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家政在哪里(长沙家政网)

金花家政服务网 121 本文有1593个文字,大小约为7KB,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

来源:澎湃新闻

2022年1月6日,长沙市天心区法院。

听到法官念出“被告怠于履行其抚养义务和承担监护职责”时,坐在被告席上的母亲陈某再也抑制不住,隔着口罩抽泣。

好在最终法院判决抚养权仍然归陈某所有,但对其失职行为依法予以纠正,并发出了一份《家庭教育令》。这是《家庭教育促进法》生效后全国发出的首份《家庭教育令》。该令规定,陈某不得让8岁孩子单独与保姆居住生活,应让孩子与其同住,并由其本人或近亲属亲自养育与陪伴孩子。

长沙发出全国首份家庭教育令:不得让孩子单独与保姆居住生活

全国首份《家庭教育令》 图片来源:天心区法院

父母离婚后7岁女儿一个人和保姆居住

2021年10月27日,原告胡某向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起诉被告陈某,请求法院判令将婚生女胡某茜的抚养权变更给原告胡某。

法院查明,原告胡某生于1970年,被告陈某生于1984年,两人于2013年4月结婚,均属于再婚。婚后一个月,两人孩子胡某茜出生。两人于2020年8月10日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书》中注明,女儿由女方抚养,随同女方生活到18岁,抚养费男方每月支付3000元。位于湖南大学某小区的房子归女儿所有。

原、被告离婚后第一个月,被告与小孩共同居住在上述湖南大学某小区的房屋内。之后,被告再婚,被告从该房屋搬出,另租房屋,因事务繁多,在刚搬出来的两三个星期内未将孩子送去上学。基于此,原告开始为小孩找全托、保姆。自2020年12月10日起至开庭之日止,小孩属于被全托、单独请保姆照顾的状态,现在小孩一个人和保姆居住,期间托管费、保姆费、生活费等费用由原告单独承担,课外兴趣班学费、学校课后班费用,牛奶及零用钱等由被告承担。

法院还查明,原告结婚两次,还育有一个大女儿,大女儿现已上班。原告本人住在距小孩住处20公里的乡下别墅内。周末如果被告没有接,原告就会接小孩共度周末。

被告结婚四次,育有三个孩子,胡某茜是被告所生于的第三个孩子,另外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均由孩子父亲抚养。被告现在驾校上班,月收入3000多元,每月承担3300多元房贷的一半。

尊重女儿意愿,判决其母亲继续履行监护责任

在原被告双方为抚养权争夺不下之时,孩子的意见影响了法院的最终判决。

长沙发出全国首份家庭教育令:不得让孩子单独与保姆居住生活

作出该全国首份家庭教育令的合议庭

在2020年12月16日的庭审谈话中,法庭询问小孩:“如果你爸爸愿意陪你,你愿意和爸爸一起生活吗?”小孩回答:“愿意”。法庭询问:“爸爸妈妈你更愿意和谁一起生活?”小孩回答:“更愿意和妈妈一点。”

天心法院认为,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是在审理涉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民事案件时的首要考虑。《民法典》第一千零八十四条将抚养纠纷中的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表述为“最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原则”。

“要认知到胡某茜作为儿童,作为本案原告胡某与被告陈某争议的抚养权的具体对象,是权利主体而非权利客体,是权利的真正拥有者,不能只单纯的将孩子作为需要保护的对象。”“胡某茜作为年满8周岁的未成年人,对父母关系、父母抚养能力及对愿意随同父母哪一方生活已经具有一定的判断能力与价值衡量选择标准,其庭审中表达的意愿应当予以尊重。”

同时,为实现未成年子女的利益最大化,在抚养权纠纷中还应当要综合评判父母此前在承担抚养义务、履行监护职责时的具体行为与表现。

本案中,被告陈某离婚后再婚,并带着胡某茜搬到新的出租屋内,致使胡某茜两个星期未能上学。从2021年2月起,胡某茜一直与保姆居住,被告作为被监护人胡某茜母亲,在原告委托全托后,只是周末过去接送孩子,被告并未积极履行其应尽的监护义务,可认定被告怠于履行其抚养义务和承担监护职责;而原告虽然以找全托、请保姆的方式来履行其对小孩胡某茜的抚养与照顾义务,但是原告让小孩胡某茜一个人与保姆单独居住,说明原告胡某只是履行了“养”的义务,但怠于行使“育”即教育、保护的义务。

法院最终认定,鉴于原、被告双方都存在怠于履行抚养义务和承担监护职责的问题,都对胡某茜的生理、心理与情感需求多有忽视,胡某茜表达出更愿意和其母亲一起共同生活的主观意愿,也考虑到被告有表达出将胡某茜转学以便照顾的主观意愿,结合原、被告《离婚协议书》中胡某茜由被告抚养的约定,还应该再给予胡某茜的母亲一次自我纠错即积极履行其抚养义务和承担监护职责的机会。如果被告陈某未有效纠错,原告基于法律规定及客观现实,可再次提出抚养权变更诉讼。

最终,天心区法院判决驳回原告胡某的诉讼请求,由被告陈某继续履行监护责任。

对法定监护人发出《家庭教育令》

同时,在判决下达当日,为纠正法定监护人陈某的失职行为,天心区法院依据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家庭教育促进法》中的规定,对陈某发出了一份《家庭教育令》。

长沙发出全国首份家庭教育令:不得让孩子单独与保姆居住生活

当事人接受法庭的家庭教育令。

该《家庭教育令》裁定,陈某应多关注胡某茜的生理、心理状况和情感需求,具体做法为与学校老师多联系、多沟通,保持与老师至少每周一次的联系频次,了解胡某茜的详细状况;裁定陈某与胡某茜同住,切实履行监护职责,承担起家庭教育的主体责任,具体做法为不得让胡某茜单独与保姆居住生活,应该与胡某茜同住,由自己或近亲属亲自养育与陪伴胡某茜。

裁定还称,《家庭教育令》有效期一年,在裁定失效前,胡某茜本人或密切接触胡某茜的单位,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向人民法院提出申请撤销、变更或者延长《家庭教育令》。如义务履行人陈某违反裁定,视情节轻重,予以训诫、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天心法院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少年法庭联合教育部门、团委、妇联等单位始终将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作为工作重点之一,被共青团中央和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全国青少年维权岗”荣誉称号。此次发出的《家庭教育令》系我国《家庭教育促进法》生效后全国第一例《家庭教育令》,是严格贯彻落实《家庭教育促进法》的重大探索。该令的出台,是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配合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建立家庭教育工作联动机制,共同做好家庭教育工作的创新司法实践。有利于依法纠正父母拒绝、怠于履行家庭教育责任,不正确实施家庭教育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行为。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