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家政搞卫生大概多少钱

金花家政服务网 3 本文有2126个文字,大小约为10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给您讲述我做保洁阿姨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以及小人物的悲欢离合。)

请用一秒钟忘记烦恼,用一分钟想想快乐,用一小时与喜欢的人度过,用一辈子关怀最爱的人,然后用一个微笑来接受我付给你的祝福。

累了要好好休息,错了别埋怨自己,苦了是幸福的阶梯,伤了才懂得什么是珍惜,醉了就是折磨自己,笑了便是忘记曾经哭泣,闷了给我发个信息,好好爱自己。

手机里经常有人转过来一些信息,让人看了觉得欣慰,受用。有一些好的,有哲理的话,我就抄在一个本子,想若干年以后读一读,会有什么不同?

做保洁打扫卫生的那些日子(六十七)会全买吗

这天,漂亮的小寡妇栾老师休班,没有人陪我吃饭。我中午打饭去B座楼上找程艳丽吃饭,聊天。

吃饭的时候,她问我:“小黄问你交保险的事情来吗?”

“什么保险,社保吗?”这事关于我的养老生活,我顾不得吃饭,连声追问她:“你怎么说的,是不是要求给交?”

不料程艳丽说:“我不懂,就说不用交。”

“啊!你怎么不说交呢,你想交公司也不一定给你交。你居然说不用交。”我又气又急,忍不住数量她。“这个交够十五年,可以领退休金。你不懂社保,应该知道退休金吧?!”

幸亏她是一个高中生,在社会上闯荡这么些年,居然不知道养老保险的重要性。

她懵懂无知看着我说:“我给你说过,我买的有保险。”

记得以前和她拉呱聊天,她说她在保险公司里上过班,干了也就半个月的时间,因为不会忽悠客户买保险,才辞职不干的。

也就是说程艳丽在保险公司上了半天班,除了被公司的人忽悠着买一份商业保险,一分钱没有挣到手。

于是,我耐着性子问她:“你买的保险是按月扣费,还是按年扣费?”

她老实地说:“是每年交一次。”

我肯定地说:“你买的是商业保险,不管哪一款商业保险都不如缴纳社保合适。”看她似懂非懂地看着我,我叮嘱她说:“下次见到小黄一定要说,希望公司给签订劳动合同,缴纳社保。”

她瞪着一双充满江南水乡的眼睛,担忧地问:“签劳动合同?签合同不干了怎么办?”

“你不干,你干嘛去?”真的快急死我了。我天天盼着公司给我们保洁员签订劳动合同,给缴纳社保,居然有人不乐意,不想和公司签订劳动合同。

她看到我很生气,委屈地说:“听说从工资里扣钱,我想已经买了一份保险,不用买了。再说,上哪弄钱买去呀!?”

“你没有听说过吗?不吃不喝也要买社保。”我皱着眉头说:“这个社保和你在保险公司里买的那个不一样。这个你生病住院会报销医药费。交到五十岁够十五年,每个月都有退休金。还有退休金年年涨,你应该知道,你父母不是都有退休金吗?”

“是的,我爸和我妈都有退休金,不过每个月领多少钱,我从来没有问过。他们也没有对我说过。“一说到她的家庭情况,程艳丽脸上好像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眼睛也变得空洞无神。

做保洁打扫卫生的那些日子(六十七)会全买吗

唉!她的父母学生时代下乡到偏远地区,上世纪末,拖家带口的(一家六口人)刚调回来。其中的困难可想而知,四个孩子,她的父母根本照顾不过来。

难怪她这样。

“我还是不想交。”吃完饭,她放下筷子,思考一下说:“你说交社保,看病住院给报销。我买的这个也给报销。还有,我在这里不能干一辈子吧。哪一天不想干了,签合同怎么走?”

唉!真是有些话你听听就行,别当真;有些事你知道就好,别说破;有些人你看清就行,别拆穿;有些情随缘就好,别执着。

见她执意这样说,我只得说:“公司如果给我们签到劳动合同,你不签就不签吧,公司不会强迫你的。”

她怔怔地望了我一会儿说:“听说申老师会签的,她以前找过公司。申老师说她一直自己交,交了才两三年。”

她说的申老师是B座楼上的保洁员,我和她不熟,只是听说她男人在地质局上班,家里有钱。

想到在以前的物业公司,曾经挑拨众人找经理涨工资的事。我呵呵笑着说:“这么多人,总算有个和我一伙的。”

她听了我的自嘲,咧着嘴说:“汪洁,我知道你为我着想,可是我真的没有钱交。本来挣的钱不够花,再每个月扣我钱,我怎么吃饭?”

