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钟点工可以找家政吗(想做钟点工怎么找啊)

金花家政服务网 212 本文有4919个文字,大小约为22KB,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我是作家老三,头条号素老三,出版长篇小说《离婚真相》《香水有毒》等。2021年我体验生活做保姆,讲述东北人有趣的保姆故事。是故事,不是纪实。请勿对号入座。)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工资(231)


饭后,我在厨房洗碗,许先生去储藏室拿水果,许夫人饭后必须要吃水果。

许先生从储藏室取出一盘水果,在水池旁洗水果,他问我:“姐,苏平的事,你俩谈了吗?”

我说:“苏平想问问,她每月的薪水是多少?”

许先生说:“如果按照钟点工的时薪,一个小时10元,她如果在我家工作7个小时,一天70元,一个月2100元,但我不这么算,一个月给她开2500块,休息两天,中午在咱家吃顿饭,行吧?”

这个工资,在我居住的白城,就算不错了。普通服务员在饭店工作12个小时,工资也就2500到3000元。白城打工者的工资不高,比不了其他职业,更比不了其他城市的保姆工资。

许先生说:“你在我家上午工作3个小时,下午工作3个小时,外加买菜,帮我盯一下家里,我也给你开2500块。在咱白城,一个家里雇两个保姆,这就属于高消费了。”

许先生洗好了水果,把水果拿到餐桌上,推到许夫人面前。

许夫人吃着水果,她不管家里雇佣保姆的事情,凡是保姆工资啊放假啊等等事情,许夫人一概不管,许夫人有自己的工作,她的心思不在家事上面。

许先生又对我说:“你跟苏平说,这是前两个月的工资,如果第三个月她决定留下来,工资会提高,那时候小娟的孩子也该生下来了。”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工资(231)

我说:“几点上班,几点下班?”

许先生说:“早晨8点半到晚上5点半。中午吃完饭休息一个半小时,她可以在健身房睡一觉。”

我点点头,琢磨着还应该询问什么,不知道苏平对此是否满意。

我又问:“那要是你们家有活儿,午后的休息时间占上了呢?”

许先生说:“肯定要让她休息,要不然连轴干9个小时,铁人也扛不住,时间长了,就会消极怠工,就没啥工作效率了。”

哦,许先生算到骨头里了。真是商人呢。

许先生给的工资,不算高,但也不低。这就相当于苏平打了两份钟点工,不知道苏平能否同意。

许先生和许夫人坐在餐桌前吃水果,一边说着明天去看新房子的事情。我想了想,还是把苏平的情况对许先生说了。

我说:“苏平想趁着年轻,多干两份活,多赚点钱,她经济负担挺重的,她要供孩子念书,要还房贷,还没买社保呢,我白天劝她把社保办下来,她也四十多了,再干个十多年,干不动那天,也有个退休工资。一个月2500元的工资,跟其他地方给苏平的差不多——”

许先生说:“姐,你不能那么算工资,别的地方给她2500元,她最低要实打实地工作10个小时,她在我家工作,每天工作时长可能达不到7个小时,不会太累。”

我说:“苏平不怕累,就是怕赚不到钱。她原计划打算去找三份钟点工去做呢。要不然,这三件事——孩子教育费,房贷,社保,她无法同时完成,可不交哪个费用,都会耽误苏平的生活。”

许先生还想说什么,一旁吃水果的许夫人说:“我和海生商量一下,明天再跟苏平谈吧。”

许夫人的脸上看不出是高兴了,还是生气呢,她是不是嫌我为苏平要得多呢?

我还想问问,苏平在许家具体做什么工作,但我看见许家两口子已经不准备谈这件事了,我就没再说话。

许家不是干慈善的,他们也是工薪阶层。能为我和苏平提供一份工作,已经很不错了。我决定明天先和苏平说说,也许苏平能同意呢。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工资(231)

晚上,从许家出来,老沈开车来接我,去他战友的按摩店治疗。在车里,我就把苏平要留在许家工作的事情跟老沈说了,也把苏平家里的经济情况和她的压力也都说了。

老沈很认真地听着,听完,他想了想,说:“她要是还想干活,可以再找份钟点工干着。”

我说:“老许家的工作时间其实是全天的,苏平白天没法找活儿了。”

老沈说:“打个时间差吧,中午她可以不在许家吃饭,这样的话,中午晚上她可以到别人家做两顿饭。”

我听老沈的话,觉得他话里有话。

我看向老沈,老沈正慢悠悠地开车呢,他也不看我,但脸上的笑容在扩展,右侧的耳朵也轻而快地抖动了两下。

我说:“沈哥,你是不是给苏平找到活儿了?”

