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家政电话是多少(在上海做家政多少钱一个月)

金花家政服务网 286 本文有3540个文字,大小约为16KB,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保姆淑芳在上海——突然的买房决定(38)

朱小姐照着镜子一脸认真,对淑芳说:“我想减肥。”

淑芳抱着豆豆笑着回敬她:“下决心一点都不难,光我知道你都说了几十次了!”

朱小姐往餐桌走,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喝了一口坐下说:“我在网上喜欢一个女作家。经常去看她的文章,我以前常常被她的文字惊艳到,但她现在懒得写,只想在网上叫卖东西。”

淑芳问:“卖什么?你买了吗?”

朱小姐放下水杯看淑芳一眼,继续说:“她卖减肥酵素,我就买了,就在电脑边放着呢,说是能促进肠道蠕动,我吃了会上厕所,有点拉肚子的感觉。我还没吃完一包呢,她又开始卖青梅精,说是减肥效果更好,我正犹豫呢,她开始卖女性情趣用品。我想我有老公将就着用,就把这个钱省下了。一转眼,她开始卖避孕套,我反思我现在跟我老公是纯洁的男女关系,俩娃累得我们没时间精力去做打马赛克的事情,这个钱又被我巧妙地省下来了。”

淑芳听了忍不住笑,她拍着豆豆说:“这作家考虑得很周全。”

朱小姐一本正经地说:“只是像我这样的中年妇女既不需要情趣用品,又不需要避孕套,更不需要治标不治本的拉肚子药,我需要强大的决心和毅力来运动,一步一个脚印地把腰上这堆五花肉减下去。”

末了她又补充道:“要是我再胖下去,踩在这地球上,那不仅仅是一步一个脚印,简直是一步一个大坑。”

淑芳笑着把怀里的豆豆递给朱小姐,她去拿了香蕉准备刮了给豆豆吃。

时间已经是十二月,九个多月的豆豆越发调皮,虎头虎脑,对任何东西都充满了好奇,奈何还不会走路,在人怀里东张西望,蹭来蹭去,一刻不得闲。

淑芳拿来刮勺,把香蕉刮成泥,娴熟地喂到豆豆嘴里。

朱小姐看胖胖的豆豆两眼直直盯着淑芳的勺子,不时拍下自己的小手,迫不及待等着吃下一口的样子说:“人们常说人不能一口吃成一个胖子,这说明胖子不是一口吃成的,而是一口一口又一口吃成的。”

电话响了,朱小姐抱着豆豆,应该不是什么私密电话,朱小姐直接摁了免提。

电话那头说话的小伙很热络:“姐,最近好吗?好久没联系你了哈!”

朱小姐很随意地回复说:“小刘你最近忙吗?我没啥事儿,在家闲着呢,怎么啦?”

淑芳想,这应该是不是常联系的人,他喊朱小姐叫姐,朱小姐只是叫他小刘,并没有当姐该有的热情,那这会是谁呢?

小伙突然有点支支吾吾说:“姐,想跟你说个事儿,你给我推荐那个客户,她想跳单,以后要是有啥撕破脸的,我先给你打个招呼哈。”

朱小姐完全没有头绪:“你说的是哪个人?”

小刘在电话那头极力解释:“就是那个带着女儿来看房的张姐,她的女儿好像叫瑶瑶。”

朱小姐想起来,她之前推了小刘的微信给瑶瑶妈,朱小姐说:“那是苗苗的同学瑶瑶的妈妈,她想买小学学区房,发生什么事儿啦?”

小刘的声音里满是委屈:“姐,咱俩是老乡,你的房是我刚入职这行卖掉的一套房,我也不见外就直说了。瑶瑶妈跟她老公太差劲了!因为是你介绍的客户,我还蛮上心,结果他们太不尊重人了!”

小刘继续一腔意难平:“最早带他们看客户,瑶瑶爸爸当着我们的面就要客户的微信,我很客气地对他说不可以私自加房东微信,其实就是行业规则为了预防跳单,你猜怎么着?他一副理直气壮的口气对我说,你现在不让我加,晚点我还会回来加!”

