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终点工帮洗澡吗

金花家政服务网 7 本文有2627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作者简介:素老三,中国作家。2021年实行节俭计划,饮食上“十块钱过一天”,用每月1198元退休金过有趣的节俭生活。


女作家去做保姆——男主人下厨(9)


第二天上午,我去许家上工。

因为手里有钥匙,我就没有敲门,免得老夫人着急忙慌地推着助步器来给我开门。我直接用钥匙打开房门,走进客厅。

老夫人的房门虚掩,我看到她背对着门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电视开得很大声,在演一部言情片。

我叫了声大娘,老夫人没听见。


对面的浴室里传来哗啦啦地流水声,印花的玻璃门里透出灯光,一个人影映在玻璃上,有人在里面洗澡。

谁呢?许夫人?看玻璃里的身影,不像许夫人的窈窕。况且这个时间许夫人应该去医院上班了,不应该在家啊。

正纳闷儿时,卫生间的门忽然拉开一道缝,里面传出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说:“妈,给我拿块肥皂,我用不惯那沐浴露——”

是许先生的烟嗓。

我想起许先生昨天跟我发短信,说飞机晚点了,今天能到家,看来是一早到家的。

许先生的声音虽然大,但隔着玻璃门,又隔着一个偌大的客厅,看电视的老夫人根本听不见。


女作家去做保姆——男主人下厨(9)

厨房的橱柜里有一个收纳箱,专门收纳碱面、洗涤剂和肥皂等,是洗抹布用的。我拿了一块肥皂走出厨房,来到浴室门口,想把肥皂放到门口的地板上。

不料,玻璃门里伸出一只大手,说:“妈,我冲个澡就出去陪你聊天,这天儿太热了——”


许先生把我当成他的老妈了。

那我就别说话了,装一回老夫人吧,要是我说话,许先生肯定尴尬。我憋着笑,把肥皂丢到许先生的大手上。

我瞥见许先生露在门外的一截手臂上绘着青色的纹身。不禁想起头两次看到他穿长袖衬衫捂出一身汗的模样,估计是为了遮掩纹身吧。

我拉上玻璃门,走进厨房,拿起围裙扎起来。抬头就看到案板上放着一盆鱼。这回不是活鱼了,是冻鱼。

啥意思?中午要吃鱼?

我去老夫人房间,问中午吃什么。老夫人说:“你把米饭先焖上,再烀点茄子土豆,做茄子酱吃。”

我说:“大娘,我看厨房有半盆冻鱼。”

老夫人说:“海生要做鱼汤,剋鱼你敢吗?”

我说敢。


女作家去做保姆——男主人下厨(9)

我转身回了厨房,老夫人也跟进厨房。

我先焖上米饭,再洗了两个茄子,两个土豆,打算用焖锅蒸上。老夫人让我用微波炉蒸。

许家的微波炉比我家之前扔掉的微波炉功能多,土豆放进去,三分钟之后翻一翻,再烤三分钟,就飘出香味,我拿出来放到桌上的盘子里,老夫人伸手捏了捏土豆,说:“土豆没爹,架不住三捏,捏两下就软了,熟了”。

老夫人说话挺逗乐。

茄子放进微波炉,熟得更快。

这道菜做得太容易了,毫无技术含量,全靠厨具好。


许先生走进厨房,他换了一身休闲的长衣长裤,我注意到他的衣服袖子盖到手背上。他的头发还湿漉漉的,耳朵和脖子上都被热水烫得发红。身上飘散着一股肥皂香。

许先生一进来,就伸手把袖子挽了两扣,动手拾掇冻鱼。我注意到他手腕上露出一截刺青。

我不愿意收拾鱼,但做保姆,要克服一些困难,就说:“我来吧。”


女作家去做保姆——男主人下厨(9)

许先生头也不回地说:“姐你给我切点葱姜蒜,都不用切碎,葱切段,蒜拍瓣儿,姜切片,花椒大料都找出来,还有辣椒。辣椒不用切,整根洗好就行。”说完又回头问我,“盐,味精,老抽,生抽,料酒——”

老夫人在一旁嘲笑着:“我老儿子做饭,从来都是他掌勺,底下一帮打杂的,把旁人支使得团团转——你说是你干活呀,还是支使旁人干活?”

