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家政前景怎么样(武汉无忧家政怎么样)

金花家政服务网 166 本文有1854个文字,大小约为9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孔敏

  近年来,抖音、B站、小红书等社交媒体让不少景点、音乐、话题火出圈,而今“月子中心”、“月子养生”等话题再次被社交媒体带回人们的视野。

  话题流量背后是火爆的月子市场,并吸引资本眼光不断投注到这片领域。据相关资料显示,2019年月子中心行业融资规模达到11.39亿元,截止到2021年4月,月子中心行业融资金额达35亿元。

  然而,硬币都有两面性,市场火爆的同时,不少“天价”月子中心、月子机构却因亏损黯然退场,这也折射出潜藏在背后的行业痛点——资本市场大佬们是否会继续下注,仍需进一步探究。

青岛几年倒闭了十几家?天价、火爆的月子中心,为何艰难求生?

风口

互联网巨头押注月子行业

  据市场有关数据显示,我国月子中心市场规模复合增长率达40%,预估2024 年行业市场规模将接近 290 亿元。专业月子中心的消费需求加速释放,资本开始入场。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2016-2020年5月,国内月子中心融资事件共125起,合计金额45.92亿。值得注意的是,这个领域里投资者的身影中不乏有互联网巨头,比如腾讯。

  今年3月29日,母婴护理品牌圣贝拉及其母公司贝康国际,获得了由腾讯投资领投,老股东高榕资本跟投的2亿元C1轮融资。事实上,此次融资距贝康国际上一轮融资还不到半年,其老股东还包括高榕资本、上市公司新鸿基金,以及唐竹资本、浙商健投等知名投资机构。此外,月子中心资本市场早从2017年开始便动作频频,比如无忧保姆网、菩提果、轻松妈妈先后获得了千万元的融资。

  资本为何关注到了月子行业?

  事实上,月子行业作为新兴业态,成为越来越多家庭的选择,市场规模得到迅速扩展,这与消费升级和小家庭结构发展趋势分不开。

  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人们告别糊口经济,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日渐增加,在消费升级带领下,消费细分领域爆发,比如宠物经济,单身经济,而作为人类向来关注的孕婴经济更是一片巨大的蓝海;另外,根据公安部户政管理研究中心报告,截止到2020年12月31日,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对比上一年同期减少了175.5万,这意味着,伴随晚育、少子化等特征的小家庭结构发展趋势,人们越来越重视生育健康,于是为帮助产妇良好恢复和新生儿健康发育一条龙服务的月子中心成为了孕妇们的选择。

  业内人士表示,月子行业作为不可或缺的新消费升级的板块,已开启家庭护理服务领域新时局。伴随着中国母婴行业的发展,月子中心作为更多新生代家庭的重要选择,渗透率不断提升。

青岛几年倒闭了十几家?天价、火爆的月子中心,为何艰难求生?

爆发

从一线城市拓展至二三线城市

  强劲的市场需求,再加上资本的力量,月子生意自然迎来了大爆发。

  “生育不仅是家庭大事,也是家庭矛盾的集中爆发期。月子中心除了看护环境更为舒适外,也隔绝了生育陋习和家庭烦扰,非常受孕妇们欢迎。”一家位于市南区某月子中心的服务人员李女士告诉记者。月子中心是近年来新兴的一种母婴护理机构,又称产后母婴康复机构、产后母婴护理中心等。这类机构主要为产妇和新生儿提供护理服务和生活照料,其始于20世纪八九十年代,2007年后逐渐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逐步得到扩张,现如今月子中心渐由一线城市拓展至二三四线城市,开店足迹已经遍布全国。

  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成规模的月子中心数量达到1930家,其中,经济水平较高的东南部城市数量占比更高。有数据显示,按城市分布来看,上海是国内月子中心数量最多的城市,占总数15.6%,市场大竞争也激烈,以上海为总部的月子中心品牌较多,有喜喜月子、馨月汇、优艾贝、悦子阁、贝瑞佳、悦笙等。北京位居第二名,占总数13.3%。接下来依次是天津、成都和杭州等城市,其中,作为新一线代表的青岛,月子产业发展势头也逐渐强劲。

