎半根肉肠,和狗粮搅拌在一起。大乖吃得很香,眨眼之时就把他的饭碗吃空了。国庆节我去瑞光商贸城灌了一斤香肠,大乖很喜欢吃。

大乖吃饱喝足,我带他去外面散步。

夜深了,前后楼的窗口都黑乎乎的,只有小区里的路灯发出昏暗的光亮。

没有月亮,没有星光,只有几盏昏暗的路灯,好像电亮不足一样地矗立在楼区。

可这样的光亮也足够指引我们在小区里散步。

何况,大乖走路不全靠视觉,他还靠听觉,嗅觉,触觉。我想,人类也是这样,不全靠眼睛去发现生活,认识生活,还要靠其他感官,从这个世界里找到一些认同,也或者是鼓励自己的力量,继续勇敢地快乐地生活下去。

有人说,快乐自信,要靠自己给予,别人给你的都是虚幻。可自己内心电力不足,给予不了自己的时候,我就去找份工作打工,在帮助别人的时候,获得一份报酬,也获得一些成就感和满足感,甚至在别人生活的镜子里,照见自己生活中需要改进的地方,让自己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我姐说,你那是自虐。

但毕加索说,创作的人都有自虐的倾向。为了获得生活的体验,或者说,为了真实的生活,一切困难都能克服。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是非(101)

陪伴


第二天我到许家上班,发现许家气氛完全变样了。

老夫人拄着助步器站在客厅中央,指挥许先生:“小海生,赶紧的,给你大哥打电话,让他晚上来吃饭,晚上我们全家要好好庆贺庆贺——”

许先生从他的房间里走出,手里拿着手机,对老夫人说:“妈,电话刚打完,我哥去外地出差了,明后天才能回来。”

老夫人不悦地说:“让你昨晚打电话,你不打,磨磨蹭蹭,现在打有啥用,你大哥都走了。”

瘦弱的老夫人嗓音洪亮,中气十足,看来感冒发烧都好了,不用吃药了。

许先生说:“昨晚我就打了,我大哥说他今天出差——”

老夫人狐疑地盯着她的小儿子,说:“公司里出差的事不都是你去吗?你哥那么大岁数了,腿脚又不太好,你咋让他出差呢?”

许先生用手拍拍老妈的肩膀,向老妈飞了个媚眼,说:“妈,这您老就不懂了吧?我哥给我特批的产假,原计划我今天去出差,我哥不让我去了,他还说从现在开始一直到小娟生下三宝,所有出差的任务都不给我派,我的工作重心转移了,从公司转移到家里——妈你听明白了吗?没想到媳妇儿生孩子我还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

许先生满脸喜气,他还休上产假了,啥公司有这待遇呀,只能是他和他哥的公司。


苏平拿着抹布在擦拭许先生的酒柜。大姐从厨房里探头,用命令的口气对苏平说:“苏平你来一下,把这儿的垃圾赶紧收走!”

厨房里的工作不归苏平负责。但苏平干活实在,每天打扫完许家的房间,洗完衣服,就会把厨房的地面也拖干净。大姐可能不明白苏平的工作范围,就支使苏平去厨房干活。

苏平的脸撂了下来,磨蹭了一会儿,才把抹布扔到酒柜里,走进厨房。

苏平能干是能干,但她脾气犟,她主动去厨房帮忙可以,她还完全不要报酬。可如果雇主颐指气使地吩咐她去厨房干活,她的犟脾气立马上来了。

大姐在厨房拾掇一只鸡。厨房地上都是鸡毛、鸡血还有污水。苏平看到厨房地面的工作量挺大,她心里不快,怏怏不乐地拿了拖布走进厨房要拖地,却立马又被大姐叫停。

大姐说:“拖地前你先要扫一下,扫干净再拖地。”

苏平不高兴地说:“这么拖也一样干净。”

苏平干活就是这样,她认准的工作程序,不愿意听旁人指挥。最一开始苏平来到许家做家务保姆,我和苏平也闹得很不愉快。大姐已经吩咐她先拿笤帚扫地了,但她依然拿着拖布去拖厨房。

你说大姐能高兴吗?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是非(101)

