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临时工怎么算(家政怎么算面积)

金花家政服务网 19 本文有1129个文字,大小约为5KB,预计阅读时间3分钟

关于全职主妇的家庭劳务价值,近段时间看过两个新闻,一个好像是法庭判赔了五万,一件好像是法庭只判赔了一万,两起案件的经济数额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全网唏嘘。

关于这个问题,我有以下观点想跟各位念叨一下。

第一,站在女性的角度,无论是全职主妇,还是半全职主妇(既要上班,同时家中的一应事务承担了大半),以万为单位的个位数以下的赔偿,确实令人不得已而“动容”,参照坐标是劳务市场的保姆,月嫂,护工,钟点工,以及高端家政的工资水平,一眼可知的事我就不啰嗦了。

第二,站在男性角度,有些男人会说,我挣钱养家,而且也参与了家务和孩子的管理。正所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所以这个说法要一分为二地看。首先得问问男人一月挣多少钱?精英阶层的收入,咱就当特例排除,讲讲普通民众的平均水平。挣个三五千一月,一万以下的,大体可以抵消女性在家庭事物中的价值付出,也就是说,这样的群体,男性如果过分强调自己挣钱了,是说不过去的,因为女性虽不挣钱,她“省钱”了,“省下”的自然也是家庭所得,看不见却的的确确存在的事实。其次,有些男性说自己也参与了家庭管理,这要问问,参与的比例问题,是偶尔为之,还是不分伯仲地也付出了时间和心血?一年陪孩子半天,也叫参与;周末洗一次碗,别人还真不能否认,所以这也是法庭难以判得心服口服的主要原因,只能靠各自的口才和分辩能力。

全职主妇的劳务补偿,如何规范才合理?

我是一位女性,上过体制内的班,忙于工作的同时,一个人丧偶式拉扯过孩子长大。如今也做了将近两年的全职主妇,说句心酸的话,那活真不是人干的。家务和孩子,像两座大山,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相比于工作这座山,我情愿选择后者,至少是为自己忙碌,为自己活,有看得见的到手薪水,有领导的表扬,有朋友的恭维。但事实就是这样,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不知道其中的艰辛。

我的儿子自小是个地道的“小暖男”。类似“妈妈辛苦了,妈妈我爱你”这样的话,也时常挂在嘴边。可就在前几天,当我跟他说出“不想做饭”四个字时,12岁的男孩居然脱口而出:“哎,老妈,反正你在家没事,闲也闲着,给我做点好吃的。”你知道我听到这句话,当时的感受吗?毫不掩饰,我当时就想来句国骂,以解心头瞬间的崩溃。为了这个上学娃的一日三餐,我是放弃了自己的创业梦想的,从不得已放弃那一刻,几乎每天都在心理煎熬中度过。更别说鸡零狗碎的一日三餐和拖地洗衣,将我的时间,撕成了多少拾掇不尽的碎片!但你我明明清楚,孩子是无意的,他是爱我的。在最爱我的人眼里,我都是个闲人,不爱我的人了?

全职主妇的劳务补偿,如何规范才合理?

凡事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换个思路或许就是条明路。没有素养的,会直接鄙视在家不工作的女人,在“他们”的想法里,带个孩子,做个家务,多大点事啊!滑头滑脑的,干脆动动嘴皮子,说点“饭菜好吃”,“孩子最近学习进步”,“你辛苦了”一类假模假样的话,真要他去承担和付出,那是打死都不会就范的主。所以,让整个社会从内心深处认同家庭管理,家庭付出的价值,并在事实上给予这种付出以精神或经济方面的承诺,还有一大步要走。

现有的婚姻经济,夫妻财产一体化。随着女性经济地位的提升,夫妻财产独立,我认为是发展趋势,也是未来所需。如果这一趋势成为现实,女性家庭付出的价值在实现上或许更好解决。假如一个家庭需要女性做全职主妇,当然男性也可以做全职主夫,在双方协商的基础上,出门工作的一方,将自己的收入以工资形式,按约定好的比例支付给全职服务家庭的一方,然后关于家庭和孩子的日常必须开销,双方以AA的方式共同承担,家庭之外的部分,由自己自由支配。

全职主妇的劳务补偿,如何规范才合理?

这个方案,可以解决的问题至少有以下两点:第一,心理认知方面,有些男性虽然也给钱给全职主妇应付日常花销,但在心里始终认为是自己的收入在养家,而且这笔钱如果全职一方想拿一点去孝敬自己的父母等自身家庭以外的事,男方肯定会不乐意,因为在他的思维里,那是自己挣的钱,不是全职一方挣的;同样,对于全职一方,心理层面,她的家庭付出,始终是没有收入的,当然无关价值兑现,更别说自己可支配的那部分收入。第二,如果日后夫妻离婚,法庭将不需要对夫妻的财产进行分割,更不需要对全职一方的家庭管理价值进行补偿判理,因为已经工资支付过了。

全职主妇的劳务补偿,如何规范才合理?

以上只是我的一点想法,欢迎各位读者积极加入讨论!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