  “从2012年开始,青岛的月子中心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数量虽然无法赶超上海、北京等城市,但由于价格低廉且环境宜居,除越来越多的本地人外,很多外地人也选择来像青岛这样性价比高的城市进行生产。”青岛一位从业9年的月子中心负责人田女士透露。

  记者在企查查APP上查到,以“月子中心”为关键词,全国共有3250条结果,其中山东有275家公司,青岛有23家,且记者在大众点评上看到,大部分月子中心机构人均单价在7万左右。“选择注册公司的企业较少,与青岛数量可观的月嫂中介分流客户有关,不过随着行业发展越来越成熟,正规的月子中心会成为主流,我十分看好月子产业,也十分看好青岛的母婴市场。”田女士说。据了解,青岛的月子中心最早出现在2010年之后,根据青岛市卫健委发布的2019年新生儿数据,1—11月,全市户籍出生79892人,其中二孩41368人,假如选择月子中心的孕妇群体为一半,按照人均消费6万元算,那么仅月子中心的消费规模就超过2.4亿元。

痛点

高标价低利润导致连年亏损

  既然月子中心需求空间如此旺盛且渐受资本青睐,那么这到底是不是一门好生意呢?

  有业内人士表示,尽管目前国内月子中心品牌林立,但行业处在诸侯割据阶段,还没有一个在全国知名且具备领导力的强势品牌。根据沙利文报告,按2018年中国月子中心市场规模92.5亿元来计算,前五大品牌市场份额只有11.3%。爱帝宫份额4.3%排名全市场第一,巍阁3.8%,排行全市场第二,宝生占1.6%,排名第三。馨月汇和圣贝拉占比0.9%和0.6%,分列第四、第五名。也就是说,月子中心这条赛道仍处于草莽阶段。

  此外,许多月子中心在这条赛道上还未搞出名堂便已经夭折。“青岛这几年应该倒了十几家了,在这个行业,大大小小的月子中心很多,但是能够挺过三四年考验的很少。”田女士表示,在这个行业里,只有一部分月子中心能够摆脱获客艰难的困境,因为这是一个慢周转的生意,而大部分月子中心,等待他们的将是空置率过高、无力负担高昂房租等困境,最后亏损倒闭;还有一些上市公司也因利润连年亏损,黯然退场,比如山东福座母婴护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座母婴于)于2019年黯然摘牌,福座母婴为社区家庭入宅式,济南地区客单价在6万左右,多年陷入亏损的境地,据其年报显示,2015年~2017年,福座母婴净利分别为220.27万元、-295.41万元、-621.66万元。2018年上半年,再次亏损310.24万元。另外,挂牌新三板的喜喜母婴和大美股份两家企业连续亏损多年,只有港股的爱帝宫能有微薄的利润。

  值得关注的是,月子中心并不像外界传言那么暴利。“很多月子中心标价高也是和会所在城市、运营成本有关。”李女士告诉记者,她所在的这家月子中心位于青岛市南区香港中路的繁华地段,其公司为了保障孕妇的居住体验,从装修消毒到医护团队均严格质保,其中,医师团队是与青岛市立医院等医院中经验丰富的医生合作,其他的员工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并缴纳五险一金;整个月子中心共占据所在大楼的2层,大概配备24间房屋,月子套餐分为四个套餐,价格从最低的89800到389800不等,最高价格套餐中的房子是位于八大关景区的别墅,“算上员工工资、医疗团队、项目运营成本,套餐价格即便标得再高,也会按折扣销售,因此所利润微薄。”

  业内人士表示,月子中心作为一个新兴产业,市场容量还未完全释放,业务体系正在不断发展完善,预计未来一段时间仍保持增长趋势,行业增长前景看好。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