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都做些什么(做家政都做些什么活)

金花家政服务网 103 本文有4511个文字,大小约为20KB,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注明:五年家政从业人员,点滴积累,倾心讲述行业内部的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你们懂的。

感谢朋友们的阅读,希望可以帮我转发或分享,谢谢!

三点多,丽芳午睡起床后,就开始准备做披萨。

先用高筋面粉、黄油、盐、酵母粉和上面团静置发酵。然后开始准备牛肉碎,洋葱粒、红橙绿三色彩椒、还有些玉米粒,披萨酱没有了,丽芳决定用番茄酱代替。

也不能光吃这个呀,丽芳又拿出一袋鱿鱼圈解冻,一会炸个鱿鱼圈。

再炒点青菜,来一个罗宋汤。今天这些东西,全是小孩爱吃的。

李太下楼的时候,丽芳就说了今天的晚餐,是想问问需不需要再单独给她做一些。

李太道:“你给我煮碗米粉吃就行了,这些东西让他们吃吧。”

于是,丽芳决定用牛肉丸和青菜给她煮米粉。先把干米粉拿出来,用冷水泡上了。

小瑞下楼,准备去接莹莹时,李太道:“小瑞,今晚咱们带她去上古筝课。”

小瑞关切的说道:“要不你在家休息,我带她去吧?”

李太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了,出去散散心也好。”

其实小瑞回来说过,老师说三岁的孩子,学古筝太早了,李太的意思是先学着玩,先熏陶着,看她有没有这方面的兴趣。

所以,现在每次去练古筝,是李太在认真的学,莹莹似懂非懂的。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深秋时节(241)

丽芳做披萨,面团第一次充分发酵后,擀成一个硬币厚的薄圆片,用叉子在上面均匀的叉孔,这一步是为了在烧制过程中不胀气。

不知道披萨店的是不是一次烤制,反正丽芳是分两次烤的,零失败率。

先把叉好孔的面饼入烤箱,170度烤熟制两面开始变黄后,拿出来刷上披萨酱或番茄酱,然后放一层芝士,放上牛肉碎(最好提前腌制后炒一下)然后依次放入各种配菜,在上面再放一层厚厚的芝士,必须是马苏里拉披萨专用芝士,否则不肯拉丝。

然后再入烤箱,180度上下火,十分钟左右。见到上层的芝士全部融化,开始出现零星的焦点,就可以了。

等到垚垚和莹莹回来后,丽芳已经把晚餐全部做好了。

两个孩子吃披萨,李太吃汤米粉。

披萨丽芳是直接用烤盘端上桌去,用面包刀划成小块小块的,一个披萨共划成了十小块。根据他们平时的量,不仅够吃,还绰绰有余了。

两个孩子看到晚餐是披萨和炸鱿鱼圈,都很高兴,戴着一次性手套就开始吃了起来。

丽芳和小瑞也在厨房吃饭,她们和李太一样,也吃的牛肉丸汤米粉,相对来说,今天大人的晚餐反而比较简单。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深秋时节(241)

两个孩子具体各吃了几个披萨,丽芳并没有看清楚。

只看到最后,莹莹伸出那胖乎乎的小手先拿了一个炸鱿鱼圈放进嘴里,又伸手去拿披萨时,垚垚把她的手拦了下来。

莹莹睁着圆圆的大眼睛盯着哥哥,又看看妈妈。

李太只看了一眼,就拿出了手机,拨弄了两下,放在餐桌上,小声问:“垚垚,你做什么?”

垚垚握着妹妹的手说:“这几块留给周老师。”

李太说:“妹妹还想吃,你给周老师留两块,让妹妹再吃一块吧。”

垚垚松开了莹莹的手,赶紧拿了一块咬了一口,放在了自己面前的盘子里。

莹莹眼巴巴的看着哥哥,李太伸出筷子去烤盘里夹的时候,垚垚又说:“这两块是留给周老师的!”

李太没有理会,直接夹了一块递给莹莹说:“快吃吧。”

小姑娘也不像以前那样叽叽喳的说话,低下头开始默默的吃了起来。

垚垚叫道:“阿姨,我是不是说了让你给周老师留的?”