“这夫妻俩每次看房,俩人现场沟通意见都讲说不上来什么国家的外语,我们根本听不懂,他们俩讨论什么都故意用那鸟语沟通,买个房整得跟特务对接暗号一样。”

听到这里,淑芳想起来,瑶瑶妈妈是做小语种翻译的。

“前两天我带他们看个房,房东在国外,价格没跟着涨起来,还是前几个月的价格,比市场价低至少二十万,他们夫妻俩是第一对看房的客人,他们当时不签,说再考虑,现在我才知道他们背地里找了网络中介大**想省了中介费。”

朱小姐听完,满是意外歉意地说:“我不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要么我去跟他们打个招呼不要这样做吗?”

小刘的口气里满是委屈:“姐,我们找房东,找匹配房源,约时间,一遍遍带看也不容易。我可以给她中介费再优惠,但是如果他们执意避开我们这里去找便宜中介跳单的话,我们有带看记录,还有公司法务,后面他们实际是会吃亏的。”

朱小姐的语气不太有把握说:“我去问问吧,他们想省钱,但是我也不认同这种做法,只是我跟他们也不是太熟,买房是大事儿,我不确定我劝一下有用没有。”

小刘继续说:“姐,您劝不劝都没关系,我是想跟您说下,如果他们执意这样做,接下来我们可能还会找了别的客户加价把房子订掉,现在房子一天一个价,我们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们跳单的。我是感谢您给我的信任,也把事情来龙去脉告诉您一下。”

朱小姐有点歉意说:“这事儿弄得怪不好意思的。”

小刘赶紧解释说:“姐,这可跟您没关系,我感谢您来着,我怕后面有啥不开心了传到您这里,都是您的朋友,我给你先解释一下。”

朱小姐接着问:“房价现在涨得很厉害吗?”

小刘一听来了精神说:“姐,你留意市场了吗?五年一波行情,2015年和2016年房价翻一番,现在新政策出来,公民同招,浦东学区房涨得特厉害,绝对一天一个价格!你想买房,改天有空我带你看看几套去。”

朱小姐满是吃惊地说:“是吗?我最近都没上班,光顾着带娃,简直跟外界失联了,都没留意到这些信息。我跟你哥商量下,需要的话我这两天回你。”

挂了电话是上午十点多,朱小姐问淑芳:“你怎么看瑶瑶妈的行为?”

淑芳叹口气说:“为了省钱呗,房子再便宜也得几百万,中介费能省就想省点呗。”

朱小姐摇摇头说:“那他们这么做事,我觉得还是人品有问题的,前几天我其实已经送娃碰见瑶瑶妈了,她当时就跟我提了在看房。她当时兴致勃勃跟我说她老公联系了网络中介大**买房,中介费很低,我还提醒他们留心这些中介是不是房源和手续安全,完全没有想到他们这么操作。”

朱小姐继续说:“这跟有钱没钱没关系,做人得有基本诚信,捡小便宜实际是吃大亏,他们单看到省了几万中介费,却不想想,中介是靠什么吃饭的,这么容易跳单的话,为什么没有人人都这么操作呢?如果小刘说的是真实的话,他们应该看到房价整体的优惠,而不是只盯在中介费上。没有合作共赢的思维是做不成事的。”

“还有,”朱小姐继续说:“如果他们打定主意要跳单,最起码当面要对中介客气点,从哪里来的理直气壮当面要房东微信呢?人家中介说不定比他们挣得更多,人家也是一份职业,他们不想付中介费还趾高气昂,底气从哪里来呢?我觉得细节见人品。”

淑芳见怪不怪地说:“很多人就是这样啊,觉得服务类行业就低人一等啊,我干保姆见识的太多了!”

朱小姐说:“一个人连最起码的待人平等都不知道的话,遇到的不平事该有多少!能走的路该有多窄啊!”

朱小姐说完,开始在手机上看各种房产中介APP对比价格,边看边有点懊恼地对淑芳说:“我们一直在想是把现在这套卖掉换个大三房还是再买个中学学区房,犹豫到现在,房子已经涨价这么多了!”

