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公司里上班好吗(家政公司上班怎么样)

金花家政服务网 234 本文有1707个文字,大小约为8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海归女孩做住家保姆5年:工作很开心 家人从不理解到支持

海归女孩做住家保姆5年:工作很开心,家人从不理解到支持

29岁的山东女孩尼莫(本名刘宇)大学学习的是音乐专业,2014年前往日本留学一年,回国后在北京当过两年化妆师,会拉小提琴、弹钢琴,还能讲一口流利的日语。尼莫引起人们的关注,源于她现在从事的职业——一位全职住家保姆。做饭、打扫、辅导孩子功课……在这个行业一干就是5年。近日,尼莫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对于她的工作,很多人不理解,但她自己很满意现在的工作状态,月收入过万,还包吃住,而且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已经算是北漂的不错选择了,“我觉得工作嘛,只要开心就可以了,别的那些我从来不在乎。”

紫牛新闻见习记者 孙庆云

90后女孩做住家保姆

月收入过万

近日,90后女孩尼莫在社交平台上分享的一系列住家保姆工作日常受到关注。她本名刘宇,山东东营人,153cm的身高,92斤,是一个喜欢研究小个子穿搭、会拉小提琴的女孩。她常常戴着一副大大的圆形眼镜,扎着清爽的高马尾,笑容率性又可爱。

尼莫用vlog记录生活,但不同的是,视频里的打扫卫生、研究美食不仅是她的生活乐趣,也是她的工作日常。1992年出生的尼莫刚满29岁,已经是一名有着近5年家政经验的住家保姆。

她把聘请自己的夫妇称作“雇主”,现在尼莫就职的家庭是她做住家保姆以来的第四家,在征得雇主同意后,她把工作的日常发布到网上。雇主家有一个女儿,她的工作内容是照顾孩子以及完成打扫、整理家务等一切琐事,大到与孩子老师沟通学习上的问题,小到喂猫、擦窗户。

尼莫向记者介绍了她一天的生活:“早上六点起床做早饭,等孩子起来后,带她刷牙、梳头、吃饭,然后开车送她去幼儿园;孩子读书期间,我会先回家,找一部分家务来做;下午孩子放学,我提前去幼儿园接她;晚上回家,我带孩子读英文绘本,练习弹钢琴。”

“等到晚上八九点,孩子去看电视,或者跟妈妈玩,我就可以下班了。”尼莫说,雇主特意给她设置了一个单独房间,有衣橱和单人床,还有一个书桌可以让她摆放小物件。她现在月收入过万,在北京生活,包吃住,不用缴纳房租,对她来说少了很多经济负担,“我很满意这样的工作状态,至少每天都很快乐。”

一次偶然

音乐生入门家政行业

谈到与家政行业结缘,尼莫说背后还有一段故事。她自小学习小提琴、钢琴,本科读的是音乐专业,2015年又到日本留学一年,归国后因为不喜欢朝九晚五的固定工作,也不想按部就班地从事音乐培训行业,所以她先在北京当了两年化妆师。

可以说,24岁之前,尼莫所有的成长经历与“家政”“保姆”均无任何关系。转折点在2017年,当年年初的一次化妆活动中,她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位家庭雇主,“我当时在给一位女士化妆,聊得比较熟,正好在那段时间,他们家需要一名会点日语、懂点乐器的住家保姆,邀请我去带她的孩子,这就是我进入家政行业的开端。”

在这个家庭工作不久,由于雇主家要搬离北京,尼莫的住家保姆工作不得已中断。在这之后,她主动将简历投向家政行业,找工作的第二天,她成功入职一家专业家政公司,“这样既可以缴纳五险一金,又有很多可以选择的住家保姆岗位。”

“为什么会再一次选择住家保姆工作?”听到这个提问,尼莫笑了笑,她细细算了笔账,“我做化妆师的时候,新娘跟妆一天才三百,剧组给的也比较少,一个月不稳定的话收入才三四千,我在北京房子租金都有3千多,而这份工作包吃住,工资都可以攒下来……”

工作两年才告诉父母

他们从不理解到尊重

尼莫说,在日本留学期间,她因为要兼职打工,所以口语练习得还算熟练,再加上从小学习音乐,使她成为很多雇主眼中的“香饽饽”,“面试的时候非常顺利,现在的这家雇主跟我视频面试一个小时左右,就让我去了。”

不过,尼莫的住家保姆求职路并不是一帆风顺,她告诉记者,阻碍主要来源于他人的不理解。2017年,当尼莫决定把求职方向改成住家保姆时,她没敢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父母,身边一同长大的好友也是在她入行三个多月后才知道的。

直到2019年年底,她才鼓足勇气把住家保姆的工作告诉父母,“我跟他们说的时候,多说了家政行业的优点而尽量去避开一些不足,像是工资比较高呀,没有房租压力,跟孩子在一起也比较开心。”在她的安抚式沟通下,父亲还是能够理解她的想法,但母亲稍稍有些介意。

前不久,她在社交平台上公开发布住家保姆的日常,起初也没告诉父母,“结果我妈在手机上偶然刷到,把我微信拉黑了。”好在她比较了解爸妈的脾气,用一些“小手段”把母亲劝了回来。

尼莫的父母是60后,在老家东营工作,只有尼莫一个女儿。12月22日晚,记者联系到尼莫父亲,他向记者解释了妻子生气的原因,“刘宇(尼莫本名)从小开始学小提琴,她妈妈为了她的成长,花费了很多心血,周围的亲戚朋友都知道,她觉得孩子应该找一份听起来更高大上的工作,说出去也比较有面子。”

相比妻子,尼莫父亲看得开,女儿说她喜欢这份工作,在他看来,孩子过得开心最重要,“你看像我们60后这一代,很少有人会按照喜好去选择自己的职业,而现在的年轻人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把爱好当成职业,我会尊重她的选择。”

住家保姆的近期目标

攒够钱带爸妈去三亚旅游

尼莫说,因不理解造成的压力不止来源于身边的人,还包括网络上陌生的人。她的个人账号经常会收到两种质疑的声音,一种声音说:“你这么年轻当保姆,肯定是假的!”另一种声音则是对年轻人当住家保姆的嘲讽,“这不就是一个全职妈妈的生活嘛,甚至还更轻松?”尼莫说,做住家保姆不是一时冲动,而是在这个岗位上学到了很多,懂得了如何引导孩子学习,还练就了一手好厨艺。

“原来我是一个经常丢三落四的人,现在严谨细心很多,带孩子出去,包里放满各种随身用品,一样不落。”另外,这份工作让原本性格独立的她愈发“独立”,“我会界定清楚雇主和雇佣的关系,遇到对我比较好的雇主,肯定会感受到温暖,但我会做好一切心理建设,不会抱有期待,尽量不去麻烦别人。”

这段时间以来,尼莫感到欣慰的是,随着她主动分享住家保姆的生活,父母逐渐了解了她的工作日常。她还会在上传视频前,先发给父母查看,听他们提一些建议,“比如要尽量保护人家的隐私,不要把孩子的脸露出来。”

尼莫有一个计划,再攒3个月的钱,她会带父母两人去三亚旅游。尼莫爸爸听到女儿的想法后说:“很期待,因为是她筹备的旅游,她为我们付出一点,我们都感到非常欣慰。”

采访的最后,尼莫说,她还有一个愿望:“希望大家对社会职业的多样性有更多包容,不要戴‘有色眼镜’。”

来源:扬子晚报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