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找附近家政搞卫生(怎么找附近的家政)

金花家政服务网 93 本文有1890个文字,大小约为9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倾情?讲述保洁人员的辛酸苦辣生活,以及?他们对社会做出的贡献。)


做保洁打扫卫生的那些日子(四十)好人难做

汪洁捡了一部原装进口手机,想给娘家兄弟用。丈夫陈良不乐意,放狠话说:“不让我用,也别想让她舅舅用。”

汪洁生气地指责他说:“你怎么这么没有良心?她舅舅给我买电动车骑,我捡一部手机给他不行吗?”汪洁说完,饭也不吃了,拿起手机穿上外套。

她要连夜给汪磊送过去。

媛媛见状,立即放下筷子要跟着去。

陈良看到母女俩穿好外套,慌忙拿棉袄去。他一边往身上套棉袄,一边说:“等等我,我领你先去买个手机通电器。”

汪洁头也不回地说:“不用买,汪磊那里有。”

“有,也的买。”走出家门,陈良说;“你把手机给我。”

汪洁担心落在他手里要不回来,没好气地说:“给你干吗?我拿着就行。”

俗话说:没钱低人一等。陈良知道自己没有钱,不能满足老婆和孩子的物质生活,只能在精神上尽力而为。

所以他忍耐着说:“我拿着吧,你骑车带着孩子掉了吧。”

“怎么可能掉了,大晚上的,你胡说呢!”汪洁一边说话一边把孩子抱上电动车。

寒冷的北风吹在脸上,好像柳条子在抽打。汪洁戴上帽子,骑上电动车载着媛媛朝娘家住的小区驶去。

陈良跟在后面,弯腰使劲蹬他的破自行车。破自行车像亲兄弟一样跟着他跑十年了,有时候他嫌这个亲兄弟是个累赘,真想抛弃,换个让他扬眉吐气的好兄弟,可惜没有钱,只能在心里发狠话。

人比人,气不死也得生场病。

陈良和小舅子汪磊是校友。因为汪磊进的单位效益好,所以工资比他多两三倍。又因为汪磊出生在城市里,父母都有退休金;陈良出生在农村,父母都是面朝黄土的农民,没有退休金。所以两个人的生活又差一大截。

路过卖手机配件的店,看到里面有人,汪洁停车领着孩子走进去。问:“你好,你这里有充电器吗?手机上的。”

做保洁打扫卫生的那些日子(四十)好人难做

老式手机充电器

店员是个年轻的小伙,正坐在展柜后面玩手机,听到问话,抬头看看说:“有,你要好的,还是便宜的?”

“不知道,我捡的一个手机。”汪洁说完从包里拿出来,刚要递给店员。陈良一把夺过来说:“什么捡的,人家送给她的,原来的充电器坏了。”

陈良说完,拿手机在那人眼前晃了一下,说:“买个好点的吧。”

汪洁刚想说话,不料,陈良一下子把她拥到身后,说:“还买充电器呢?连话都不会说。”说完,使劲把她推到门外。

“你能,你会说话。”汪洁不服气地站在门口怼他一句。

陈良把手机递给她说:“装好了。买充电器用的着给他看手机吗?真是的,说你还不高兴。”

店员看到他们吵架,露出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拿出两个充电器来问:“你们要那个?这两个都是好的,就是牌子不一样。”

“要这个吧。”陈良随手拿起一个来看看付钱,那神情酷极了,好像经常买充电器的大佬。可惜陈旧过时的衣服帮衬不上他的气场,反而给他拉分扯后腿。

买完充电器,走出手机店。陈良把手机充电器递给汪洁说:“你买充电器就买充电器,说手机捡的干吗?不知道的,以为你偷的呢。”

汪洁装好充电器,讥讽陈良说:“你好!装的挺像大款。别以为人家看不到你身上的穷酸样。”在外面吃气,家来再吃老公的气,这日子没法过了。汪洁越想越烦。

到了媛媛姥姥家,一家人刚吃完饭,正要收拾桌子。

楼房里有暖气,一进屋媛媛就摘帽子脱衣服。汪晓宇看到表姐亲的了不得,过来搂住她的身子嘿嘿笑。

汪父看到他们一家三口,大晚上的都来,不免在心里嘀咕: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们有啥事?