一不做二不休,朱小姐马上打了电话给中介约了下午去看房。

淑芳被朱小姐这风风火火的气势震到了,她没想朱小姐夫妻还有实力再搏一套房,平时看朱小姐在家也丝毫不在意穿着打扮,对孩子也并不讲究品牌,加上现在是张先生一个人上班,淑芳还是有点吃惊的。

中午吃了饭,朱小姐问淑芳:“姐,你想跟我一起带娃出去转转,还是自己在家带豆豆?”

淑芳不禁说:“你可真是雷厉风行!说去看立马就去看,我跟你一起出去走走吧,我来上海这么多年还没跟中介看过房呢!”

两个人推了孩子到小区门口,一个小伙在门口等着,看了朱小姐马上说:“姐,我把车停路边了,咱们开车过去。”

听到他的话,淑芳赶紧抱出豆豆,他帮淑芳把婴儿车收了,放到后备箱。

淑芳想,这真是个看脸的世界,小伙子高高帅帅,笑容谦和,并没有中介给人一贯的油腻印象,让人莫名就很信任。

朱小姐问他:“小刘忙吗最近?”

淑芳心想肯定这就是早上电话里那个小刘,淑芳有点想笑,是因为朱小姐肯定是无心,但淑芳自己一下子听成了小流氓吗?

小刘赶忙回答:“最近还挺忙的,现在客户如果看上的房子,基本当天就会下定金,我们小组里最近一周签了八套。周围小区里就这么几套房子,很快就要到无房可卖的境地了。”

朱小姐有点抱怨地说:“我去年就跟你打招呼了,有合适的中学学区房子给我留意着,你总说过几天过几天,你看看,现在都涨成什么样子了!”

淑芳知道朱小姐这是意难平,在找替罪羊,买房这么大的事儿,你要是上心了,还能只靠这一个中介?

小刘歉意地解释说:“姐,你是不知道,我最近累死了,我儿子今天刚满月,我爸妈都过来看孙子了,家里人多嘴杂,哪儿都是事儿,我这一个月里晚上没有连续睡超过两个小时过。”

朱小姐赶忙说:“啊?是吗?那你老婆后面上班吗?孩子谁带?孩子奶粉还是母乳?”

小刘回答说:“现在是我妈跟我老婆一起带,我现在是这边店长了,店里这么多员工,我管店两年都没这一个月断的案子多,人家说婆媳天敌,我以为我家是个例外呢!我妈刀子嘴豆腐心,我媳妇儿又敏感多心,真是碰到一起,天天都是是非。我老婆后面想上班的,现在不确定。孩子吃母乳,我老婆坚持两个小时换一次尿裤,我妈觉得浪费就唠叨,我老婆背后就哭,月子里稍有矛盾就哭,我担心她眼睛就要哭坏了。”

朱小姐默然一下,说:“还是先照顾孕妇情绪吧,不过小刘,我跟你说,我不可不认同什么刀子嘴豆腐心,我觉得刀子嘴就是刀子心,语言上暴力,不照顾别人情绪,跟行为上暴力没啥区别,精神暴力也是暴力的一种。”

小刘干笑几声说:“是的,我让我妈注意说话方式,老家呆惯了,又没受啥教育,没办法的事儿。”

小刘又问:“姐,你们会给孩子办各种卡吗?我刚给我儿子办了个游泳洗澡的卡,一万多啊,真是碎钞机都不带响声的!”

朱小姐听了笑起来,她说:“一胎照书养,二胎照猪养,第一个宝宝是会讲究一些,二宝就会随意很多。我们苗苗小时候,我也是小心翼翼,她夏天出生,每天都小心翼翼捧到楼下让人家给洗澡,抚触,各种早教早早安排起来,生怕一不小心耽搁了一个小天才,现在豆豆就随意多了,豆豆出生的时候天还挺冷的,淑芳姐在家开了暖风机和空调就洗澡了,把这大几千给省下了。”