老沈沉吟了一下,说:“德子的老爸一个人在家,也80岁了,前年得过一次脑梗,住院半个多月呢,德子不放心老爸自己做饭,怕他摔倒了。德子每天中午和晚上,都骑着自行车回去给老爸做饭,这挺耽误他干活儿的,大家都让德子雇个保姆做饭,但德子出不起太多的钱,这事就撂下了。要是苏平愿意,可以试试。德子一家没挑的,就是一菜一饭,土豆白菜酸菜,是个女的就会做。”

说起德子,我对这个人印象不错,为人有点腼腆,按摩舍得用力气,不是油嘴滑舌之辈。

我问老沈:“沈哥,他家里就一个老爸呀,他媳妇和孩子呢?”

老沈说:“媳妇生病去世了,为给她治病,家里的钱花得溜溜空。孩子在南方上大学呢,家里就他和老爸两口人。”

我觉得这个工作挺轻巧,不会太累。

我问:“德子能出多少工资?”

老沈说:“1000左右吧,多了,德子也拿不出来。”

1000块,可有点太少了,一般做一顿饭就是1000块,两顿饭1000块,太少了!

我把自己的想法跟老沈说了。老沈说,他跟德子商量一下,也让我跟苏平商量一下。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工资(231)

这天晚上,在老兵按摩店,还是德子给我按摩。老沈就把苏平找工作的事情对德子说了,问德子愿不愿意雇苏平去给老爸做两顿饭。

德子腼腆地笑了,说:“人家能愿意去我家给老人做饭吗?我出的工资太低了。”

我就笑着对德子说:“你不会再多拿800元?多拿800元也不多啊,钟点工一个小时是10元工资,你们家只做饭,不收拾房间,但也要收拾厨房,每次干活也得两个小时,两顿饭就是四个小时,按时间算也得1200元,可这是做保姆, 是去你家里干活,跟外面打工是不一样的,上门服务,还有路上耽搁的时间呢,工资最低也得1800,少了肯定没人去。”

德子腼腆地笑了,不说话了。看他的表情,估计是觉得工资高了。

老沈就跟德子分析,说:“德子,你回家给老爸做饭的时间,要是多干两个活儿,1800元的工资不就挣出来了?”

德子腼腆地笑了,说:“午饭和晚饭的时间,店里基本没啥客人——”

老沈就说:“要不然,工资降点,1500,德子你看行不?再让你红姐问问苏平,1500愿不愿意干。”

德子也有不老实的时候,他调皮地斜着眼睛问老沈:“前些天你不是都让我们叫嫂子吗?咋今个改口叫姐了?咋地,你们俩闹意见了?掰了?”

德子的话把我逗乐了。

老沈不高兴地对德子说:“掰什么掰?我看你像掰了。”

我看着德子,心里忽然一动,他妻子过世了,苏平离婚了,都是单着,这两人性格差不多,要是能整到一起,哎我的老天爷呀,我要是能撮合成一对,帮了苏平,那我可积德了。

德子没有立刻答应老沈,说他回去跟老爸商量一下。

我忽然想起苏平受伤的左臂,就问德子:“德子,胳膊的筋挫了,受伤了,抬不起来了,你们按摩能治吗?”

德子说:“这要先检查,按摩理疗也不是万能的——”

我一听,看来苏平的左臂是够呛啊。

德子却又说:“不过,按摩也能治大病,谁手臂受伤了?你让他来一趟,我给他看看能不能治。”

我说:“苏平的手臂干活受伤过,抬不起来,就能抬到肩膀这么高,再高就抬不起来了。”

德子说:“嫂子,你让她明天跟你一起来吧,我给她看看,想办法给她治好。这样的例子治好的不少。”

啊,我终于放心了。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工资(231)

夜里,老沈开车送我回家,我把自己要当红娘的想法对老沈说了。老沈笑着说:“你呀,贼心不死,上次要把我介绍给苏平,现在又要把我的战友介绍给苏平,苏平就那么好啊?”

我说:“苏平比我好,比我实诚,比我能干,比我性格好,居家过日子,苏平没问题。”

老沈说:“要是两人真成了朋友,那德子就不用付这份保姆工资了。”

我抬手打了老沈一下,说:“你们男人都想啥美事呢?当我们女人傻呀?不识数啊?啊,嫁给你,做饭的工资就没了,还得给男人当媳妇,多累啊,谁愿意啊?