静谧


在雇主家干活,看似简单,其实不简单。每个来做保姆的女人都已经对家务比较熟悉了,都有自己做家务的习惯。到了雇主家里,遇到不挑剔过程、只看重结果的雇主就轻松一些,我们保姆把房间收拾干净,饭菜做得色香味美就可以了。但有些雇主事无巨细地要求保姆按照他们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来做家务,烹调食物,这就比较麻烦了。

我一开始来许家做保姆,也不想放弃自己的习惯,想按照自己的模式工作。但老夫人像我老妈一样叫我红,像我老妈一样教我做菜,我反而很快放弃了自己的习惯,愿意去尝试老夫人的方式做饭做菜。

我想,有时候做工作不难,管理好自己的情绪才是最难的。首先老夫人的示好,让我在情绪上放弃了抵触雇主,并让我很快在情绪上接受了老夫人,那么老夫人吩咐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去沟通,去交流,最后就到了她说什么我做什么的地步。

不过,我昨天听老夫人的话,把她发烧感冒的事情一开始没告诉许先生,后来觉得老人有病,估计病糊涂了,就不要全听她的了,我就告诉了许先生。许先生这才和许夫人出去买药,因为楼道黑摔倒在楼梯上,许先生送许夫人去医院,许夫人也因此放弃堕胎,决定生下这个孩子。

咦,这个事情虽然有点绕,但我感觉留下这个孩子,我这个保姆没有功劳也是有点苦劳的。


我换好衣服,扎上围裙,急忙接过苏平手里的拖布。厨房本来就是我的工作。我按照大姐要求的,先用笤帚将厨房的垃圾收到垃圾桶,再用拖布拖干净地面。

我到厨房的时候,就发现厨房里多了一个人。谁呢?

是小妙。

小妙之前在许先生家里做了几天保姆,被许夫人辞退了。但大姐相中了小妙干活麻利,小妙就跟大姐去了大连,在大姐家做保姆。国庆节大姐回到白城看望老妈,小妙也跟了回来,放了几天假,今天不知道为何,小妙来许家帮忙做菜。

小妙比一个月前走的时候白净了一些,整个人也好像漂亮了不少,尤其是精神状态,看上去像换了个人一样。她穿着一件米色的衬衫,下面是条米色的休闲裤,腰里扎条花布围裙,干净利索之中又带着几分秀气。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是非(101)

如画


我进厨房的时候,小妙正跟大姐在拾掇鸡,烧了一锅开水,在褪鸡毛。她见到我来上班,笑着跟我打招呼,又大声地吆喝苏平:“苏平,把垃圾袋丢出去!”

苏平在客厅打扫,干脆就没进厨房。

我对小妙说:“苏平是家务保姆,厨房的活儿不归她做。”

小妙扑哧笑了,对我说:“丢垃圾袋不就是家务吗?她不干谁干?”

我一边收拾垃圾袋,一边说:“当初雇苏平的时候就讲好了,她只做家务,厨房以内的活儿归我做。”

大姐听到我的话,脸上不太高兴。

小妙扭头对大姐说:“这是啥规矩啊,在雇主家里干活,还不听雇主的吩咐?”

大姐对我说:“你去叫苏平来,把垃圾袋收走!”

我看了一眼大姐,不想去叫苏平。我一边收拾垃圾,一边问大姐:“哪买的鸡呀?怎么没收拾完,拿回来收拾呢?”

在超市或者商贸城买的小鸡,都是店主拾掇好的鸡,但这只小鸡好像是在厨房现杀的小鸡。

我话音刚落,大姐还没说话,小妙先说话了,她不高兴地说:“怎么了?又没让你拾掇鸡,我从家里拿来的,农村小笨鸡。二嫂不是怀孕了吗,我特意拿来炖鸡汤给二嫂补身体的。”

嘿,我的一句话,无意中把小妙得罪了。祸从口出啊。

小妙很会来事,许夫人怀孕,她就送来小笨鸡做鸡汤。她能把苛求完美的大姐伺候周到,那不是一般人呀。

我没再说什么,把垃圾袋系好,提到楼下,扔进小区的垃圾桶。


我上楼的时候,遇到下楼的苏平,她干完活下班了。只见苏平噘着嘴,气嘟嘟的,两只脚走在楼梯上,咕咚咕咚的。她看见我也不跟我说话。

我笑给了苏平一杵子,说:“嘴噘得能挂上油瓶子了!”