这显然是在说丽芳了,不得不站起身来,从厨房里走出来,小声说道:“平时你们也吃不了这么多的呀。那今天把这一块留给周老师吧,我明天再做?”

垚垚气呼呼的说:“哼!我今天饿了,就想多吃一些。”说完,把刚才放在自己盘子里的那块披萨拿起来又咬了一口,放在盘子里就站起身来走了。

李太说:“阿姨,先把这一块给周老师留着,你明天再多做一些吧。”

前两天刚因为他吃饭的事,家里闹的不可开交的,丽芳再也不敢怠慢,跟过去沙发那边小声说:“垚垚,你吃饱了没有?如果没有吃饱,我再给你做一点。”

垚垚一脸倔强的说:“吃饱啦!”

这应该是前两天吃饭闹剧的后遗症。他们家里并不缺这口吃的,他就是要闹了。或许他也因为前天李太说要让保安来叫钱小姐出门,所以他生气了。故意和李太作对?丽芳真的不愿意这么去想一个孩子。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深秋时节(241)

他和莹莹两个人一起吃饭,十岁的男孩子,当然比三岁小女孩吃的快一些。平时这些披萨他们两根本吃不完。而且最后他拿的那一块也没吃完。可能真的到叛逆期了吧。

丽芳听他这么说,问道:“那最后一块留给周老师吗?”

垚垚这才点了点头。

丽芳也不敢多说话,赶紧回了厨房。听到李太对着手机说:“你自己看看吧,还可以打开监控看一下影像。”

这时,垚垚走到餐桌这边来,板着脸问李太:“你是不是和我爸爸告状了?”

李太侧过头,看着垚垚冷着声音问:“你在和谁说话?我只是把真实的情况告诉你爸爸,不是告状。今天我只是录音,以后你爸爸不在家时,你的一举一动,我都会录视频,发给你爸爸和爷爷奶奶。”

垚垚死死盯着李太不说话,李太一字一字的问:“你想做什么?”

李太又看了看垚垚的盘子,说道:“既然你想给周老师留,那为什么明明吃不下了,还要拿一块咬一口,然后剩在那里?我们家可以随便剩饭吗?”

垚垚到底还是个孩子,一下子就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李太说:“先去吃水果吧,一会周老师就来了。”

垚垚又站了一会,就去了沙发那边。

莹莹吃完了李太人她夹的那块披萨,自己脱下手套说:“妈妈,我吃饱啦。”

李太说:“嗯,和阿姨去吃水果吧,一会我们去上古筝课。”

莹莹拍着手说:“好!”又自己从餐椅上溜了下去朝厨房喊道:“阿姨快点,我们去上课。”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深秋时节(241)

门铃响了,周老师来了。

丽芳急忙跑出去开门,经过沙发的时候,看到垚垚眼里有泪水,也没有用纸巾擦,用自己的手背擦着。

周老师走进门来的时候,李太正好也吃完饭,微笑着打了声招呼,就准备上楼去了。

周老师和李太打完招呼,看到垚垚眼睛红红的,微笑着问道:“男子汉了,还哭鼻子啊?能和老师说说什么事吗?”

李太正走到楼梯口呢,闻言,回过头来,丽芳看她脸上有点尴尬的站在那里,等着听垚垚说话。

垚垚站起身,去餐桌那边戴上手套,拿起那片披萨,还细心的拿了一只新手套。走过来递给周老师说:“周老师,尝一下吧,王阿姨做的。”

周老师也不再问垚垚为什么哭了,笑着戴好手套,接过他递来的披萨,大方的吃了起来。

李太这才朝楼上走去了。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深秋时节(241)

周老师边吃,边朝正在餐桌这边收拾的丽芳说道:“大姐,你做的和外面味道一样,但用材料可比外面实在多啦,看这满满的牛肉。”

丽芳也笑了,说道:“自己做披萨,就图他料多,芝士多。”说完,抱着一大叠碗盘进了厨房。

丽芳就喜欢周老师这样,虽然有文化,却不会文绉绉的,说话特别实在,接地气。自然大方中又不失优雅洒脱。

李太从楼上下来后,就对丽芳说:“阿姨,明天多做些披萨吧,让他们俩再吃一顿,也给周老师多留几块。”丽芳应了声好。

周老师已经吃完了披萨,也起身准备和垚垚上楼,听到李太的话,呵呵笑道:“不用了,您太客气了。”

