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安子新家政怎么样(深圳安子新家政加盟条件和费用)

金花家政服务网 173 本文有990个文字,大小约为5KB,预计阅读时间3分钟


故事:从小父母只偏爱弟弟,二老去世前却将家里唯一一套房留给她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白条鱼

幸福的人儿各有各的幸福,不幸的人生都是相似的。

桃子生下来就是多余的。她上有两个姐姐,父母一心想生个儿子,偏偏又是个女儿,既来之则安之,就取名叫安之。

报户口的时候,大家听了扑哧一笑:“安子,矮子……”这方言也太像了,刚好门口有棵桃树,就取名叫桃子。

连名字都随便取的桃子,想必得不到父母的宠爱,生得瘦小,快两岁了还和周岁的孩子差不多。

那年冬天,父母又生了弟弟,桃子整天放在立桶里。

立桶是江南人家管小孩的神器。圆柱形的木桶,两层,下层冬天可以放个铜火铳取暖;夏天,放个小桶就直接接尿。上下两层用几块木条隔开,有缝隙,小孩掉不下去,又可以热量上传。木桶腰部有个横木条,孩子累了可以坐下,也可以挡住小孩滑下去。

那天,不知道为啥,这横木头被抽走了,桃子站累了就滑了下去。她的头撞到了桶底,脸被铜火铳上来的热量烫伤了。

本来,伤得并不厉害,可是,被奶奶用酱油涂了下,说是消毒。然后皮肤倒是没发炎,脸上却留下了酱油色的疤,铜钱样的小块,在小脸上就很明显。桃子有了绰号,叫烂桃子。

如果她是个漂亮的孩子,和她的两个姐姐一样白皮肤,大眼睛,也会得到父母的宠爱。可偏偏她不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连两个姐姐都嫌弃她。

她的弟弟,是个集千宠百爱于一身的小霸王,比他大两岁的姐姐桃子,任由他呼来唤去。当然,他的大姐和二姐对他可是百般疼爱。因为母亲上班前再三关照要照顾好弟弟,然后嫌弃地看一眼桃子,随口加一句,也要管好妹妹。

聪明的大女儿早就学会察言观色,知道只要管好弟弟就行了。桃子小时候一直是脏脏的,灰灰的脸可以掩盖掉她脸上的烫伤疤。

桃子9岁才上小学,和比她小两岁的弟弟同年级。上小学了,她穿的是姐姐们的旧衣服,冬天手上生了冻疮,都裂开了。同学们都说她腻心,连老师都说她的作业本最脏。

就连亲戚们也似乎忽略了她的存在。过年的时候,亲戚们送的礼物只有三份,忘了有她的份。

她爸爱喝酒,每每和朋友喝酒,大家都说:“老张,你有两个老酒甏,不愁没酒喝。”江南女婿上门都要带烟酒,生女儿就等于生了老酒甏,无意中把桃子给漏下了。不知道是忘了有桃子,还是他们压根觉得桃子不可能嫁出去。

就这样悄无声息地长到18岁,桃子出去打工了。

等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了。她在夜市上摆地摊,有个周岁的儿子。那时摆地摊赚钱,大家都羡慕她。

可是,她家小姑子一看,就开始和桃子一起做,后来小姑子摸到门道就把她给甩了。

婆家人也就对她冷落了,老公也对她不冷不热。两人在闹离婚,都在争儿子的抚养权。

桃子说,她在学裁缝,可以在家做,她带着儿子回了娘家。

那几年,父母病了,都是她在尽心尽力地照顾。母亲临终前叫来了所有的子女,说这房子留给桃子,然后含着泪说:“桃子,一定要好好培养儿子。”从小父母只偏爱弟弟,二老去世前却将家里唯一一套房留给她。

几年后,娘家房子拆迁,桃子和儿子一起分在父母的房子里。

在西湖边的茶室里,我听着苏姐给我讲桃子的故事。我想桃子应该还是圆满的。我问道:“桃子怎么样?她应该退休了吧?”

苏姐叹了口气说:“她根本没交满社保,现在没得拿养老金。儿子读的职高,工作也不稳定,现在都30多岁了还没女朋友,她揪心啊。”

“那她现在呢?”我问。

“现在裁缝也不做了,在一户人家做家政,她烧的菜很好吃。开始我们聚会她死活不来。最近到来了,不让她出钱,可她一定要出。”苏姐接着说。

正是西湖艳阳天,苏姐幽幽地说:“桃子说自己是个被嫌弃的人。”(作品名:《被嫌弃的桃子》,作者:白条鱼。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禁止转载)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