做保洁打扫卫生的那些日子(四十)好人难做

他心里想着,嘴里就说出来。“你们来干吗?这么晚了。”

汪母则放下手里的饭碗说:“你们吃饭了吗?没吃在这里吃吧,锅里有粥,也有馒头。”

“不了。我们在家吃饭来的。”陈良说完,脱下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坐到旁边的沙发上。

汪磊起身离开饭桌说:“真吃了吗?要不再吃点吧。”

汪磊的对象林玉荣微笑说:“我给你们热饭去。”说完,起身走进厨房。

汪洁看看大家,对汪磊说:“我今天上班捡到一个手机,三星的,比你用的那个好。我想给你换着用。”

汪磊兴奋地说:“你先拿出来,我看看手机怎么样,再说。”

汪洁伸手去包里摸手机,先摸出刚买的充电器来说:“我们在路上买个充电器。”

汪磊接过她买的充电器,看看说:“不用买,家里有两个充电器呢。”说完把充电器放在旁边,等着看手机。

汪父听说闺女捡个好手机,撇嘴说:“好手机有你捡的吗?不是人家扔了不要的吧。”

再说汪洁这会儿在包里摸不着手机了。她着急地问陈良:“你是把手机递给我了吗?包里怎么没有呢?”

陈良一听紧张地站起来,摸着衣服上的口袋说:“不给你行吗?说好我拿着呢,你不乐意。”

难道在半路掉了?不可能,汪洁仔细回忆一下在路上的每一个细节,忽然想到在买充电器的店门口,陈良抢过去又递给她时,她没有装进包里,而是随手放进口袋里。

汪洁赶紧掏口袋,结果里面没有。“哎!记得放好了,怎么不见了?”汪洁一看包里没有,衣服上的口袋里也没有,慌张的像是屁股上着火一样,转起圈圈来。

汪母见状,安抚汪洁说:“沉住气,好好想想,不是放家里没有拿来?”

“没有。”汪洁想了想说:“我记得很清楚,出门放包里了。”

忽然,汪洁想起媛媛在路上往她口袋里伸过手。当时媛媛说手冷,要把手放她口袋里暖和暖和。

再说媛媛挣脱汪晓宇亲密的搂抱,抱着脱下来的衣服走向汪父。汪父看到衣服拖到地上要绊倒她,伸手把衣服接过来说:“来,放下衣服就行,不用抱着。”

他说完放到旁边,不料媛媛又抱来塞给他说:“姥爷给你手机,拿好了,谁要也别给。”

汪父一听,明白了。慈爱地说:“手机在你衣服里面吗?”

媛媛抬头看看大家的脸色,像是七彩调色板,低头对汪父说:“嗯。我妈要给我舅舅。我想舅舅有手机,你没有。就拿过来给你。”


做保洁打扫卫生的那些日子(四十)好人难做

汪父一听,乐的满脸好像菊花开,他说:“呵呵,姥爷不要,我不上班用不着。给舅舅吧,让你舅舅给你钱买好好吃,行不行?”

“好吧。”一听说给钱,媛媛低头答应了。真是大人是财迷,孩子也是财迷。

汪洁一看真是媛媛把手机拿走,生气地呵斥她说:“你不告诉我一声,我以为丢了呢。”说完,伸手要过去打她。

“好了,别打她,她心里本来害怕。”汪父说完,一手护着媛媛,一手在媛媛的衣服里找出手机来,看了一下说:“还是翻盖的呢。”

汪磊拿过去看看,惊喜地说:“挺新的,也就用了一两个月。”他说完,要摁开关键。

陈良拦着说:“没电了,把电池卸下来,充满电再看看行不行?”

汪磊顺手卸下电池,放在充上器上充上电,转身对陈良说:“现在好人难做。你们商量好了,这手机不还给人家啦?”

汪洁点头说:“嗯,找不到找失主。交给公司不如咱要呢。”

陈良接过老婆的话来说:“听说我厂里的职工捡个手机交给门卫,找不到失主,门卫就私吞了。”

听到这儿,汪磊对陈良说:“我把手机留下,给你五百块钱,你再添点钱买个手机。”

陈良一听,心里话这样也行。于是,他立刻点头说:“行啊,明天我到通讯城去买,那里卖手机的多。”

看到他没有意见,汪磊对汪洁说:“我把我这个手机给晓宇他妈用,你用晓宇他妈那个,这样咱们几个人都有手机用,有事联系方便些。”

不料,汪洁连忙摆手说:“我不用手机,你把晓宇他妈那个给咱爸爸用吧。对了,我用陈良的小灵通就行。”

陈良在旁边一听,暗暗地骂了她一句:真傻!净做好人。连孩子都跟着你学!

做保洁打扫卫生的那些日子(四十)好人难做

(谢谢?大家阅读?点赞?[祈祷][祈祷][祈祷])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