李太淡淡的看了一眼垚垚,微笑着对周老师说:“您费心了。”

周老师笑笑,就和垚垚一起上楼去了。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深秋时节(241)

李太对小瑞说:“我们走吧。”

小瑞早就给莹莹穿好了外套,准备好了一些要带的东西,这会牵着莹莹,就跟在李太身后出了大门换鞋。

就剩了丽芳一个人在一楼干活。收拾好厨房和客厅,又准备好第二天早餐的食材。看到院子里衣服还没收,丽芳又赶紧收进来拿去洗衣房叠好,送上楼去。现在小瑞的事情挺多的,再加上莹莹又要格外仔细的盯着,所以有时候,丽芳看到小瑞的活没时间干,也会去做。

丽芳上到二楼的时候,听见周老师在微笑着小声劝着垚垚:“老师已经吃过晚饭来的,尝一下就行了,当然应该让你和妹妹先吃饱呀。”一双大眼睛在镜片后散发出温柔的光芒,声音里满是慈爱。

垚垚小声道:“可我想留给你吃的。”

周老师继续道:“你阿姨并没有做错什么,她已经说了让王阿姨明天再多做一些了,不是吗?”

丽芳听他又在说吃饭问题,怕再闹起来了,于是说道:“垚垚,你最后拿的那一块都没吃完,我问过你说吃饱了。”

垚垚说:“不需要你说。”

周老师仍温柔的说:“怎么和阿姨说话呢?你应该努力学习,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学习中,成为一个优秀的孩子,不应该总是为这些小事分神。”

垚垚低着头,用右手大拇指慢慢摩梭着课本的一只角,一下一下的翻着。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深秋时节(241)

周老师继续说道:“其实,你那点小心思,大人都知道,不过,还是谢谢你给老师留好吃的。”

垚垚的脸有些发红,周老师却说道:“继续学习吧。”

丽芳看他们开始继续做作业了,也就把每个垃圾袋换好,又拿着李先生的衣服,上了三楼。

李先生住了君君那间房。丽芳一进房间,里面的被子不是像丽芳平时那样平铺在床上。而是叠成一个整齐漂亮的三角型,铺在床的一角,令人耳目一新。两个枕头码在床头。床头柜上的每一件东西,都按高低顺序摆成一条直线。床头柜上放着一本书,看了一少半,里面有一个羽毛书签。

丽芳再打开衣柜看了看,君君的衣服已经叠集中放在了一层。李先生为数不多的衣服很仔细的分类放着。长裤按颜色深浅和厚薄依次挂在衣柜的一格,袜子、内裤、皮带、领带、各占一个专用的抽屉。衬衫、T恤、马甲、毛衣、也各占衣柜的一格。拿上来的衣服并不多,没想到小瑞如此用心。

丽芳再走进卫生间,看到每一块玻璃都擦的明亮光洁,智能马桶上还贴心的加了马桶垫。洗漱台上的物品也像军队一般整齐划一。

再看看地面,拖的光可鉴人。

看得出来,打扫的很专业,很用心。应该花了一些心思。

丽芳出了卧室又用密码打开了书房。自从三楼归了小瑞打扫后,丽芳再没进过书房了。

今天打开一看,书柜里的书好像比以前摆的更整齐了。再仔细看看,发现也是分类放在一起。书桌前的椅子上,不知什么时候,细心的放上了一个软枕。

书桌上的一角,不知什么时候,用一只漂亮的陶罐插上了几枝干荷花和莲蓬,给这个墨香十足的书房平添了几分古朴雅致。

丽芳竟不知道,原来小瑞居然有这么高的审美情趣。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深秋时节(241)

八点多,李太带着小瑞和莹莹回来了。三个人还挺高兴。

小瑞抱着莹莹,李太笑着和女儿说着话,小姑娘和妈妈一问一答的。说着刚才在培训班的事情。几个人在客厅逗留了一会,才上楼去了。

丽芳送周老师出去的时候,周老师问道:“垚垚在家里经常闹情绪吗?”