老沈说:“那你见到哪个媳妇儿做完两顿饭,还跟丈夫要钱的?”

我说:“沈哥,你这就说两岔去了,做夫妻,男人到月要把工资卡交给媳妇管理,房子也有媳妇的一半。可二婚夫妻,有几个男人把工资卡交给媳妇的呀?房子有媳妇一半吗?再说了,男人真要这么做了,他的孩子能同意吗?因为他爸的媳妇不是他妈,孩子能同意吗?”

老沈哈哈大笑,说:“你的脑袋都想啥呀?这乱七八糟的,给我绕迷糊了。”

我心里说呀,跟别人抬杠不行,跟你老沈抬杠,我应该不会输。


深夜,老沈陪我在小区里遛狗。老沈忽然低声地对我说:“咱俩要是结婚,我的工资卡和房子,都有你一半。”

哎我的老天爷呀,这咋说到我身上了?

我急忙说:“沈哥,你别误会,我说苏平的事,不是影射咱俩的关系,咱俩这样挺好的,真的,就这样吧,挺好。”

我可不给你管理工资卡,责任太大了,麻烦太多了,我是无福消受。

老沈也没再继续说这个话题。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工资(231)

第二天,我去超市买了菜,打车去了许家。苏平已经来了,正在拖地。

我把菜拎到厨房,一边摘菜,一边跟苏平说话,把昨天许先生的话转述给了苏平。

苏平说:“工资是不低,要是按7个小时算的话,肯定不低了。可这也是我出来工作一天呢,我还想多挣点。”

我说:“昨晚许先生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替你想的。你看这样行吗?今天或者明天,许先生就会跟你谈工作的事,你有什么想法,你就直接跟许先生聊——”

苏平蠕动了一下嘴唇,有些欲言又止。

我说:“平啊,你是不是怕他,不敢说呀?”

苏平咬着嘴唇,一双杏核眼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笑了。

苏平干活可舍得力气了,攥着拖布,咔咔地用力拖地,额头上的刘海一甩一甩地——我发现苏平干活的时候最漂亮。

为啥这么说呢?

因为苏平干活的时候很专注,她脸上身上那种自卑的感觉就隐退了。苏平干活又舍得力气,大开大合,虽然干活速度不快,但干活细致,她干活的动作也优美,谁说过一句话,劳动的人是最美的,这话一点不假。


我对苏平说:“那这样,许先生跟你谈这件事的时候,我也在旁边,给你仗胆。你自己的利益,要自己争取,你争来之后,你就会越来越自信,就像你夏天的时候,去跟那个孙科长要工资,你当时没想到能要回工资吧?可你就是要回来了,你要相信自己的力量!”

苏平笑笑,没说话。

苏平拖地的时候,左臂的力量是有点弱。我就想起昨晚德子说的话,我就对苏平说:“苏平,我昨晚去按摩理疗了,德子说你手臂受伤那事,有希望能治好,你今晚跟我一起去那,他说给你看看。”

苏平却扭捏起来,说:“我不去。”

我诧异地问:“这多好的事啊,咋不去呢?”

苏平又不说话了。

啊,苏平大概怕花钱吧。

我说:“我用我的卡消费,你不用花钱。”

苏平说:“你的卡不也是钱吗?”

我说:“我的卡是沈哥办的,我也没花钱。”

苏平咧嘴笑了。

我俩就这么说定了,晚上一起去德子那里。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工资(231)

我没跟苏平说德子家里可能雇佣保姆的事情,万一德子老爸觉得保姆费用高,不雇保姆了,苏平会失望的。

苏平今天又洗了一些被单,洗衣机一停,我看苏平从洗衣机里往出拿被单,我就快步走过去,跟苏平说:“我帮你抻被单,把褶子拽开。”

我俩拽着被单,不由得相视一笑。干活其实有意思,挺好玩的。

苏平看着我,忽然说:“姐,你老这么帮我,为啥呀,你为啥对我这么好?”

我说:“为我自己呗。”

苏平笑了,说:“你净逗我玩。”

我说:“真的是为自己,因为我看见你好,我心里就高兴,这不就是为了我自己多高兴一会儿吗?”

苏平用拳头打了我一下,咬着嘴唇,笑了。

我发现苏平的脸上笑容多了,就像二姐说的,苏平长相普通,可她一旦笑了,那她立即就从普通档次,飞跃到美女级别了。

我说:“苏平,你要多笑,你笑特别好看。”

苏平却反而不笑了。

我纳闷了,说:“你咋不笑了?”

