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平台可以找家政(家政在哪个平台找)

金花家政服务网 226 本文有1149个文字,大小约为5KB,预计阅读时间3分钟

话说,最近虽然资本市场行情不大好,破发的公司一大堆,但这似乎丝毫不能影响好多公司上市的激情,简直是排着队上市啊。今天一早,58旗下的“天鹅到家”就申请在美国上市了。

“保姆平台”不好干啊:天鹅到家的上市数据也苦哈哈

不得不说,姚劲波的资本操作还是相当可以的,58同城不咋滴、不神奇了,就私有化,然后像俄罗斯套娃似的拆除了一大堆公司,纷纷独立融资上市,这随便拆一拆,估值就超出58市值的好多倍。比如,58分拆出了天鹅到家、快狗打车(原58速运)、转转、斗米兼职等等,当然还有当年收购的安居客。在八姐听说的上市列表中,转转以及快狗都在其间,这想到,最先交招股书的是天鹅到家。

于是,八姐就简单看了一下天鹅到家的招股书,简直长吁一口气——这就是中国最大的家政平台啊,一年收入才7亿(1亿美金),而且增速也不算快,还处于烧钱状态。总体上说,在中国干家政服务,看起来市场很大,但太本地化、太分散了,58即使再努力,这赚的钱也是太辛苦了,太不互联网了。

好啦,不废话了,简单来说说天鹅到家的招股书。

1,天鹅到家的规模还不算大。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中国家庭服务总支出从 2016 年的人民币 5703 亿元增加到 2020 年的人民币 9090 亿元。而2020年,虽然成为中国最大的家庭服务平台,天鹅到家的总交易量却只有 88.282 亿元,还不到市场总量的1%。

“保姆平台”不好干啊:天鹅到家的上市数据也苦哈哈

与此同时,天鹅到家的收入规模也不大。天鹅到家2018年、2019年、2020年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3.99亿元、6.11亿元、7.11亿元人民币。而天鹅到家的实际上已经干了7年了,作为垂直市场的头部公司,这个收入体量确实也不大。

“保姆平台”不好干啊:天鹅到家的上市数据也苦哈哈

2,天鹅到家的增长受到了疫情的影响,有所放缓。

根据招股书,天鹅到家收入同比增长率为53.3%,但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天鹅到家2020年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放缓,较2019年仅增长16.4%。今年一季度,其收入增长有所恢复,达到1.97亿元,同比增长了 38.4%。

3,天鹅到家的收入依然主要依赖月嫂和保姆。

根据招股书,天鹅到家近9成的收入来自“天鹅家居服务”,而这部分服务最大头的部分就是保姆、月嫂和小时工等的平台抽佣。所以,说“天鹅到家”是一家保姆平台其实也不为过。

“保姆平台”不好干啊:天鹅到家的上市数据也苦哈哈

招股书披露的以下信息也是蛮有意思的。比如,在天鹅到家上,2020年,用户请月嫂平均每次要支付1.25万元,到了今年,月嫂的费用则涨到了1.35万元。而天鹅到家的抽成约为30%,差不多一单就收入4000元。再比如,对于6-12月时长的保姆服务,2020年用户平均每次支付4.57万元,2021年涨到4.82万元,天鹅到家每次抽成不到10%,收入超过4000元。

“保姆平台”不好干啊:天鹅到家的上市数据也苦哈哈

4,天鹅到家依然面临亏损,现金吃紧。

尽管在已经干了七八年,但天鹅到家依然处于亏损状态。

在 2018 年、2019 年和 2020 年以及截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止三个月,天鹅到家的净亏损分别为人民币 5.912 亿元、人民币 6.156 亿元、人民币 6.147 亿元(9,380 万美元)和人民币 1.439 亿元(2,200 万美元) ;2021年第一季度亏损1.43亿元,相比2020年第一季度同比扩大21%。

而且,天鹅到家的亏损可能还将继续,其在招股书中称:“公司有累积亏损的历史,随着继续发展业务,可能还会有更多亏损。”

“保姆平台”不好干啊:天鹅到家的上市数据也苦哈哈

与此同时,天鹅到家账上的现金也有点吃紧。截至今年一季度,天鹅到家现金、现金等价物和受限现金一共才3.8亿元,而其第一季度就亏了1.2亿元,这都仅够烧三个季度的。

“保姆平台”不好干啊:天鹅到家的上市数据也苦哈哈

当然,天鹅到家也称自己在积极筹措资金,并认为自己现在拥有的现金及融资可以维持12个月的运营需求。比如, 4 月 20 日,其向陌陌发行了总对价为人民币3亿元的优先股,又签订了3亿元可转换贷款协议。6 月 30 日,其又向某些投资者发行了优先股,总对价为 4050万美元。

5,58同城依然是大股东,管理层持股很少。

根据招股书,天鹅到家CEO为陈小华,上市前仅持股2.5%,所有的管理层共计持股3.4%。而58占大股东的“58到家”实体公司则占公司76.7%的股份。总而言之,天鹅到家看上去依然是一家58色彩浓厚、管理层持股很少的公司,不是一家典型的创业公司。

“保姆平台”不好干啊:天鹅到家的上市数据也苦哈哈

值得注意的是,淘宝也是天鹅到家的重要股东,阿里巴巴本地生活服务副总裁兼生活服务板块总经理张亮也是其董事会成员。

好啦,天鹅到家的招股书就扒到这里吧。总而言之,看起来,虽然家政是社会痛点,但找保姆的事业真是不好做啊。你们有找过保姆或家政服务吗?有啥体会不?欢迎后台留言啊。

“保姆平台”不好干啊:天鹅到家的上市数据也苦哈哈

? 欢迎后台留言爆料,爆料采纳者红包伺候,说不定很大呢。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