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有家政公司吗(国外的家政公司是怎么管理的)

金花家政服务网 219 本文有1680个文字,大小约为8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海外网深一度:400年了,美国“奴隶工厂”仍阴魂不散

资料图 (图源:美联社)

1619年,第一批有记录的非洲黑人被运抵英国殖民者在北美的首个定居点詹姆斯敦,开启了在“新大陆”惨遭奴役的血泪史。四百多年后,200多名不懂英语的印度建筑工人被派遣到美国新泽西州特伦顿东部的罗宾斯维尔,开始了没日没夜的被迫劳动。

随着印度工人在美国遭强迫劳动案件持续发酵,不少美国人十分震惊。有美国网友在《纽约报道》报道印度劳工的新闻评论区留言:我希望更多的人知道,即使在美国,强迫劳动、现代奴隶制的现象也很普遍。有分析称,在美国这个“自由国度”,奴隶已经泛滥成灾,成为一个巨大的产业。

再现“隐藏的奴隶”

据美联社报道,数名印度人上周代表200多名印度建筑工人,向美国地方法院提出诉讼,控告他们的雇主BAPS(一个印度教组织)违反法律,强迫他们在新泽西州修建一座大型印度教寺庙。

据报道,这些工人在印度国内被迫签署工作协议,然后被带到美国。诉讼书披露,他们被强迫从早上6:30工作到晚上7:30,每周工作87个小时。新泽西州当地的最低工资是每小时12美元,但他们的工资却仅为每小时1.2美元。诉讼文件还提到,这些工人一直受到监视,如果他们与外人交谈,就会遭到减薪、逮捕和被遣返印度的威胁。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案件在美国并个案特例。早在2004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究者就发表一份题为《隐藏的奴隶:美国的强制劳工现象》报告。调查发现,美国各地至少有90个城市存在现代奴役现象,在任何一个时间段,全美国至少有1万名现代奴隶被迫在恶劣条件下从事各种强制劳动,受到非人待遇。

报告说,这些现代奴隶仅有少数是美国人,而大多数是被犯罪集团从国外带入境内的“非法移民”,主要来自墨西哥、越南等38个国家。由于这些人不懂英语和教育水平不高,他们对犯罪集团依赖性强,容易被控制。犯罪集团往往通过欺骗、恐吓、武力胁迫、没收护照等非法手段强制他们从事非人的工作,而且不支付报酬。

有关统计数据显示,过去5年,所有50州和哥伦比亚特区均报告了强迫劳动和人口贩卖案。仅2019年,美国联邦调查局报告人口贩运案件1883宗,比2018年多出500多宗。美国合众国际社(UPI)去年曾报道过美国的人口贩卖大案。美国官员称,联邦当局逮捕了近200名人贩子,并在俄亥俄州中部的一次打击人口贩卖的行动中发现了数十名失踪儿童。

伯克利分校人权研究中心教授劳雷尔·弗莱彻说:“公众普遍认为美国早就解决了现代奴役这一问题,但实际上现代奴役依然存在,而且很普遍。它只不过是以一种新的形式出现。”

少数族裔处境艰难

美国有数百年贩卖、虐待和歧视黑奴的历史。从1619年第一批非洲黑人被运到新大陆开始,黑人就作为奴隶长期在美国备受歧视与奴役。虽然1865年美国联邦宪法第13条修正案宣布废除奴隶制,但奴隶制并没有因此而在美国绝迹,美国的密西西比州到1995年3月才正式宣布废除奴隶制,成为美国最后一个宣布废除奴隶制的州。

时至今日,少数民族特别是黑人,仍处于美国社会的最底层。甚至到了2006年,美国路易斯安那州还出现一名白人女司机强迫车上的黑人学生给白人学生让座的现象。尽管这名司机后被停职,但这足以说明“种族隔离”意识在美国的白人中并非没有市场。

“非洲裔的疲惫指的不仅是看到美国白人警察德雷克·肖万被控杀害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一案的审理带来的伤痛。”《华盛顿邮报》此前以“在美国做非洲裔 身心疲惫不堪”为题刊文,直指美国非洲裔日常生活中备受歧视的艰难处境。文章指出,无论一个非洲裔的性别、年龄或社会经济地位如何,在美国非洲裔都会被视为是威胁。因此,可以说非洲裔生活在“歧视”的包围中。

有数据显示,美国每年高中毕业生中非洲裔约占15%,而普林斯顿大学、康奈尔大学等常春藤名校新生中非洲裔占比仅为8%。仅三分之一的非洲裔在进入大学后能顺利毕业,其比例是白人的一半。和白人学生相比,非洲裔学生背负更多学费贷款,经济状况也更差。

疫情期间,种族主义的顽疾更暴露无遗。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4月份发布的新冠疫情数据显示,拉美裔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是白人的两倍,住院治疗的风险是白人的3倍,死于新冠的风险是白人的两倍以上。此外,原住民和非洲裔人群感染新冠及病亡的风险也都高于白人。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表示,不同族裔间的卫生健康状况不平等凸显美国社会的“失败”。

人口贩卖引发担忧

历史上,长期合法存在的奴隶制和种族隔离制度,形成了强迫劳动的遗毒。如今,其受害者从黑奴转变为“外来移民”。迄今美国只批准14项国际劳工公约,劳工组织8个核心公约中,美国仅批准2个。作为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美国却是批准公约数量较少的国家之一。根据有关国际工会组织报告,美国存在系统性侵犯劳工权利问题,在主要发达国家中表现也是最差的。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2020财年共有21人在美国移民拘留所中死亡,是2019财年死亡人数的2倍多,创2005年以来死亡人数最高值。《洛杉矶时报》网站提及,近几年被美国政府拘留的266000名移民儿童中,有25000多人被拘留超过100天,近1000人在难民收容所中度过了一年多时间,多人被拘留超过5年。

数据显示,每年从境外贩卖至全美从事强迫劳动的人口多达10万人,其中一半被贩运到血汗工厂,或遭受家庭奴役。强迫劳动在美国家政、农业、种植、旅游、销售、餐饮、医疗、美容服务等20多个行业尤为突出。

《纽约时报》曾于去年发文分析美国非法移民的未来,文章称,事实上,非法移民的辛勤劳动支撑着这个国家,在疫情期间,医院、农场、零售店的基层工作都是他们在干,他们养活了这个国家,他们做着最苦最累的活,清洁、剪草、带孩子,而回报他们的却只有焦虑和挫败感。

更可怕的是,贩卖人口在美国泛滥成灾,已成为一个巨大的产业。日本救援机构“Polaris Project”称,全美人口贩卖热线和BeFree Textline在2017年收到了近9000例案件举报,较上一年增长13%。但这个数据并不完整,因为有众多的案件并未得到举报。

麦凯恩研究所的人口贩卖顾问理事会主席辛迪·麦凯恩说:“这不仅仅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而是已经泛滥成灾。可谓是堂而皇之,无处不在,真的随处可见。”《纽约时报》在一篇文章中疾呼,“历史向我们证明了,当人们对不平等的现象习以为常,将不平等现象合理化甚至合法化,那这个社会的是非观就会从内部被瓦解。”(文/老度)

来源:海外网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