许先生侧头对着老夫人笑,脸上闪过孩童般的狡黠。他说:“妈,你这话就不对了,你说我大哥我大姐我二姐,哪个有我做菜好吃?”

老夫人说:“你就是尿罐子镶金边儿嘴儿好——”

许先生说:“你当初不是说我做饭好吃,跟我和小娟在一起过吗?”

老夫人说:“我那是心疼你,担心你媳妇成天在医院值班,照顾不好你。”

许先生说:“太伤自尊了,再说我做饭不好吃,我不干了,让你今天喝不上鱼汤——”

老夫人说:“你好,你好,你做的大饼子都能吃出白面饼味来,喝了你的鱼汤,我就升仙了——”

许先生笑着说:“妈你可别升仙,你还得照顾我呢,怎么也得照顾我三十年——”


女作家去做保姆——男主人下厨(9)


听着老夫人和儿子你一句我一句地聊天,我忍不住在心里笑。

许先生板着脸不说话时,还是比较严肃的,甚至侧脸在暗影里的时候,脸上有种刀砍斧削的狠劲,也许那天听了老夫人聊起他们家族的往事,说许先生放火烧人房子后,我产生的错觉吧?


可许先生一开口说话,就透着尊重所有万物生灵的谦和劲。尤其是对老夫人说话,脸上的五官就立刻显出一团和气来。

可我总觉得许先生不是表面上显出来的那种性格。有种什么感觉呢?就好像混子学好了,表面上跟什么人打交道都很谦和,甚至还点头哈腰,特别亲民,可背过身去,他还是混子,眼皮一垂下,就是一副不服天朝管的模样。


女作家去做保姆——男主人下厨(9)


许先生做的鱼汤其实很简单,就是油烧热,煸炒蒜瓣,炒出蒜香,然后放老抽生抽还有海鲜酱油,接着就往锅里添水,水烧开,把拾掇好的鱼下锅,撇去浮沫,放葱段,姜片,料酒。

我发现了,许家所有的调料罐儿,许先生都捏了一点扔进锅里,然后用勺子舀了点汤,放到一旁的小碗里,把小碗端到老夫人面前,递给老夫人一把白瓷勺,说:“妈,你尝尝,味道对不对?”

老夫人尝了一勺,夸张地说:“好喝,我老儿子做的汤,能不好喝吗?喝完这碗汤,我得多活一年——”

要开饭了,老夫人撑着助步器,去卫生间洗手。

趁着老夫人离开,我对许先生说了前一天因为大娘收了小常一箱活鱼的事,许夫人不分青红皂白训斥了我一顿,我为了不激化矛盾,没有辩解。

我简单地说了说,没有过分渲染,如实相告。

许先生侧身站着,没有打断我,一直听我说完,才说:“我知道了,姐让你受委屈了,昨个的事谢谢你。”

我等着许先生继续说下去,结果,他啥也没说,这事就算过去了?


女作家去做保姆——男主人下厨(9)


我往桌子上摆放碗碟的时候,许先生往桌上端鱼汤,眼皮垂着,轻声说了一句:“箱子里有钱,也怪不得小娟跟我妈生气。”

哦,原来如此。
许医生有她的难处,她把病人家属送来的钱和鱼开车送回去,值得尊敬。

许先生又轻声说:“姐你记住,以后外面来谁,都别开门!这件事我妈说话不好使,你听我的!”


吃饭时,老夫人忽然对我说:“红啊,你孩子下个月结婚,你要是有啥忙不过来的,就回去忙,不用天天来。”

我之前和老夫人聊天,老夫人询问过我家里都啥人,孩子在干什么工作,结婚没有。我除了我的年龄少说了几岁,其他都如实相告。

我说:“那哪能行,之前说过一个月休一天假日的,我成天请假,那还算啥保姆?”

老夫人说:“没事,你不来,我就煮个挂面,对付一顿还不容易。”

许先生正在用勺子舀鱼汤,也抬眼对我说:“没事,你有事就不用来,工资不变。”

我想起姐跟我说过,要想长久地做保姆,一定要每周有两天假日,劳逸结合,工作才能干得顺心。


女作家去做保姆——男主人下厨(9)

两天假日不太容易,尤其许家,我如果不来帮厨,老夫人就会用煮挂面对付一口。我有点不忍心。再说老夫人拄着助步器干活,万一有个闪失呢?