“你对象开出租车,不至于吧。”不知道为啥,我又上了犟劲。

她皱紧眉头,愁眉苦脸地说:“我对象开出租车,三天打鱼 ,两天晒网不说,那车经常坏。有时跑了几天不够修车花的钱呢。”

“噢。”我同情地看着她说:“你不说,我以为开出租车的人都很挣钱。”

“这个也看运气吧。”她接着对我说:“咱这里面数申老师有钱,她还会炒股呢。”

看到她羡慕申老师的样子,我腹议道:你思想观念不跟进一下,到老不只是羡慕人家申老师了。

下午上班,我去三楼转一圈回来看到牛老师,她躲在会议室里看报纸呢。

我敲了几下玻璃,毫不客气地推门进去。

她看到我,从地上爬起来,伸个懒腰,笑眯眯地说:“那阵风把你吹来了?”

“没有风吹,是我自己跑进来的。”我笑嘻嘻地说完,弯腰捡起报纸看了一眼。那是一份《济南时报》。

我在她眼前晃了一下报纸说:“你文化不浅,能看报纸。”

做保洁打扫卫生的那些日子(六十七)会全买吗

“看着玩,谁不会。”她说完,一股脑儿滑溜到地上,“来,坐下说话。”

我和她并排坐在桌子后面,翻了半天报纸,看她不语,不由暗暗地骂了一句:真是个老狐狸!

“听说公司要给我们签订劳动合同,买保险,有这回事吗?”我一面看报纸,一面漫不经心地问她。

“哪里?我没有听说过。”牛老师抬头盯着我问,“你听谁说的?”

“程艳丽说小黄找她问来。”我的口气里带着几分不满。

“哪里,公司里只是让小黄登记一下,看看有没有想交保险的。说是多了就统一办理。”牛老师说完,嘿嘿笑了一下说:“一听说从工资里扣钱,都不愿意交。”

“牛老师,你也不愿意交吗?”我做了一个深呼吸的动作,看着她问。

“我都超年龄了,交什么交?”她说完,看着我笑,眼神里好像含有得意的东西。“听说你自己交着呢。咱们保洁员就你和申老师交着呢。”

看她那样子,好像我不该自己交,好像我省吃俭用的交社保是傻瓜!

“牛老师,你今年多大岁数了?”我随意地问她。

“四十三。”她嘿嘿地一笑,开玩笑说:“怎么,查户口吗?”

我给她普及社保政策说:“你从今年开始交的话,到五十八可以办理退休了。如果你不交,一辈子都不能办理退休,领养老金。”

她愣了一下说:“我打听一下,人家都说,领的很少,不合适。”

“牛老师,你现在还能下力干活,挣钱。当你老的不能动了,怎么办?到时候领的再少,总比没有钱强吧?俗话说苍蝇腿也是肉。你想想,我说的对不对?”

她听了我的话,不安地搓手心。

我趁热打铁道:“况且养老金年年涨。还有,公司为什么只给办公室里的人交,不给保安和保洁员交呢?”

“你说为什么?”她急切地看着我问,

“你真不知道吗?”我犹豫了一下说:“交不起啊!你说只有一个馒头,怎么分给大家呢。”

“你不说我也想到了,怪不得有些招聘写着有五险一金呢。”她说完,用食指敲敲报纸上的招聘信息。“不行,明天小黄来了,说起话来,我问一下,公司能给咱们交吗?”

我心里话,如果她问就好了,她毕竟是老员工,又是保洁班长。最有资格要求给缴纳社保了。

看我低头不语,她用商量的口气说:“要是咱们齐心,一起去公司找就好了。”

我摇摇头说:“这个与我们齐心不齐心无关,公司想给我们买,早晚会买的。”

“你说的也是。”牛老师就一个女儿,想到自己老了没有钱傍身,会拖女儿的后腿,开始坐卧不安。

周一上班,开会,小黄扫了我一眼问:“你们谁想交社保,举举手。”

我和申老师率先举手。牛老师犹豫一下,举手问:“我年龄大,还能交吗?”

“我不知道。等开完会我给你问问。”黄主管边说边在本子上记举手的人名字。

程艳丽看到牛老师举手,也慢慢地举起手来。小黄看她举手问:“你想好了吗?举手。”

程艳丽往后缩缩头,说:“嗯。不行我把原来买的商业保险退了。”

程艳丽举手后,跟着又有几个人举手表示想交。张老师因为单位给交着,所以扶扶眼镜说了一句话:“要是给她们买保险,就给俺不买保险的涨工资。”

小黄铁青着脸,没有做声。开完会她留下我说:“原来她们都不想交社保,是不是你动员她们要求交的?”

“我哪有那么大本事?”我心虚地说:“没有,我只是给她们说一下交社保的好处。”

小黄朝我翻了翻漂亮的眼珠子,叹口气说:“唉,本想只给你们几个交着社保的报上去。结果都要求交,你想想公司会给你们全部买保险吗?”

做保洁打扫卫生的那些日子(六十七)会全买吗

(以第一人称讲述底层大众生活故事。希望关注转发评论一下。)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