丽芳也不敢多说,只是点了点头。问道:“是不是这种家庭的孩子,更敏感?”

周老师说:“离异家庭的孩子身上,通常容易出现两个问题,一种是得不到关注,另一种是得到过多关注,垚垚大概是第二种。不加以引导,不利于性格。”

丽芳说:“这些我也不太懂,这孩子小时候挺好的。现在越来越有个性了。”

周老师看着丽芳笑了。说道:“现在的孩子都很聪明,当他们知道大人心里有愧疚感或是有顾忌的心理时,他们就会加以利用。这需要大人首先改变态度。”

丽芳说道:“周老师,您有机会和李先生夫妇说吧,我也不懂。”

周老师道:“他们家的问题很复杂,我只是看你喜欢这几个孩子,所以和你说说罢了。具体的,还需要他们自己去教育,我毕竟只是家教老师,和他相处的时间也有限。”

周老师说完,就朝车旁边走去。丽芳看着她启动了,关上院门回了屋里。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深秋时节(241)

这一晚上,李先生不到十点就回来了,一回来就上楼去了。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李先生问垚垚:“昨天妹妹伸手拿披萨,你为什么要拦着她?”

垚垚对着父亲可怜巴巴的不停眨巴着眼睛,李先生说:“你说吧,我不生气。”

垚垚小声说:“我想留给周老师。”

李先生说:“不是还剩下三块吗?你既然要留给周老师,那为什么最后自己吃不下还要拿一块,却不让妹妹吃?”

垚垚不说话了。也不吃早餐,低头看着桌面。

李先生难得的对儿子板着脸说:“如果你用这种方法故意和黄阿姨作对,我不会高兴的。”

垚垚说:“我知道她告诉你了。”

李先生说:“对,她告诉我了,你的一举一动,我也在监控里看得清清楚楚,以后我会经常观察你在家里的表现。”

垚垚不满的把脸转向了另外一边,看着院子外面。

李先生说道:“还有那天妹妹的外婆来,你是不是说如果阿姨赶你妈妈走,你就赶外婆走?”

垚垚一言不发,一动不动。李先生道:“我和你妈妈已经离婚了,她不是我们家的人,也不是我们家的客人。可黄阿姨的妈妈,我要叫妈妈,是我们家的客人。而且是你妈妈来家里摔盘子了,黄阿姨才说让她走。”

垚垚转过脸来,看着父亲,小心翼翼的说:“可妈妈是我的亲人呀。这里不是我的家吗?”

李先生看了儿子一会,想了想才说:“这里首先是我和黄阿姨的家。当然也是你的家,但我和你妈妈已经没有关系了。你现在是未成年人,你邀请客人要经过我们的允许。你妈妈这种来家里捣乱的人,我是不欢迎的。”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深秋时节(241)

垚垚脸上有些失望,不满,还有点愤怒,但很快就小声问:“那君君可以来吗?”

李先生说道:“君君当然可以来,因为她是爸爸的女儿。”

李先生看了儿子一会,很认真的说道:“等到你和君君还有莹莹都长大了,你们又会另外有自己的家,你可以邀请你的客人去自己家。那个时候,这个家里就只剩下黄阿姨陪着爸爸了。所以,如果你对她不尊重,爸爸也会不高兴。”

垚垚抬起头看着爸爸说:“她不会喜欢我和君君,只喜欢莹莹。”

李先生说:“黄阿姨本来就不是你妈妈,但她也从来没有干涉过爸爸对你好。你有自己的爸爸妈妈,你觉得爸爸妈妈喜欢你吗?”

垚垚说:“喜欢吧。”

李先生道:‘那就行了。’

说完,李先生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对垚垚说:“上学去吧,别迟到了。”

这时,小瑞抱着莹莹下楼来了,小姑娘一见到爸爸,也没有起床气了,大声的结结巴巴的说道:“爸爸,哥哥不给我吃饭。”可能不会说披萨,只会用手比划着。说完了,不错眼珠的盯着爸爸,那眼神里满是期望。

李先生笑道:“嗯,爸爸已经教育过哥哥了。”

莹莹又说:“不要骂哥哥。”

小瑞笑道:“不要骂哥哥那你为什么要告诉爸爸?最后你妈妈不是拿给你吃了吗?”