我突然想起许夫人说过她周六休班,于是我就说:“要不这样吧,我想要四天假日,许医生不是每个周末都休息一天吗?我就在她休班的时候放假,这样我不来帮厨,大娘也能吃上热乎饭菜。”

老夫人还没等说话,一旁的许先生正好吃完了,他吃饭就是风卷残云,他把筷子轻轻放到桌上,说:“行,就这样。”

四个字,我的保姆休息日就从一天变成了四天。

我挺开心。

后来刷碗的时候我慢慢地想明白了,许先生和许夫人应该在昨晚已经电话沟通过了,对于许医生无缘无故地训斥我一顿,还有老太太离家出走这事,许先生早就了解了全过程。一个月多给我三天假日,是一种道歉,也是一种补偿吧。


女作家去做保姆——男主人下厨(9)

关于老夫人腿伤不能下楼的事情,事后,我问过老夫人,我说:“大娘,你原先不是说腿疼,下不了楼吗?你咋还走那么老远?又去花店,又去咖啡屋,害得你儿子好一顿着急。”

老夫人的脸上,忽然略过有点羞赧的表情,说:“我就想让他着急。”

我说:“那你腿没事啊?”

老夫人有点任性地说:“有事儿也走。”

我忍不住笑了,老小孩比小小孩还难搞定。小小孩不听话,还能说两句,老小孩任性起来,说不得骂不得,只能是哄啊!

我又问:“大娘,那你腿能下楼了,改天有时间,我陪你去小区转转。老在房子里闷着,心情该不好了。”

老夫人不吭声了。在我追问下,老夫人不好意思地说:“瘸瘸的,还拄着助步器,别人看见,多磕碜呢?”

我忽然想起昨天小区里玩扑克的老爷子说她有个小玫瑰的外号,就笑着问:“那你昨天咋走的?”

老夫人说:“让他们给我气的——”说着,自己也抿嘴笑了。右手又开始摩挲左手食指上的银戒指。

女作家去做保姆——男主人下厨(9)


我试探地问:“大娘,外面那些老爷子给你起个外号——”

老夫人笑了,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说:“我知道,叫小玫瑰。我呀,买玫瑰多少年了,当年可穷可穷的时候,我也买,从这个城市有花店开始,我就买。”

老夫人说,第一次买玫瑰,不是她自己买的,是老爷子给她买的。结婚纪念日。我觉得老夫人的婚姻生活挺幸福,只可惜老爷子走得太早了。

我没敢问老爷子是怎么过世的,怕提起这些老夫人伤心。


接连几天中午,许先生都回来吃午饭。据他说好像最近跟客户做生意都在家附近的茶馆谈,中午就顺道回来吃饭了。

我原本打算找个机会,跟许先生谈谈工资的问题,之前说过我的保姆工作是做一顿午饭,一菜一饭,现在经常是做两个人的午饭,一顿俩菜,有时还做个咸菜。


女作家去做保姆——男主人下厨(9)

但后来想想,我就决定算了。许先生回来吃饭后,我的工作量增加了一些,但我的伙食规格也高了。

对于我来说,这顿免费的午餐,我很感激。虽然保姆基本都在雇主家吃饭,但我还是觉得雇主提供的这餐饭应该感激。还有,他们邀请我同桌而餐,让我感觉到被尊重。

一饭之恩,滴水涌泉。

况且我的假日一个月多了三天,这点是我最满意的。面试时,我是跟雇主谈好了,一个月带薪假日一天。当时我不太明白保姆这行的休息日的事情。今年春天我曾经去澡堂子做工钟点工,没有休息日。所以我就要了一天。

已经成为定局的事情,我觉得已经难以更改了。不想,许家多给了我三天假日。这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我很满意每周休息一天。

其他,多干点活儿而已,反正在三个小时以内,我无所谓了。


女作家去做保姆——男主人下厨(9)


(大家好,我是作家素老三,我去做保姆了,每天都会更新一篇我的原创保姆生活。谢谢关注!谢谢转载!)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