苏平讷讷地说:“笑吧,好像,讨好别人——”

我的老天爷呀,这苏平啥观念呢?

我说:“苏平,你笑的时候你自己开不开心?”

苏平咬着嘴唇,想想,点点头。

我说:“你自己开心就够了,再说你照镜子看看,你一笑起来,多美呀,你自己心里也美呀,别人,当然也愿意看你笑脸了,那你就多笑笑呗,利己利他,多好的事啊!”

苏平笑了,没说话。


苏平干完活,午饭前回家了。许先生和许夫人中午没回来,说去看新房子了,智博也没回来吃饭,说是跟销售部的同事去外面办事,不回来吃了。

我和老夫人两个人吃的午饭。收拾完厨房,我就回家了。遛个够,睡个午觉,写会儿文章,挺舒服。在自己家里怎么都舒服。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工资(231)

晚上,我在许家做完饭,许家三口人一起回来了。

许夫人这天有些疲惫,走路有点蹒跚,但是,她脸上却罕见地出现笑容。她去洗手间洗了手和脸,坐到餐桌前,对老夫人说:“妈,你让你儿子说说新房子的事吧,这一路上都跟我和智博说半天了,不让说都不行啊。”

许先生笑了,站在餐桌前,不坐下,就站着,美滋滋地歪头看着老夫人,说:“妈,你问我呀?”

老夫人笑了,抬头看着高大的许先生,说:“问你啥呀?”

许先生说:“你问我,房子多少平?几层?楼里有几个房间?几个厕所?楼下有几个车库?问吧?”

老夫人说:“还用我问吗?就告诉我吧。”

许先生撒娇地说:“妈,你问不问呢?”

老夫人疼惜地看着她的老儿子,说:“问,问,房子多少平啊?比咱家的房子大吧?”

许先生兴奋地说:“200多平,比咱家差不多大一倍。”

老夫人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问:“大这么多呀?那冬天交取暖费,不得多花一倍钱呢?”

许先生笑着说:“妈,取暖费我交,不跟你要钱——”

许夫人也在一旁微笑。

许先生侧头对许夫人说:“也不跟你要钱,我用自己的小金库交取暖费,行了吧?”

许夫人笑着点头,说:“太行了,不会有人发对的。”

许先生又对老夫人说:“妈,你接茬问,别问别的。”

老夫人笑着看着她的儿子,说:“几个房间呢?”

许先生说:“下面三个房间,上面三个房间,一共六个房间。外加开放式的厨房,还有一张巨大的餐桌,等搬过去,妈你住在楼下,你到外面去溜达方便,我和小娟住楼上一间,楼上剩下的两个房间,可智博先选——”

许先生看着儿子,说:“你挑剩下的,给你老妹住。”

智博说:“这还差不多,要不然我就天天欺负我老妹,让他给我当小丫鬟。”

智博的话把大家逗笑了。

老夫人又问许先生:“楼下的两个房间呢?”

许先生说:“一个房间当客房,给我大姐回来住。另一个房间可以当保姆房,红姐和苏平午后如果不回家,可以在那个房间休息。”

听见许先生这么说,我对新房子有了更多的兴趣。

老夫人问:“楼里有几个厕所呀?”

许先生更得意了,说:“跟大哥家一样,你住的房间里有厕所,我住的房间里有厕所,楼下走廊里还有个厕所,妈,你还没问楼房有几层呢?”

老夫人说:“不是两层吗?”

许先生说:“还有地下室呢,算三层。”

老夫人笑了,说:“这么大的房子啊,那交取暖费得交多少哇?”

众人都笑了。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工资(231)

晚上吃完饭,许先生就把餐桌上的碗筷捡到灶台上,他把餐桌收拾干净,就铺上一张大纸,纸上画了一些竖线和横线,原来是他新房子的结构图。

许先生用手指点着图纸,对许夫人说:“地面得动一下,瓷砖太滑,也太凉,都换成地板。”

许夫人说:“新房子的地砖就是防滑的地砖,下面铺了地热,不凉。地板吧,时间长了容易潮,一旦潮了就起鼓了,到时候还得换。别来回折腾了,现在装修的就挺好。”

许先生却不同意许夫人的想法,他说:“我就喜欢地板,大哥家的地板,我都喜欢多少年了,再说地板摔一跤,也不会咋样,咱妈那么大的年纪了,是不?”

