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家政公司怎么样(富平秦嫂家政公司)

金花家政服务网 210 本文有1378个文字,大小约为7KB,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

正月十五刚过,甘肃省天水市秦城区秦岭乡黄集寨村,一户人家大门紧锁。家中三人分别在西安、深圳等地打工,过年才回来。黄集寨村是张容的婆家,村里2000多人已有一半外出打工。 摄影:赵青 中国青年报

90后小保姆真实日记,讲述北京长安街大宅里的酸甜苦辣

张容在家中一边烧水,一边照看着女儿。张容17岁离开中学。19岁只身前往上海打工,在棉毛衫厂、日资电子厂做过工,在公司做过销售。23岁,她回到天水,嫁到了邻乡大山更深处。女儿的出生并没有把她拴在山沟沟里,反而让她坚定了走出去的念头。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愿意做保姆,但她想想和丈夫一起努力在城市买一套房,让女儿过上更好的日子。这个春天,26岁的张容离开1岁3个月的女儿,再一次走出了大山,来到北京。

90后小保姆真实日记,讲述北京长安街大宅里的酸甜苦辣

2月26日,离开家的这一天,张容一家人在吃早饭。公公做过心脏搭桥手术,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婆婆去新疆摘过8年棉花,不适合再外出打工;丈夫一边种地,一边当司机。“我的家在甘肃省天水市秦城区秦岭乡的大山里。娘家和婆家只有一山之隔,公婆都是没有文化却和蔼的老人,老公大大咧咧的,连在手机上打字都不会。只有初中文化的我本来也注定窝在大山之中。”

90后小保姆真实日记,讲述北京长安街大宅里的酸甜苦辣

张容在家中抱着女儿。“2014年12月,宝贝女儿萌儿的出生,让我们一家子乐得合不拢嘴。可宝贝出生3天后,因感冒造成呼吸困难。村里的赤脚医生不在家,去最近的乡卫生院天好的时候也要走三个小时,何况是大雪天,孩子抱到乡卫生院也会冻坏的。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公婆唯一能做的就是朝着麒麟山祷告。或许是公婆感动了麒麟山上的神灵,或许是感受到了妈妈撕心裂肺的痛,女儿硬是自己挺了过来。”

90后小保姆真实日记,讲述北京长安街大宅里的酸甜苦辣

张容给孩子喂水。离开家前, 她想再多抱抱女儿,亲亲她,逗逗她。“事后一想起这事我就害怕,我不想女儿一辈子都靠着向神灵祈祷生活。我发誓起码要给她创造一个有医院看病、有学校念书的条件。可那时孩子还小,公婆身体不好,我只能等孩子稍大一点再外出打工……今年年初,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我决定去北京做保姆。”

90后小保姆真实日记,讲述北京长安街大宅里的酸甜苦辣

要出远门了,张容在丈夫的陪伴下,登麒麟山上香,希望出门顺顺利利的,也保佑家里的每个人都健康。“2月26日是我出发去北京的日子。萌儿不知道妈妈要离开她,还是一样地闹腾、调皮。老公看起来很平静,公公婆婆话也不多说,但明显心里有些难过。”

90后小保姆真实日记,讲述北京长安街大宅里的酸甜苦辣

麒麟山上满是积雪,土地松软,人走两步就会陷入满脚泥水中,难以自拔前行。张容只好走走歇歇。“上香回来,婆婆做了只有特殊的日子才吃的‘扁食’。她做了很多,我只吃了很少。”

90后小保姆真实日记,讲述北京长安街大宅里的酸甜苦辣

离开的时刻到了,张容默默地抱着女儿走出家门外。似乎意识到什么,女儿突然放声大哭。张容一把将孩子交到公公、婆婆怀中,转身上车。关上车门,她泪流满面。“在开往北京的火车上我彻夜未眠,一张一张地翻看女儿的照片,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她。”

90后小保姆真实日记,讲述北京长安街大宅里的酸甜苦辣

2月27日,列车缓缓驶入北京市区, 彻夜未眠的张容打量着这座陌生的城市。她是通过甘肃省妇联与北京富平职业技能培训学校合作的“贫困地区妇女劳务输出”项目来京,可以接受免费培训、帮助贫困家庭的女性到京就业。

90后小保姆真实日记,讲述北京长安街大宅里的酸甜苦辣

初到北京的张容在北京西站排队乘坐公交车。“下车后,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您好’,这句只在电视里听过的话让我瞬间就喜欢上了这座城市。”

90后小保姆真实日记,讲述北京长安街大宅里的酸甜苦辣

3月3日,张容在位于通州区的北京富平学校接受家政服务培训。“培训课安排得很紧,老师教我们炒家常菜、老年护理、婴儿护理等。我更喜欢上理论课,教我们怎样和不同的客户相处,很受用。不过,多年在外漂泊,加上很久没有进课堂,我有点静不下心来,只盼着尽早结束培训。”

90后小保姆真实日记,讲述北京长安街大宅里的酸甜苦辣

3月12日,张容从培训学校毕业,来到北京二环边的家政服务公司宿舍。

90后小保姆真实日记,讲述北京长安街大宅里的酸甜苦辣

3月12日,从培训学校毕业后,张容在家政公司与前来找保姆的客户面谈。“半个月的培训结束后,在学校的帮助下,很快我就有了第一个客户。在去客户家的路上,心里忐忑不安,不知自己会遇上什么样的客户,好不好打交道,工作累不累。”

90后小保姆真实日记,讲述北京长安街大宅里的酸甜苦辣

雇主家地下就是一家高级超市,张容利用休息时间买了咖啡、牙膏等日用品。“客户家在长安街边上的一处新楼里,有好几间卧室,客厅、厨房都非常宽敞。家里每个人给我的第一感觉都挺好,没有架子。我的工作主要是照看小宽宽,她两岁半,比萌儿大一岁……每当我累到不想说话的时候,小宽宽会问我: ‘阿姨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吗?我安慰安慰你吧。’我特别感动,也会想,萌儿会知道她的妈妈这么累吗,会理解妈妈这样做是为了她吗?”

90后小保姆真实日记,讲述北京长安街大宅里的酸甜苦辣

4月1日,张容在雇主家的厨房做家务,眼镜框松了,她不时得去扶一扶。“起初两天,由于身体不适和工作量增加,我多年的肩周炎复发,觉得自己快扛不住了。第4天,客户在外地的亲戚结婚,我就随着这家人出了趟远门。这期间,我体会到工作的贵贱,体会到“做下人”的滋味。我一遍遍地问自己:过去做销售业绩也不错,怎么就落到这个地步?我想到了换工作,离开家政这个行业。”

90后小保姆真实日记,讲述北京长安街大宅里的酸甜苦辣

张容哄着小宽宽在雇主家的窗前玩耍,窗外就是长安街延长线。她想在老家天水市,哪怕是郊区,买自己的房,让女儿过上更好的日子。“当保姆,社会最底层、最简单的工作都干不了,还有什么工作适合我?整整一夜,我想通了……我打消了辞职的念头。看着熟睡的小宽宽,我想到自己的孩子,不知她今天干什么了,不知她会不会忘了我?” 摄影:赵青 中国青年报 品照片,看天下——关注“守候微光” (微信号:zqbsyb)

90后小保姆真实日记,讲述北京长安街大宅里的酸甜苦辣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