淑芳听了心里自然舒服,她接过话说:“我之前做过一胎宝宝家庭,妈妈就特别在意细节,孩子八个月的时候我去的,孩子被大人抱得完全放不下,我试用三天,就跟孩子妈妈换着抱了三天,还必须站着抱,坐下都不行,小孩哇哇哭。吃饭我们俩都得换着抱,睡觉也得抱着,孩子妈妈累得都直哭,抱得我腰酸背疼,赶紧请辞了。还是咱们豆豆乖,怎么样都行,自己在床上也能躺一会自己玩儿。”

听到有人表扬孩子,朱小姐自然是开心的,她说:“那也还是淑芳姐带得好,我带可不一定是啥样了。对了,小刘,你有要二胎的打算吗?”

小刘赶紧说:“饶了我吧,一胎都要命了,二胎我们是不会考虑了。”

大家都笑起来。

车开到一个老小区,小刘停好车,取了豆豆的婴儿车撑开,对朱小姐说:“姐,咱现在先看看中学学区房,动迁房价格还行,根据你的预算承受得起。你现在换房,卖了再买,黄花菜都凉了。只是我哥对买房有啥意见吗?”

朱小姐认同他的想法说:“咱先看起来,等着你哥反应过来,都到猴年马月了。”

小刘在前面带路,朱小姐跟淑芳跟在后面,这应该是是九十年代的老小区,外立面就那样了,说不上来的破败,小区里车辆停得横七竖八。

要去看的房子在五楼,淑芳抱着豆豆上了两层后,朱小姐执意接过来自己抱到楼上,大家都累得气喘吁吁。

小刘想接过娃试试,朱小姐说:“算了吧,真是奇怪,要是抱个二十斤的大米上楼,那指不定累成啥样,抱着自己的娃的话,累归累,还能承受。”

大家一起笑。

到了五楼,楼道里也有各家堆的杂物,没办法,空间有限,充分利用。

小刘自带钥匙,这房子里面破败得不行,装修至少十几年了,厨房里灶台油烟机都是老式的,并且锈迹斑斑,肉眼可见是坏的。壁橱上的漆斑驳不堪,柜门怕是碰一下都要掉下来了。

房子的造型极其奇怪,入门左手是厨房,右手是卫生间,往前是个一米左右宽的狭长过道,过道尽头是一个卧室,小户型总共四十多平。

朱小姐第一次见这种户型,有点意外地说:“这个户型好像有点奇怪啊!”

小刘笑着解释:“这个小区动迁房的结构是这样的,过道那边是人家的卧室。咱们买来也就是要个学位,出租不影响的。”

朱小姐问:“价格呢?”

小刘说:“四百四十万,可以谈一点。”

淑芳想:这是什么世道,四百多万,买个这样的房。

下一套在四楼,面积大一点,也是老装修,有两个房间,但是学位刚占用了,再用要四年后了。

又看一套在顶楼,里面还有人住着,房东说:“老小区吗就是这个环境,房子也就是这个样子,孩子马上读完初中了,熬到头同样的价格换个舒适环境,我们一刻也不想多留。”

再看一套在一楼,人家也是俩孩子跟苗苗一样大,朱小姐好奇地问女主人:”你为啥不留着给孩子上学用?”

女主人笑笑说:“两个儿子实在挤不下了,又没有多余的房子住,只能卖了去郊区了,内中环都要被外地人占领了!”

淑芳这是看明白了,这房子就像围城,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

几套看下来,俩人交换抱着娃楼梯上上下下,朱小姐和淑芳都累得够呛。

小刘周到地把她俩原路送回家,末了不忘叮嘱朱小姐:“你跟我哥好好商量下哈!”

回到家,淑芳问朱小姐:“你真打算买吗?”

朱小姐说:“一个娃随便弄弄就行,现在俩娃,就想着买一套吧。花几百万买这老破小,心里真是不舒服。”

淑芳心里想,如果我有几百万,我也想承受一下这个不舒服。

在这里遇见你,并不是偶然。本号所有文章均为江小鱼头条原创,未经允许请勿抄袭。更多精彩请关注@江小鱼的声色世界。欢迎留言,转发,谢谢您。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