许夫人说:“你知道换地板需要多少钱吗?”

许先生说:“大姐二姐不都说给装修费吗?我明天就给她俩打电话告诉他们,房子到手了,装修费啥时候到位呀?”

许夫人眉头微微地皱了一下,说:“我不想要大姐二姐的钱——”

许先生说:“没让你要,我要。再说也不是要啊,她们俩不是主动给的吗?这事不用你管了,我来搞定。”

许夫人犹豫了一下,又说:“海生,换地面很麻烦的,那是已经装修好的房子,你要把瓷砖刨掉,费工费钱,得不偿失。我看,干脆简单地收拾一下就行了。”

许先生说:“那能行吗?别墅泡汤了,给你换个跃层,我就够亏欠你的了,再不好好装修一下,我也对不起自己呀。”

许夫人说:“我是无所谓,有个大房子就很知足了,钱别乱花了,咱们还要养孩子呢。”

许先生不耐烦地说:“行了,你别管了,我搞定!”

许夫人说:“你不用我管,还跟我说干啥?”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工资(231)

我在灶台前干活,听见许夫人的说话声明显地不高兴了。我一回头,看见许夫人已经披着衣服回房间了。

许先生看见我回头了,就对我抱怨地说:“姐,你看看小娟,我都是为了她好,她却生气了,一甩剂子走了,啥人呢!”

我忍不住说:“你既然说是为了小娟好,那小娟想咋地就让她咋地呗,那小娟不就高兴了吗?”

许先生不高兴地对我说:“姐,你们女人真是啥也不懂,新房子虽然是精装房,可里面装修的东西都不太合我心意。”

我一时没忍住,由着性子,说:“哦,是不合你心意,那你装修,就别说是为了小娟好,那是为了你自己好!”

许先生彻底不高兴了,板着脸,说:“你说现在的保姆地位都这么高了吗?跟雇主说话都这样式儿的了?”

许先生刷拉刷拉地卷起了餐桌上的图纸,卷成一个卷,背到身后,大步走出了餐厅。

许先生生气了!他让我说的,我说完话,他又挑我这个说得不对了,那个说得不合适了,他咋净事呢!下次我也别这么虎吵吵的了,下次他再让我说啥,我啥也不说了!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工资(231)

晚上和苏平约定去德子那里,老沈开车来接我。我上车之后,他问我用不用开车去接苏平。

我说:“苏平不敢麻烦你,她自己走着去了,到门口汇合。”

老沈夸苏平,说:“苏平真不错,不爱占别人的便宜。”

我笑了,问老沈:“沈哥,那我呢?为人咋样?”

老沈笑而不答。

我用手去捅咕老沈,说:“快说呀,笑啥呀?”

老沈说:“我开车呢,别瞎捅咕,捅咕出事呢?”

我说:“那你说不说呀?”

老沈说:“拿你跟别人比,怕你生气。”

老沈这话啥意思呀?我脑子笨,关键时刻又短路了。

我说:“到底是比别人好还是不好啊?”

老沈说:“当然是好了。”

我笑了,满足了。我就是这么个小心眼的女人呢。


苏平在门前等着我呢,没想到德子也在门口站着,他穿得少,就穿着工作服,脑袋上也没戴帽子,两只耳朵冻得通红。他抄着袖,不知道跟苏平聊啥呢,两人似乎还聊得挺融洽。

苏平看到我和老沈来了,就急忙走过来,对我说:“姐,来了。”

我开苏平的玩笑,说:“你们聊啥呢,聊得这么热乎?”

苏平惊喜地说:“姐,德子大哥说,他家雇保姆做两顿饭,很简单,就是一个人的饭菜,做完饭就可以走,在那吃就收拾厨房,不在那吃就不用收拾厨房,这个活儿我能干,正好是老许家休息的时间。”

我说:“德子说多少钱一个月?”

苏平兴奋地压低了声音说:“他说1500,姐,挺好吧?”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苏平开心的样子,我心里忽然特别酸楚。苏平太难了,多找了一份工作,她竟然这么高兴,这样的话,她一天要干10个多小时的活儿,再加上来回走路的时间,那就超过12个小时。她会很累的。可是她却很爱开心很开心。

20多年前,我要是能拥有这么多的工作机会,我也会很开心的,我也会不在乎累不累的。女人呢,天生就这么能干!

(请朋友们帮我转发和分享此篇文章,让更多的人看到。感谢之至!)

女作家去做保姆——保姆的工资(231)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