苏平已经走过去了,忽然停下,扭头对我说:“明天我不来了!”

什么意思?

我叫住苏平,问她:“怎么了?不是说好帮几天忙吗?”

我原本想说,帮完忙就留下在许家做保姆吧,许家的雇主不错。

苏平却语气生硬地说:“他们家有人帮忙,不用我帮忙了!”

苏平气哼哼地走了。

我想再问问苏平,但怕大姐在楼上找我,就先回了楼上,想着下班后再给苏平打电话。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是非(101)

通途


回到楼上,我还没等走进厨房,就听到厨房里小妙对大姐说:“大姐,你还得让我二哥雇个住家保姆,24小时都能干活,不会这个活不干,那个不是她的活儿,一会儿又下班了,净事儿。你看现在,雇两个保姆,还忙不过来!再说我二嫂又怀孕了,真需要一个住家保姆——”

小妙的话咋这么烦人呢?住家保姆就要24小时干活?溜须舔腚也说点靠谱的话,我不信小妙在大姐家24小时连轴转,不眠不休,要真是这样,她就不是人,是机器人!


我没回厨房,看到许夫人的卧室虚掩着,就过去敲敲门。房间里传出许夫人的声音:“进来。”

我推门走了进去。

许夫人正躺在床上一边看书,一边吃核桃仁儿。许先生蹲在地上,两只手正用力地用一个小钳子在夹核桃,夹开核桃,把核桃仁从笸箩里捡到一只雕花漆盘,端给床上的许夫人。

怀孕的待遇是不一样啊,立马升级了!

许夫人在看一本厚厚的书,我看那本书好像有点眼熟,《怀孕指南》,咦,不是许夫人让我扔掉,我后来给了苏平,这咋突然又从许夫人房间里冒出来了?

我问许夫人:“这书,不是让苏平拿走了吗?”

许夫人说:“海生一早给苏平打电话,让她上班的时候把书带来。”

许先生把装核桃仁的雕花漆盘端到我面前,说:“姐你也吃,我再夹核桃。”

给孕妇吃的零食,我吃啥呀。

我看许夫人气色不错,又看看她的腿,问:“腿好点了吗?”

许夫人说:“就磕青两块,没事,过两天就好了。”

许夫人又对许先生说:“昨天姐在医院是不是挂号交钱了?还要做彩超的钱,你把钱转给姐。”

我连忙说:“那点钱不算个啥,算了——”

许先生从床上拿过他的手机,给我发来一个红包。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是非(101)

顶门儿


我刚要说苏平的事,门外有人敲门,是智博。智博把门开了一半,并没有全部打开,他站在门前笑嘻嘻的。我的老天爷啊,这孩子笑的样子太像许先生了。我心想,许夫人要是生个女儿,可千万别像许先生。一个女孩长成他那样,铁定得难看。

智博站在门前,笑着对许先生和许夫人说:“有没有打扰到你们的二人世界?”

许先生说:“臭小子,快进来,你妈正要问你事呢?”

智博挤进房里,把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来,原来手里竟然捧着一个母子雕塑。他把雕塑递到许夫人面前,说:“妈,我刚才去逛早市,淘到的,喜欢吗?送给你。”

许夫人从智博手里接过母子雕塑,稀罕地端详着,笑着对儿子说:“儿子,你买的这个雕塑妈太喜欢了,就摆在床头柜吧。”

许先生给了儿子一杵子,说:“你送的礼物把老爸的礼物比下去了!”

智博说:“你送我老妈的礼物不是别墅嘛,我能跟你比吗?”

许先生飞快地往门外瞥了一眼,说:“小点声,别让你奶奶听见。”

智博说:“放心吧,我奶奶耳朵背——”

看着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我就退出了房间。

我听到背后房间里传出许夫人询问智博的声音:“儿子,你还跟娜娜处呢?”

我没听见智博说什么。

我向厨房走去。

苏平的事,明天再说吧。但愿这个犟种明天能回心转意。


喜欢我的文章请关注我。

(请朋友们帮我转发和分享!让更多的人看到!感谢之至!)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是非(101)

挺拔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