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家政哪里有(上海哪里学做家政培训)

金花家政服务网 191 本文有1675个文字,大小约为8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新冠开头的2020年,日历已经翻到了阳春三月,家政行业还是一片严寒。

去年八十岁的母亲生病,淑芳已经停工半年在老家照顾,现在顾不得疫情,淑芳来到张杨路的阳光家政,就是路边一个小小门面房,里面已经满满当当坐了五六个阿姨。

中介刘老师迎面问淑芳:“你想做什么样的家庭?”

不等淑芳回答,坐在门口有个快言快语的阿姨打趣道:“我们都想找碧云那边的别墅区,老外在国外回不来的那种家庭,每天遛下狗,伺候畜生比伺候人省心多了,钱还不少。”众人哄笑。

刘老师见惯了这种老油条,也嗔笑着说:“那你就等着吧张阿姨,说不定明儿就有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因为疫情,别说老外很多回不来,就是国内的家庭,也都谨慎排斥外来阿姨,年轻人好多不用去公司坐班,老人孩子能自己照顾的都自己照顾,下单的阿姨比比皆是。家政中心这才挤满了找工作的阿姨,空前热闹。

“碧云那里也没啥好”,说话的是个胖阿姨,五十多岁,中气十足,声音洪亮,“我上个东家就在碧云,就一个女孩子,二十多岁,打扮妖艳,脾气差架子足,就是个小三儿!不知道父母怎么管教的,给钱我也不稀得伺候她!”众人又哄笑。

快言快语的张阿姨又抢话说:“你是个离罪恶最远的良民,你不该当保姆,你得去街道当道德模范,妇女主任之类的,或者去小河边撑个船专门营救失足妇女。”

等嬉笑声停下来,淑芳才谨慎地对刘老师说:“我对工作不挑,我有育婴师证。”空气里有了一瞬的安静,片刻充斥着微量的敌意。

“那你不用担心,你们挑剩下才是我们这些年纪大没证的。”张阿姨嗓门不大,语气里掩饰不住些许的不友好。

不等淑芳辩解,踩着张阿姨的声音推门进来一个孕妇,三十多岁的样子,衣着朴素,挺起的肚子少说八九个月了。

刘老师赶紧上前热情打招呼,似乎是熟识的人,转身告知大家,朱小姐想找个阿姨早出晚归,一周五天,暂时帮忙打理家务,接送上幼儿园的女儿,后期主要希望阿姨跟她搭手一起照顾二宝,家里没有老人,夫妻是北方人,所以希望找个会面食的阿姨。

礼貌,温和,单纯是朱小姐的声音带给她的风貌,再加上家庭环境简单,几个阿姨听了都跃跃欲试,张阿姨更是主动上前自我介绍,她也是北方人,精通各种面食,接着是自己在碧云别墅区,在张江别墅区各种工作经历,滔滔不绝。

朱小姐没有打断张阿姨的热情,也没有肯定她。刘老师见机又安排了几个阿姨过来自我介绍。

朱小姐的眼神里有自己的主见,末了环视一周,她的目光罩住了淑芳,问道:“你多大了,哪里人?”

淑芳四十八岁,山东人,孩子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丈夫跟她一起在上海打工,等她一一做了回答,刘老师马上补充,她还有育婴师证。

朱小姐家就在家政中心对面的小区,她当即要带淑芳去家里看看,明天开始试工,俩人在N双眼睛或羡慕或嫉妒的注视和目送下离开。

到了家已经是下午三点,打开门,家里的凌乱都一下子扑入淑芳的眼睛。怀孕的朱小姐脸上有点浮肿,看来的确是没有精力管完孩子再干家务了。房子不大,大概一百平米,两室一厅,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外地小两口有这样的经济实力,还能生二胎,淑芳从心里还是佩服的。

进门坐下,朱小姐问她:“婴儿应该按需喂养还是按时喂养?”

这难不倒淑芳,她说:“应该按需喂养,时刻关注宝宝的情况,偶尔有宝宝厌奶期不想喝奶也很正常。”

从朱小姐赞许的眼神里可以猜测她应该比较满意这个回答。朱小姐又问了几个问题,淑芳都一一作答,不会的也诚恳说不知。朱小姐很满意她的态度,末了总结道:“你喊我江雅就行,什么问题我们都可以商量,但是如果有相左的意见,请你记得我是孩子的妈妈,一切意见以我为准。”

淑芳连连称是,你是妈妈,当然要听你的。

朱小姐问淑芳:“你有什么问题吗?”

淑芳趁机赶紧说出自己的疑惑:“现在特殊时期,好多家庭都是孩子稍大点都请老人带了,你们是打算长期找阿姨带孩子吗?”毕竟之前的谈话里,这家人找阿姨的重点是带二宝,如果带三五个月,给普通阿姨的工资,后面孩子稍大点找理由辞掉,还是比较吃亏的。

“你放心”,朱小姐说道:“我妈妈去世了,我婆婆没帮我带过孩子,请你来最少带到二宝三岁,另外宝宝出生后的两个月如果你愿意住家我按照月嫂工资给,如果早出晚归,我会适当加工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话到如此,淑芳也放心了。

朱小姐又补充道:“我虽然在家,但是有自己的工作要做,平日里你是带孩子的主力,家务我会跟你搭把手,如果没有意见,情况就是这个样子。”

家里也看了,进一步的面试也做了,看出朱小姐有点疲惫,淑芳赶紧起身告辞,出了门又回到家政中心。

看到淑芳回来,大家的眼神又兴奋起来。仅仅一个小时的功夫,大家把朱小姐家的底细都通得透透得了。

原来去年底,朱小姐怀孕五六个月的时候就到家政中心来过,刘老师已经给她介绍过阿姨,有个小李阿姨在她家做了一个月,因为匆匆忙忙下班,忘记关火了,等朱小姐发现,汤都溢出来,锅烧干了,加上之前的各种不满,当下就辞退了。

而后试工过至少七八个阿姨,都说朱小姐吹毛求疵,有打扫卫生不干净被辞退,有不小心摔了杯子被辞退,有接送大宝的时候跟其他家长讲闲话被辞退。

刚开始羡慕淑芳这么快找到工作的人,现在都是幸灾乐祸的表情,张阿姨说:“这样的家庭又不是什么大门大户,装腔作势的样子,让我去我才不去嘞”,显然她瞬间失忆,转眼忘记刚才那个热情过度介绍自己的人是谁了。

既然朱小姐已经订了淑芳,刘老师也就不遮不掩跟大家八卦了。虽然淑芳对朱小姐第一印象不错,但毕竟没有交往过,隐约觉得她还是有点强势,一时心里没了主意,毕竟只要上户不管行不行都要交中介费。

看淑芳心里打起退堂鼓,刘老师安慰她说:“谁背后不说人,谁背后不被人说,做咱这行,也是看眼缘的,再说朱小姐每次辞退人也都有理由的。朱小姐家婆媳关系不和,之前的阿姨跟朱小姐女儿同学的家长嚼舌头被她知道了,一怒之下辞退了,辞的时候朱小姐还都多给了钱。你少言少语做事就行了。”

听了她的话,淑芳稍稍心安,原来如此,那刚才朱小姐在家里说的也都是实话,看来的确是要找长期的阿姨。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后面有什么就听天由命吧。

第二天早上起床,淑芳第一时间看到朱小姐的微信,让她直接到妇幼保健院去!昨天晚上朱小姐已经把二宝给生了! 还没上户呢,二宝就出生了!这可真超出淑芳的意料,那就去吧,刘老师的叮嘱,少言少语多做事,谁让现在活不好找呢。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