莹莹撅着小嘴嘟嘟道:“不让我吃。”

垚垚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慢腾腾的起身,李先生说:“快走吧,有什么话晚上回来再说。”

垚垚听到这句话,提起书包就朝外面跑去。丽芳也跟在后面小跑着。

赵师傅见垚垚跑出院子,笑着说道:“别跑,时间还够。”

丽芳送完垚垚上车,没有马上回屋,觉得胸口闷得慌,就在院外马路上走来走去的散步。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深秋时节(241)

等到丽芳回屋的时候,李先生没去公司,还呆在一楼。

没过一会,李太就下楼了。她今天起的比较早。还不到九点。

李先生说:“下来啦?赶紧吃早饭吧。”

李太只是嗯了一声。

李先生又说道:“我刚才和垚垚谈过了。”

李太边吃饭边说:“你知道就行了,至于谈不谈的不用告诉我。别孩子一哭一闹,就觉得是我不好,好像我虐待他似的,以后只要和他相处,我都会拍视频发给你。”

李先生本来脸上还带着一丝笑意的,听李太这么说,收敛了笑容,不再说话,上了二楼。

过了一会,手上拿着那只常用的包下来了。

丽芳正把茶具全部放到托盘里,准备拿到厨房去洗,听到李太说:“你准备什么时候把钱晓梅和爸妈叫到一起宣布?”

李先生皱着眉,冷静的问:“宣布离婚吗?那应该去民政局。”

李太大声道:“宣布以后钱晓梅儿子的一切和我一关!”

李先生问:“你说无关就无关了?家是我一个人的啊?这个家里的事家里的人你不该管?为什么单把垚垚挑出来不管?”

李太道:“我没这能力,可不想被气到身体出问题。”

李先生:“没有能力那就提升能力!身体有问题就去医院!”声音低沉有力,掷地有声。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深秋时节(241)

丽芳端起托盘,轻手轻脚,像猫一样无声无息的去了厨房。把托盘放在台面上。又走到门前,轻轻的,慢慢的拉上了玻璃门。

外面没有声音了,只见到李太慢慢的吃着早餐。吃了一会,又呆呆的坐在椅子上。

等到丽芳洗完碗拉开玻璃门,李太听到了声响,轻轻回头看了丽芳一眼。

丽芳低着头,沉默的收拾着餐桌,李太脸色呆滞,眼神飘忽的轻轻问:“阿姨,你每天都呆在家里,你也看到了,你说我该怎么做才对?”

丽芳一时也呆住了,李太很少和自己说闲话。现在他们家这种情况,丽芳也确实不知该怎么做才好。


如果自己是李太,该怎么办?丽芳边把他们用过的碗筷收在一起。想了想,说道:“你既然问我,那我就直说了?”

李太眼神疲备无助的看着丽芳,点了点头。

丽芳说道:“那就尽量对垚垚好,不求他的回报,也不奢求他妈妈能说你一句好,就为了你们的夫妻关系能好一点,为了让李总不这么难过,行不行?”

李太一只手里拿着手机,另外一只手漂亮修长的手指不停在屏幕上一下一下的划着,不知在思索还是在回忆以前种种。过了一会,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想到他们做的那些事,我心里难受。再说你看垚垚现在的样子。”

丽芳不说话了。每天在这个家里,冷眼旁观着,却理不清他们的这些事。就像一团解不开的乱麻,又像无解的方程式。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说起来,说不出一大堆道理来?

李太看着院外,幽幽的说道:“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太多不平的事情压在心里,从来没有得到过理解,久了,就累了,冷了。”

说完,慢慢的扶着餐桌边缘站了起来。哀莫大于心死。一个真正心冷的人,是不肯再多说一句的。李太心里具体是怎么想的,没有人知道。

可以前不管垚垚在家里怎么闹情绪,李太从来都当他是孩子,没有和他计较过。多数时候是息事宁人的态度。

看她这两天的态度,以后不再准备隐忍了。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深秋时节(241)

大家好!我是简衣素食行江湖,本人所有文章都是个人头条原创,只为记录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他平台看到的均为抄袭搬运。必将追责到底!

更多精彩请关注今日头条简衣素食行江湖!

图片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